社论:合法示威没有问题 暴力反中必须遏止

+

A

-
2019-08-12 03:02:06

香港的动荡仿佛没有尽头。刚刚过去的周末,示威者继续无视港府、警方乃至北京方面的警告,在香港多个地区制造了大规模示威和街头冲突,在这些骚乱中,一些抗议者罕见地使用了汽油弹,并在警局之外纵火。

围绕反修例的抗议活动,迄今仍未有任何结束迹象,城市里的紧张气氛,非但未随时间推移而趋向平息,反而出现不断步向失控的态势,这已成为香港主权回归以来,最为严重的一场政治危机,它让城市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风险。

最近以来,香港的周末常常是在暴力抗议活动的混乱中收尾,这种示威者与警察之间密集的对峙场面,已让更多香港人开始不再同情示威者,并为此类行径感到忧虑。(Reuters)

合法抗争可被理解

这场运动走到今天,早已证明其不再是一场简单的以反修例为诉求的公民示威陈抗,暴力破坏和分离主义色彩已经愈发显现,反修例诉求反倒成了这些行为正当化的外皮。

但这个演化过程,其实需要理性看待。事实上,如果只是纯粹举行游行示威,反修例运动再怎么爆发,其实都没问题,外界更不必为此大惊小怪。毕竟,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在法治范围内的游行与抗争,都受到《基本法》和香港本地法律保护,香港社会作为现代法治的典范,市民毫无疑问拥有着游行示威自由和畅所欲言表达不满的公民权利。所以,若港人因为对修例不满而进行和平游行示威,就算规模再大、声势再喧闹,其实也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恰恰因为这些抗争行为的存在,才刚好能证明,香港的“一国两制”是受到充分保障和得到有效实施。

凡是社会出现大型冲突,背后均有其复杂成因,若是简单将它定性,结论必然是失真的。导致修例风波发生的直接原因,是港府起初疏视民意地执意修订《逃犯条例》,但修例只是一个导火索,从今天香港的局势来看,示威者们这股庞大的怨气,更似是一种积累已久后的爆发。同样,如果还有人认为,震撼全城的反修例运动只是激进的年轻人所为,那他们可能也需要好好再想想。如今,香港已经发生了有学生、教师、公务员、律师、金融业者、航空职员、医生、社工、其他行业人士甚至是老年人参与的多场抗议活动,这显示了对于修例的担忧和排斥情绪,已在香港社会当中广泛弥漫。

针对上述迹象,究其原因,想来有三:其一,因为香港特殊的历史和现实背景,导致了修例诉求虽具备司法正当性,却因为具体推进过程当中出现了接连失疏,而促生出港人的广泛疑忧,在社会民间激起了强烈共鸣;其二,这揭示了香港普通大众长期以来被种种社会不公压迫,面对前路未明的沮丧无奈和焦躁怨愤,以及任何可能激发情绪的外在因素,都正潜移默化地将他们一步步推向街头,进而生成了如今乱局;其三,更根本的原因还在于,香港内部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的长期积累,城市经济片面依赖地产、金融和服务业等畸形单调的产业结构支撑……这些导致了香港社会产生严重的贫富悬殊和结构性利益分配问题,对原教旨自由资本主义的迷思,又使得这些问题长期无法得到有效调整。今次反修例一役,的确揭示了香港的很多内部问题积弊日久,很多港人也确实存在着不满情绪,因此,抗议者借助示威自由加以宣泄出来,是有其可以被理解的现实原因。

自反对《逃犯条例》得到修订的街头示威活动开始以来,香港不同地区已接连爆发了多起暴力冲突事件,部分示威者无视法治的暴力行为令外界感到惊讶。(Reuters)

暴力、分裂、反中必须遏止

当然,这并非为反修例示威中的诸多非法暴力和分离主义行为开脱。不可否认,今次发生的抗争风暴,从一开始就掺杂进了部分不纯动机,一些示威者拿反修例当幌子,真正想实现的,却是那些离经叛道的无理诉求。关于这一点,在修例被特首叫停后,部分示威者至今不肯承认已取得胜利,非但不肯停止抗议,反而继续刻意维系理由模糊的抗争行动,甚至采取暴力,就已经明显印证了。

