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北京正在输掉一场舆论战吗

+

A

-

“中国软实力的失败,谴责香港抗议的对外宣传未能奏效。”这是《纽约时报》22日呈现于显要位置的一则新闻。文章给出的理据基本上拍拍脑袋也能想得到——

脸书和推特对于大批“僵尸账号”的封杀并禁止国有媒体付费推广;中共官媒最近几天播放了中国武警部队在与香港隔海相望的深圳进行演习的画面,以期展示“硬实力”;北京日前宣布了一份增强社会主义城市深圳的行政,以便它能和资本主义的香港一争高下;“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在推特发布了一段视频,称四位亲民主香港人士是“四人帮”……

如果该文再稍微晚点出街,可能还会在现有基础上增补一条: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主任郑永年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扬言“断水可终结香港乱局”。当然,这是玩笑话,郑永年本人也抗议了这种不负责任的标题党做法。

中国内宣外宣在这次香港反修例过程中有没有问题?当然有,而且很多问题是结构性的,根深蒂固的,不是短期之内就能一揽子改观的。但《纽约时报》给出的“论据”的说服力也很不充分,因为脸书和推特封杀大批“僵尸账号”并不能直接推导出“中国软实力的失败”,其背后有着复杂的现实政治角力的因素。比如在2018年,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者通过实证研究发现,推特的中文内容包含大量机器人程序自动生成的文本,其基调是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与指责。

香港反修例背后的舆论战,暴露出中国宣传的种种顽疾与问题(Getty)

面对脸书与推特的定向封杀,中国网络舆论场一阵唏嘘之外,也参半着嘲讽之意。有人即循着被殴打记者那句“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喊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封我号了”,以抗议西方的双重标准以及名不副实的“言论自由”。蔡英文则抱持着命运同体的心态继续“吃豆腐”,在脸书直言,“利用大量的假账号传播假讯息,已经让许多民主国家深受其害,台湾也不例外……不管是不是‘僵尸账号’,也不论‘僵尸账号’背后的企图是什么,只要是境外势力滥用台湾的民主和自由,试图混淆视听,制造纷争的行为,我都不会接受。”

上海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就此发表的观点,不失为一个理性的思考方向。“简单地批判和否定这种管控难以获得很大效果。希望获得更大话语权和影响力的新兴国家,需要充分发挥在网络用户方面所具有的相对比较优势,去进行话语权博弈。当然,这种博弈需要充分的自信,更大的开放,更多的默契,以及作为基础支撑的事实。对中国来说,在清晰地看到全球网络空间舆论博弈真实面貌的同时,也必须做出更加深度的创新。”

所谓言有尽意无穷。沈逸所提“充分的自信”、“更大的开放”、“深度的创新”等,往前看,是未来应该努力的方向,而往后看,“不自信”、“不开放”、“过时”又何尝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和顽疾?

这一次香港反修例,又一次集中将这些问题和顽疾摆在台面上。于是人们看到,在中国国内舆论场,呈现泾渭分明的两种声音,一种是喊向激进示威者的,用官方媒体的说法是“暴徒”,对于这一群体,措辞不可谓不严厉,有时候甚至近乎泼妇骂街,比如老鼠屎、秋后的蚂蚱等,都出现在了央视和新闻联播;一种是喊向那些撑警群体的,这部分自然是一片赞许,而且只要是能提取出“正能量”的,都能收获官方媒体的青睐和轮番“追捧”。

非黑即白,要么好到无极限要么坏到无底线,喊打喊杀的声音充斥四处,中间没有缓冲地带。日前因围观香港反修例而备受争议的内地律师陈秋实的一段话很有代表性,“因为信息的不对等,(中国大陆民众和香港)产生了太多的误会,大家同文同种,真的没有那么多喊打喊杀的必要,这也是我一开始想要像一个记者一样,客观地报导这件事情,不带任何主观的态度支持谁或反对谁。”

基于不同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每个围观者在香港反修例中都是“盲人摸象”,只能看到其中的一小部分,而且很立场先行地只愿意去关注自己愿意去相信的那部分。从这个层面来看,信息从来都不是源头上的不对等,而是各方自我选择的结果。

但这样的“盲人摸象”放在民间舆论场尚且可以理解,毕竟比起理性思考,在这场充满刺激性的运动面前感性的情绪更为直接,也更容易被调动,但对于宣传部门和决策者而言,却不能“一叶障目”,被喊打喊杀的声音蒙蔽了双眼,亦或是自身成为鼓噪这一浪潮的一份子。就以郑永年观点被曲解为例,澎湃在内的“标题党”做法真的只是一时疏忽吗?显然这样的操作背后,有着刻意的情绪迎合的考量。当民间舆论场一片喊打喊杀之际,“断水断电”不是火上浇油又是什么?

宣传部门与其喊打喊杀,不如多花点心思好好想想,为什么北京一再地输掉舆论战,又该如何做到“充分的自信”、“更大的开放”、“深度的创新”。如同香港需要来一次彻底的“刮骨疗毒”和“自我革命”一样,宣传部门也是时候清醒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