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势】破坏港铁只是抽刀向更弱者

+

A

-
2019-09-08 22:51:39

香港围绕修订《逃犯条例》引发了近3个月持续示威,当地时间9月4日,特首林郑月娥正式宣布“撤回”修例,然而香港的暴力示威仍未消减,激进示威者将目标对准了港铁,连日来,多个港铁站遭激进示威者打砸。“香港01”撰文表示,激进示威者这样的作法,是抽刀向更弱者。

社会运动的目标都是带来改变,使社会变得更美好,但是若抗争乱了章法,却可能使运动走上歧途,甚至完全背离原来的目标。在文明社会里,暴力往往便是使社会运动变调的关键因素,因为它无法持续获得主流认同,也正因如此,一生践行“非暴力运动”的甘地成为代代相传的圣雄。对于暴力,甘地认为那本质上是虚弱的表现,施行者借着用暴力方式对付他人来宣泄心理上的虚弱与恐惧感。中国的鲁迅也有一句名言:“怯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放眼反修例风波下持续上演的街头抗争,当中一部分暴力示威者的行径,恐怕正是跌入了这个泥淖。

当地时间9月8日,激进示威者在港铁中环站破坏。(HK01)

近日反修例冲突一个最引人注目的焦点是港铁站成为激进示威者破坏的目标,不仅是多个车站的门闸机、售票机与控制室受到破坏,车站职员也成为咒骂甚至攻击的对象。上周三(9月4日)晚上便有一批市民包围港铁宝琳站,要求港铁交代8月31日封站事件。其间一名港铁车站站长亦被示威者追截,要求他“交代”事件,双方一度推扯。站长最终多处擦伤、瘀伤。严格来说,封站决定由港铁相关管理部门研判,示威者找负责执行的车站人员追究,可谓张冠李戴,而以“人多虾人少”的方式袭击,更是典型的懦夫行为。当天其中两名示威者最终被警员制伏及拘捕,被控袭击造成身体伤害罪,这又有何必要?

示威者对港铁的愤恨从早前他们在多个车站遭警方以发射催泪弹、冲入站内拉人等方式追击开始不断积累。面对暴力抗争升级,港铁不仅申请禁制令,又实施封站措施。这些举措使得示威者把不满情绪进一步转向港铁。到了8月31日晚上,情况愈发严重,示威者在旺角港铁站内大肆破坏,包括用灭火筒打烂控制室玻璃;在相邻的太子站则发生防暴警察在月台执法时追打人群的事件,多名市民与示威者受伤。此后数晚,这个地区成为示威者抗议热点,上周五晚上,激进示威者更在油麻地站一个站口大肆破坏,不仅毁坏连接地面与车站大堂的升降机,还拆掉站口的港铁标志泄愤。

平情而论,警方处理反修例冲突时进退失据,暴露缺乏处理大型骚乱经验的短板,过程中也显然犯下错误,使警民矛盾不断累积。示威者用暴力来对他们眼中的种种社会不公义作出控诉,有可理解之处,但难以否认的是,维护法纪是警方职责所在,示威者愈暴力,要求警方强硬执法的声音也就更强烈。社会赋予警方维护治安的权力,当激进示威者因为不满意警方的做法而不断把所用武力升级,换来的也只会是警方以更大武力对付。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可惜的是,社会终究陷入了这场内耗,并殃及百万计市民出行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港铁。

连日来,示威者“跳闸”、破坏闸机,甚至围堵和辱骂港铁职员等行径备受批评,其不满情绪可谓全社会也有目共睹。然而,种种破坏行为有何作用,示威者恐怕难以说清,也难以为反修例运动“加分”,反而予人感觉这只是贪一时之快、逞一时之勇的冲动行为。示威者是否认真想过这些激进行为可以换来什么?又是否懂得这与他们不时挂在嘴边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有何关连?事实上,当这种为破坏而破坏的行径不断发生,恐怕只会使运动本身进一步失去民意的认同。

8月31日警方在太子站的执法行动,无疑引起争议,警方无法回避,必须尽一切努力澄清和解画,若认为外界对其指控子虚乌有,便应提供所有证据。但对示威者来说,也不能因对警方不满而失去理智,以至做出一些自己不认同的行为,例如伤及无辜。

近日一连串针对港铁的破坏行动,让人明显感觉出激进示威者是在“报复”。事实上,当不满声音和诉求遍布街头、港铁站和各处的墙身,这种情况容易令人们的关注点过于狭隘,以为社会只有一种人——就是激进示威者,只有一种声音——就是对警方和港铁的愤怒与无差别破坏。但这些人真的代表了香港的主流民意了吗?

我们必须诘问,那些不在镁光灯下,却默默承受着示威者所造成破坏的人,又有谁顾虑?当示威者不只是自己违法、“跳闸”乘搭港铁,还破坏闸机、令其他人也无法正常“拍卡”时,每天其实也有很多职员被他们卷入其中,需要加班工作。以周五(9月6日)太子、旺角及油麻地站为例,示威者大肆破坏、毁坏售票机等设备,大批清洁工要在深夜清洁和还原,工程人员也要抢修。试问,他们是运动要打击的对象吗?除此以外,示威者的行为也令其他市民出行或工作受影响,他们也是运动要打击的对象吗?由于冲击而要提早关门的商铺,又是运动要打击的对象吗?

我们已多次强调,纵然一些示威活动得到很多人的同情或体谅,也不代表社会“无条件”支持他们。随着激进示威者的仇恨情绪发酵,影响甚或破坏层面不断扩大,只会愈来愈多人看见他们对旁人和社会带来的伤害。广大的“和理非”固然对政府或警方有着不满,但他们也有着自己的良知和理智,不接受“过火”的示威行为。

港铁职员、乘客和其他因种种原因受影响的人,示威者大概不认识他们,不知道其境况。他们的心声也不像示威者的喷漆涂鸦那般人人可见。但他们也是香港的一员,亦需要别人的尊重,不应该因为无限扩大的示威而持续被牺牲。这本应是显然而见的道理,却为人所遗忘,是那不停滋长、无法止息的愤怒和仇恨,让我们的年轻人逐渐失去理智与关怀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南希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