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自由市场迷思 港府思维需要创新

+

A

-
2019-09-11 06:38:55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前提出四项行动,包括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试图缓解持续了数月的街头政治冲突。

今次香港的政治动荡,暴露了港府的管治失效和民众的不信任。假如港府希望从根源上解决问题,那么其就必须要痛定思痛,凝聚改革共识,抓紧时机推动社会改革。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拥有令人尊敬的专业行政精神,但随着这座城市如今爆发了政治危机,很多人开始转变看法,认为她欠缺能够根治社会问题的魄力。(AP)

香港正在面临社会转型的巨大挑战,管治团队必须认清前进方向。正确认识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前提。香港回归以来,连场政治冲突实际上只是表征,真正根源是深层次结构矛盾迟迟未获解决。

港府需要重拾领导力,肩负了解情况、无谓挑战、谋划未来,以及切实执行的重任。具体而言,它应以积极而非回避的态度,透过“思维创新”,带动“政策创新”,解决香港房屋等一系列民生问题,为普罗大众,特别是年轻人,提供创业等阶层上流机会。

若非如此,香港只能仍将继续原地空转,难以向前迈进。

一提起“重拾领导力”,许多人也许觉得太空泛,而且太理想主义,但香港其实不乏先例。

例如,港英殖民年代,殖民政府曾经长期不作为,拒绝直面香港的房屋、教育、贪污等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再加上内地难民潮这个外因,最终酿成了“六七暴动”。

1971至1982年,担任港督的麦理浩(Crawford Murray MacLehose)没有萧规曹随,而是摆脱原有官僚习气,大刀阔斧地在香港推行改革,包括落实十年建屋计划、开拓新市镇、实施九年免费教育以及成立香港廉政公署等,令香港社会的面貌焕然一新。

令人扼腕的是,在港英殖民末期,香港还是滋生了“大市场、小政府”逻辑。这种经济思想让这座城市迷信市场万能,把当局的怠政合理化。

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更将香港推向民粹政治,明明自己就是英国委派的殖民地总督,却俨然将自己当成“民主化身”,把香港的困局只定义为“选举”,甚至不惜让香港政制在主权回归后推倒重来。

彭定康作为选举型的政客,当然懂得如何取悦普通港人,但试问,香港人又记得起他的什么政绩吗?

民粹政治由此对香港产生了深远影响,回归后的香港,亦难以摆脱这种影响。

港府施政总是偏向商界,特别是向地产商倾斜,很多港府官员却对基层住房困局不闻不问;而香港的泛民主派多年来,也只会用意识形态偏见思考问题,只懂得拿“普选”做文章,对社会转型的各种挑战却毫无讨论,致使香港市民的整体利益被严重忽视。

香港在这个夏天,经历了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冲突,所有热爱这个家园的人都明白,香港已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

但改革不能没有前提和方向,必须建基于正确认识。麦理浩曾展现的领导力,是值得林郑月娥效法的精神资源。也因此,林郑月娥接下来需要摒弃不合时宜的“小政府、大市场”思维,以无比魄力去撼动香港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

假如港府继续将努力停留于口号中,拒绝透过实际行动进行政策创新,为港人建造可以一展所长的经济发展舞台,那么,香港未来或恐难以涅槃重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