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香港骚乱 茶杯里的致命风暴

+

A

-
2019-10-01 20:14:13

在中国,没有比刚过去的国庆日,更能让人深刻体会到政治图景的两极分化。

10月1日这一天,内地各省市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气氛,纷纷庆祝建国70年,首都北京更是盛况空前,上演了一场中国现代史上规模盛大的阅兵式,展示包括洲际弹道导弹等新型武器,一列列迈着正步的士兵以及各式炮兵车穿过天安门,天空中轰隆声响的军机矩阵一次次摆出引人惊叹的图案,五颜六色的花车游行和绚丽夺目的烟火表演从白天延续至晚间,既吸引了全球的眼光,又几乎让驻守在街头和电视前的中国人都迸发出亢奋之情。内地缤纷热闹的节庆盛景弥漫整个国庆假期。

与此同时的香港,却呈现了截然不同的另一幅画面,用前特首梁振英话,“香港经历了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破坏”,“没有任何其他城市像香港如此被自己的居民强暴”。过去数天,反修例运动达到混乱高潮,香港不同地区接连发生各式各样暴力,港铁设施、商舖、银行、警局或议员办事处纷遭纵火破坏,可谓满目疮痍,令人怀疑这是不是那个以法治和安全闻名于世的香港。尤其是10月4日港府行政会议做出决定,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并于当晚(即5日凌晨零时)生效前的几个小时,因为激进示威者倾巢出动,扔汽油弹纵火、堵路打人、破坏商店和港铁站,香港各地陷入了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最惨烈的混乱。特首林郑在5日的电视讲话中表示“暴徒的极端行为令香港昨晚度过了非常黑暗的一夜”。同样是在5日,与过去不论昨晚城市被激进示威者破坏得多么严重,第二天一切恢复正常不同,这一天香港几乎半城瘫痪,港铁除了机场快线下午恢复服务外,其他路线及轻铁全日暂停,至少19家大型商场宣布全天关门停业。可纵使如此,5日还是有激进示威者大肆堵路,破坏商舖和公物,严重破坏社会安宁。

10月5日傍晚,香港防暴警察在街头巡逻。(香港01)

这种巨大的差异,仿佛是将中国两座重要城市置于了一个平行世界,在那个时空里,北京和香港将各自的喜与悲,都展示到了极致。

选择在国家重大节日召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如今已成为香港的一种年度传统。自1997年香港的主权归还给中国后,每每在特定的一些纪念日,都会有旨在“与国家所向唱反调”的示威游行活动出现。今次由于反修例事件的影响,显得更为激烈。从游行陈抗到暴力宣泄,香港的示威者在修例早已彻底终止后,选择刻意维系一系列街头紧张对峙,目的之一即在于,想要在这个中国最感荣光的日子,制造令其尴尬的难堪,并试图用这类做法,来测试北京领导层对香港事务的忍耐度。

回归多年来,北京一直尊重香港的各式社会制度和民间政治生态。一些香港人却将此理解为,这是北京在经济与政治一番考量取舍后,基于实现自身富强所做出的利己抉择,而香港则因为衔接中国和世界的接口地位,以及其天赋异禀的经济特性,对北京具有独一无二的重要作用,也因此,香港拥有能让北京如鲠在喉、却又无可奈何的反叛资本。

香港之于国家,的确拥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性。中国持续数十年高速增长,虽然容易让人开始忽视香港的意义,但不可否认,在外贸和金融方面,香港目前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香港实行备受国际信赖的法治,拥有独立完善的司法系统、金融系统和世界级水准的服务系统,在帮助国家吸引外资方面,它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香港目前仍旧享有独立于内地的关税地位,这使得很多中国商品可以从香港转口,很多海外禁运的高科技产品也从这里进口到内地。此外,香港也是内地极为重要的贸易伙伴和中国公司上市融资的首选地之一。

香港当前的抗议活动中,还意外兴起了一种带有焦土政策色彩的行动趋势,这让城市的部分地区频繁变成战场,更多香港人也选择不再同情示威者,并为此类局面感到忧虑。(AP)

香港的重要性,还体现在了台海两岸的统独问题上。香港之于台湾的意义与作用,向来不言而喻,这是因为香港一直是台湾人观察的对象,台湾虽然抗拒统一,却吊诡地一直在以香港为样板,想象和认知自身的政治未来。所以,香港今天的“一国两制”会如何实施,它能否给出良好的管治示范,对台湾的明天非常关键。

