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骚乱与中共文宣

+

A

-
2019-08-22 01:22:15

香港的暴力示威与反中“情绪”还在累积,中国内地对香港暴力的同声谴责也在持续,陆港两地的对峙情绪还在螺旋形强化上升。

制造这种氛围的主要原因,当然在香港自身。自香港反修例危机爆发以来,一些诉求“港独”、走“勇武”路线的激进与暴力示威者,践踏法治与香港基本管治制度,其行为已经明显超越了法治与和平示威的底线,更挑战到内地社会对香港的认知与感情。与此同时,内地负责信息传播的官方与大众媒体对事件的报道与渲染,也不能说没有责任。内地媒体对香港骚乱的报道,正面展现港人反暴力,支持“一国两制”的声音自然不在话下,也非常应该,但除此之外对香港暴力片段、勾结“外敌”片段的单维度展现,搞得香港好像已成一片荒蛮暴力的化外之地,有些甚至主张即刻就用暴力镇压,也确实有些流于民粹。

香港有多种声音,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新华社)

真实情况是不是这样?答案既是,也不是。是的一方面很明显,过去两个多月以来,香港确实屡次出现大面积的严重违法暴力和冲击“一国两制”行为,堵道路、扔砖头、打警察,欺凌、殴打不同意见的民众,破坏、占领立法会,攻击北京驻港机构、侮辱国旗,殴打大陆记者等等,这种种暴力事件令人震惊,都是事实,自然应该予以,也必须受到谴责和制止。

但也有不是的一面,参与暴力活动的人只是少数,香港大多数游行示威都是和平、理性的。两个月来,香港爆发多起动辄几十万人参与的游行活动,参与活动的大多数港人都做到了和平示威,理性发声,这也是事实。反修例的示威者里面并非铁板一块,里面很多人可以做到理性应对,不少人还能及时站出来阻止极端暴力行为。从这个层面看,少数暴力分子不过是害群之马而已。从平衡舆论的角度考虑,内地文宣应该对此有基本的呈现,但现在的报道存在明显偏颇。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内地的报道和观点存在渲染、加深陆港矛盾的倾向。8月14日,有内地官媒播发快评,出现“老鼠屎”、“秋后的蚂蚱”这样的说法,有点过头了,让那些温和港人作何感想?8月20日,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刊登了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的接受。采访中,郑永年在被问到“反修例运动如何收尾”时表示:“从整体来说,香港这些人成不了气候。我一个朋友是新加坡前高官,他就说,你只需要威胁断水就好了。因为新加坡人很敏感,马来西亚不给喝水就麻烦。这当然是玩笑说法。实际上,香港有很多制约,大部分人也知道自己跟内地分不开。”结果,澎湃新闻等媒体在转载时,把标题修改为《郑永年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断水就可终结香港乱局》,激起了较大争议,郑永年为此表示严正抗议,要求澎湃新闻等媒体“删除此文,并刊发道歉声明”。这种背离原意的“标题党”式报道,暴露出内地一些媒体在处理香港新闻时的民粹倾向。

这种报道,只会将自己降低到与只会“抹黑”的特定媒体同样的水平高度。众所周知,很多内地民众对一些港台媒体、西方媒体选择性报道香港事件十分不满,因为这些媒体基于意识形态认知,将责任片面归于香港警察、港府和北京,大有一种替那些暴力示威者开脱的嫌疑。这显然是一种意识形态主导的扭曲,与事实相去甚远,但内地媒体既然不屑于部分港台和西方媒体的选择性报道,自然不应重蹈后者的覆辙,只选择性报道甚至渲染那些激进暴力的违法行为。

眼下香港最重要的工作是所有坚持“和理非”的人向暴力说不,让社会早日回归正常发展轨道。但这绝不代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过去两个多月一些内地媒体选择性报道甚至充满民粹的渲染,已经让不少内地网民对香港社会产生一种错觉,误以为香港已经沦为暴力之都、示威者都是港独,导致他们愤愤不平,乃至主张派军队镇压和取消“一国两制”。这种言论虽然不符合宪法和“一国两制”,也与当前北京高层的克制、理性态度相背离,但若不加以引导和澄清,对于香港、陆港关系和整个国家的发展都会产生一种负面效应。

香港示威者内部不是铁板一块,也有理性的声音,暴力违法分子还是少数。(AP)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港人是内地人的同胞。尽管由于过去一百多年的殖民历史原因,香港和内地之间存在一些分歧、成见和矛盾,甚至出现了一些诉求港独的分离主义势力,但都可以慢慢消融,求同存异,至少也要区别对待。内地与香港之间应该和谐相处,互帮互助,积累善意。对于香港来说,要懂得珍惜“一国两制”,不要让少数害群之马毁坏陆港关系,被一些反中言论牵着鼻子走,理性认识改革开放以来内地的积极变化。对于内地来说,同样不可被一些民粹声音裹挟,要科学认识香港的特殊性和港人。

回顾过去,内地人不难发现,在1949年以来的国家建设、改革开放两个时期,香港起到了重要桥梁和窗口作用。改革开放后,对内地投资最多的是香港。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内地累计批准港资项目456,900个,实际使用港资10,992亿美元,港资占内地累计吸收境外投资总额的54.03%,成为内地外资第一来源地。汶川地震时,海外对内地捐款最多的是香港,达230多亿港币,人均捐款超过3,000港元,足见港人对内地的情谊。

毋庸赘言,当前香港正面临回归后最严峻的考验,不论是陆港之间还是香港内部,都有不容回避的深层问题:许多港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他们对内地仍然存在意识形态认知,甚至缺乏国族认同;港府认受性存在不足,建制派和泛民、本土的撕裂严重;香港社会的泛政治化问题突出,戾气较多;香港贫富分化、高房价、中低收入群体生存艰难等问题,尤为严重。但相较于“一国两制”和国家发展大局来说,香港这些问题其实都是局部问题,都是一时一地的风浪,只要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对症下药,积极作为,进行结构性改革,完全是有可能妥善解决的。

在这个过程中,文宣媒体的理性做法应该是在坚守“一国两制”和国家发展大局的前提下,直面香港问题,不渲染、不选择性报道,用平和理性的方式与香港社会沟通。粗暴指摘、煽风点火、刻意渲染矛盾、恶语谩骂,不仅不利于事情解决,反而还会继续加深撕裂。毕竟,香港与内地的误解、矛盾已经积累不少,文宣工作应该做的是以理性、友善的态度,帮助香港解决问题、化解矛盾,而不是做出对立、对抗的态势,制造更多的误解和矛盾。

一次香港修例事件,在无意之间如同一个镜子,照出了内地文宣短板——非但不懂得用春风化雨的方式去讲述内地的立场,消除港人的意识形态认知,尽最大可能争取理解和香港人心,反而还充满民粹论调,加大陆港两地矛盾。应该说,这是内地文宣的结构性困局。长期以来,内地文宣系统由于官僚主义习气严重、缺乏远见,不能把中国不同的文化根基、历史传统、社会价值和转型困境说明白,也不能讲清楚中国的种种努力和已经取得巨大成绩,以至于包括港人在内的外界不少人只片面看到中国的落后与专制。解铃还须系铃人,内地文宣应从香港修例事件认识到自身短板,积极改革,跟上国家崛起和时代发展的步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天泽 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