事态发酵到今,也必须承认,这场运动的性质已然发生了丕变。伴随着暴力打砸香港立法会、围堵香港中联办、殴打警员、甚至是污损国徽、丢弃国旗、涂抹金紫荆雕像等一系列骇人事件的出现,整场运动就向着暴力与失控状态的方向偏离,其反法治、反和平、反建制、反政府、反主权、反国家的性质逐渐暴露。不得不说,这场运动最初对反修例诉求的指向,如果尚算出于对内地司法与制度的不信任,那么,延续到今的这一系列破坏暴行,就足以证明,整场运动的性质已经发生衰变,正在严重冲击港人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法治,破坏“一国两制”秩序。

暴力行径的频现,示威者日趋激进的抗争,这些早已超越了香港社会法定自由的界限,无疑要受到严厉谴责,违法行为亦必须要依法惩处。随着示威从纯粹的非暴力转向了暴力,反修例运动的正当性,在绝大多数港人心中也开始受到侵蚀,这是破坏香港法治核心价值所招致的必然后果。违背初衷、失去民心、触犯法律甚至因祸乱城市殃及全体港人利益,反修例运动走到暴力冲突的地步,对城市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所以,应尽快结束这种混乱状态,及早恢复社会的平静常态。

那些每天在街头游荡、滋事的示威者需要知道,中央对香港局势是拥有全面管治权的,并且《基本法》明确规定了中央介入香港危机的标准与程序,香港特区《驻军法》更准许全国人大常委会在香港发生动乱“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时,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并开始适用内地法律。

所以,香港那些激进示威者不要以为,中央今天的克制,是束手无策的软弱。可以负责任地说,持续挑战中央底线,终有一日胡闹过头,致使北京介入,就算不用一粒真枪实弹,也有一百种办法,顷刻把这场叛乱弹压下去。若真是如此,届时这些示威者必定追悔莫及,相信这也绝不是全体港人想见的那一天。

反修例示威走到今天,已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了暴力破坏和分离主义色彩,反修例诉求反倒成了行为正当化的外皮。(Reuters)

在今天香港处于这个极端危险边缘的时刻,奉劝这些示威者,务必尽早收手。若真是为了“一国两制”好,为了香港好,你们要尽早收场;就算你们不爱惜香港,仅是为了自己,你们也不应再任性下去。修例已停、政怨已泄、诉求港府和中央也都已明晰,等待问题不断解决,终好过为此闹至玉石俱焚,就此收手,一切还来得及。

通过今次反修例运动,港府、治港部门以及中央政府也应看到,香港回归已过二十几载,今天还能出现这么大的问题,背后的原因必定是非常复杂的。必须承认,香港还有太多深层次、结构性的问题及矛盾尚待解决,而今天通过政治喧闹,这些问题已经赤裸裸地浮现出来。因为这些原因,这场运动迟早要来,反修例只是催化剂,它点燃的是这些年港人在很多政治和经济民生议题上的情绪积累。

今次风波暴露出来的问题,不仅香港社会要深刻反思,港府、治港部门以及中央政府也都需要反思。对于深陷重重迷思而难能自拔的香港社会而言,其必须要抛弃殖民地时代遗留的傲慢情绪和对自由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过度迷思,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对港府来说,其必须要积极面对当下香港的诸多现实矛盾,并立即着手解决这些问题;同样,治港部门也需要坦诚地直面这些年来治港存在的失疏,正视香港社会的合理在地化诉求,在积极调整自身通联香港事务的同时,也应督促政治魄力不足的港府加快解决现实问题;而中央政府亦应留意到,香港社会今日之态也仿如一面镜子,折射出包含治港工作在内的整个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以及宏观对港政策上,还有哪些做得仍不够现代化之处,未来,这部分需要调整的政策,应当要尽快提上日程簿。只有这样,香港未来才能真正恢复秩序,民心才能真正趋向安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