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势】香港对于北京到底有多重要

+

A

-
2019-09-20 20:33:29

香港反修例风波仍在持续发酵,不断将香港社会形势推向主权回归中国以来最严峻的局面。在此过程中,有两种非理性声音,一种是部分中国内地人认为香港示威者太不懂事、得寸进尺、已经被惯坏了,少数情绪激昂的人对“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失去了信心、提出香港应“实行跟内地一样的社会主义制度、一国一制”,让解放军出动平乱,甚至有个别学者以激进口吻称,“唯一的出路是”让“香港郡县化”。另一种是香港少数激进示威者利用香港特殊性有恃无恐,大有一种挟香港国际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地位以令北京的倾向,在特首林郑已经决定撤回修例后,依然不断诉诸激烈对抗和暴力升级,造成形势一再恶化,个别极端者甚至抛出“揽抄(玉石俱焚之意)”的主张。美国美中公共事务协会执行总裁滕绍骏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指出,示威者中有人“试图要制造一种情绪,要在香港造成另一个‘六四’,我甚至怀疑到了某一天,这些游行示威者中的激进分子,为了制造另一个‘六四’的效果甚至会‘牺牲’他们自己的人”,“当然我还是坚持那个观点,中国中央政府一定不会落入激进分子和西方国家的圈套之中”。

毋庸赘言,这两种非理性声音都是非常不可取和不负责任,既有违于北京的“止暴制乱,恢复秩序”要求,只会火上浇油,将事态推向难以挽回的黑暗深渊,更是对香港在国家大局里的位置缺乏理性认知,以至于产生误判。应该说,自香港局势持续恶化以来,虽然已有许多声音在探讨香港之于北京的重要性,但不少都缺乏辨证认识,只看到单一维度,未能真正理性认识到香港在整个国家的真实地位。

香港事关国家发展大局

香港问题不仅仅是香港问题,它牵涉广泛,对海峡两岸、国家发展和中国外部关系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首先在海峡两岸关系层面,“一国两制”下的香港管治对台湾具有重要示范意义。香港能否实现良好、有效管治,能否长期保持繁荣稳定,治港工作能否最大程度尊重香港民意、维护港人珍惜的核心价值,直接关系台湾人对于“一国两制”乃至两岸统一的认知和想象。今次反修例风波期间,台湾蓝绿政党候选人竞相表态,尤其是蔡英文不断“抽水”,激起台湾人的反中情绪,实现民调大逆转,胜选概率大幅增加,就充分说明香港问题对海峡两岸关系走向,具有直接而重大的影响。对此,纵使是为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让那些有心利用香港做反中工具的声音变得无力,北京也要让香港管治展现生机和魅力。

作为闻名世界的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香港之于中国发展大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新华社)

其次在中国国家发展层面,作为世界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全球最大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的香港,对于国家建设发展、新时代改革开放和实现民族复兴目标,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早在毛泽东时代,由于西方国家的封锁,香港就是中国内地与海外进行贸易往来的重要通道,为中国内地建设输送了大量物资。后来中苏关系破裂,中国内地在陆上的进出口通道被完全封闭,香港更几乎成为中国内地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在邓小平时代,香港在国家改革开放过程中,承担了极为重要的沟通窗口作用乃至类似于发动机的推动作用。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国内地累计批准港资项目456,900个,实际使用港资10,992亿美元,港资占中国内地累计吸收境外投资总额的54.03%,成为中国内地外资第一来源地。在新时代的今天,尽管随着整个国家的崛起,北京、上海和深圳的GDP都已超过香港,香港的优势相对下降,但“两制”下的香港,凭借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依然在“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中国国家战略和民族复兴过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枢纽、杠杆和桥梁作用。

再者在中国对外关系层面,香港对于中国走向世界、与世界和谐相处具有不容忽视的影响。香港作为华洋混杂的世界金融中心、自由开放的大都会、独立的关税区,有着中国内地多数城市都难以媲美的国际影响力,国际社会对香港的局势、发展始终予以高度关注,今次修例风波期间国际社会的反应就是例证。写有《香港治与乱:2047的政治想象》的香港大学副教授阎小骏曾撰文称,“各国也具有她们自己在港的具体经济利益”,“从国家发展的大局而言,香港更是被国际社会看作中国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晴雨表”,“香港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基地和重镇,其繁荣和稳定反映的也是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开放大国对外自信的程度”。因此,治港工作既要“坚定自信、坚持原则、有所作为”,又“要充分考虑目前香港各种既有利益关系的复杂格局,以及国际社会对相关举措的反应和接受程度”。

对于眼下香港局势来说,暴力只会火上浇油,根本解决不了问题。(AP)

某种意义上的疥癣之疾

但与此同时,不宜过度拨高香港之于中国的重要性。个别激进示威者怀有“揽抄”或者“制造另一个‘六四’”的想法,既非常不负责任,是在谋杀香港这座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又是在错判形势,对香港在国家大局里的地位有不切实际的认知。

香港固然非常重要和特殊,北京对港人的诉求也非常关注,这也是北京实行“一国两制”的根本原因。但对于中国这个庞大的单一制国家来说,香港其实只是远离国家权力核心的地方特区,对更为广袤的内地社会乃至国家政治走向,其实影响极其有限。一些港人所追求的陆港区隔、两地“井水不犯河水”,更是固化和限制了香港对内地影响力的外溢。有分析者指出,香港纵使再乱,对于国家来说只不过是疥癣之疾。这句说法虽然有些刺耳,容易让人忽略和不去反思眼下香港因深层次结构性矛盾而致使的危机,但从香港对中国大局影响的维度来看,的确合乎实情,北京有足够多的方法和工具在局势恶化成难以收拾之前来成功平息风波。

从历史的视野来看,古代中国有太多边陲地区出现危机的案例。纵使是清朝康雍乾盛世,在云南、福建、广西有“三藩之乱”,在西藏、青海有边疆之乱,在新疆有大小和卓之乱,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边陲乱局都未能左右整个国家的大方向。而今天中国的强大和稳固远胜于古代,香港又只是一个人口和面积均有限的边陲特区,更不可能激起太大涟漪。当然,举出古代边陲乱局的案例绝不是说香港反修例已成边陲乱局,而是说少数极端示威者试图利用香港来“揽抄”的想法根本不切实际,毫无可能。事实上,香港反修例运动是一系列深层次结构性矛盾使然,是过去多年北京治港采取的消极“一国两制”政策埋下的土壤。对于这场事件,北京要做的不是片面归结为仅是表象的港独或作为外因的外部势力介入,而是应该深刻反思过去多年治港政策的疏漏,推动“一国两制”从消极走向积极阶段。

一言以蔽之,香港的确事关国家大局,对于北京非常重要,所以不论是治港工作还是解决当下的反修例危机,北京都应保持克制和理性,要尽最大可能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和平解决问题,将负面性降到最低限度。目前来看,北京对香港局势的反应是冷静、理性、克制的,其谴责的对象只限暴力分子,对于大多数和平表达意见的港人是认可的。与此同时,不论是绝大多数依然坚持“和理非”的港人,还是少数激进示威者,都应该理性认识香港之于国家的重要性,要清楚暴力非但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只会愈来愈糟、伤上加伤,眼下应该尽快回归和平理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