同样,香港的重要性,还显现于它在国际社会当中的独特声量。这座城市所拥有的开放的、市场导向的法治经济体的国际声誉,很大程度上正是香港的国际吸引力所在。作为一个历史意义十分特别的地方,香港满足了充满活力的东西方交汇路口的西方想象。

基于此,现在,香港的一些示威者愈发不掩饰他们试图挟香港以令中央的想法,尤其是如果香港问题能进一步加剧国际社会对中国其他问题的不满和冲突的话。抗议者把更多的国际舞台视为向北京施压的一个新途径,在他们看来,一些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关注,可能是迫使北京做出更多让步的外部筹码。但遗憾的是,若以为华盛顿或特朗普(Donald Trump)会为了香港出头,恐怕则是对国际政治的残酷真相欠缺最基础的认知,也根本不了解,国人对“挟洋自重”是有多么厌恶。

与哭笑不得的“国际求援”同样悲哀的,是香港所面临的问题,它已经出现了一种严重的认知偏差。如今,香港的示威者将自己想象成了带有超现实和后现代色彩的香港战争的主人公,仿佛这是冷战之后最伟大的一场革命战役——但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他们只不过在从事着伤害城市发展和声誉的打砸破坏,街头的一切混乱可以被水炮车顷刻浇灭,惊扰整个城市的风波,对于国家来说,不过就是茶杯里的风暴。

香港错了,而错就错在,它不该自我拔高地想象城市自身之于国家的重要性,也不该自妄地相信有能够持续耍弄叛逆的资本。讲句刺耳的话,香港纵使再乱,其实对于国家来说,也不过是疥癣之疾,只要想管,就能轻易平息纷乱。示威者不要以为,北京今天的克制,是束手无策的软弱,要知道,若是胡闹过头致使北京介入,就算不用一粒真枪实弹,也有一百种办法,顷刻把这场街头叛乱弹压下去,若真是如此,香港必定追悔莫及,港人也绝不想见这一天。

对街头政治可能发挥影响力的形势错判,折射了香港社会对于自身在国家大局里的地位,长期有着不切实际的认知。香港固然依旧重要和特殊,北京对港人的诉求仍会非常关注,这也是北京坚持实行“一国两制”的根本原因,但勿要忘记,中国是一个庞大、复杂而有影响力的国家,它并非只有香港这唯一的政治。

在中国的广袤领土疆域中,香港其实只是个远离国家权力核心的边陲弹丸之地,对更为繁复的内地社会形态乃至国家整体政治走向,能发挥的影响其实十分有限。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当中,有过太多边陲地区冒现危机的案例,它们或端于宗教、民族乃至文化的融合障碍、或肇始于权力之下的军事政变,以流血形式爆发出来的冲突事件亦并不少见,但无一例外的是,它们皆无法撼动这个古老国家的完整性,大多只能以惨败收场,沦为历史轨迹上的旁枝末节。

在中国宏大的历史叙事当中,边陲之乱从没能真正左右过这个国家的大方向,纵使古中国的大清王朝,盛起一时的三藩之乱、边疆之乱、和卓之乱……这些作乱规模远胜今日香港的边陲乱局,又有谁是历史的例外呢?举出上古时代的边陲事例,不是为了给香港反修例运动当中的民主成分乱扣帽子,而是希望香港社会能明白,对于自身的政治属性及地位,应当要有更加清晰、准确的设想,透过历史教训,香港应当看到这之中的“悬殊差距”,今天中国的强大和稳固,远胜于任何一段旧时代,香港只是一个人口和面积均非常有限的边陲特区,因此才更需要认清这点。

对于已经持续了数月的香港乱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之一到今没有采取任何干预行动,相反,近来更多迹象已经非常清楚地显示,北京现在更关心的是,怎样做才能尽快减少香港人的收入高度不平等、以及年轻人的购房压力和逐渐缩窄的经济机会,以缓解城市里的不满程度——那些示威者有没有想过,这究竟是为什么吗?

如今,国庆嘉年华式的热闹风头,已经盖过了国人对香港城市混乱的关注,当所有的中国人都在议论国庆阅兵带来的种种震撼时,只留下那些街上的示威者继续维持着不知所谓的警民对抗,这种远方喜乐照旧、打砸无人问津的尴尬,可能是对这群制造事端、想要博取关注者的最大讽刺。说真的,香港对北京又有多重要呢?当香港商场里少数示威者竭力嘶吼的“香港之歌”《愿荣光归香港》,遇上国庆日时响彻千百个城市的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那种差距,再真实不过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