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港府智囊:美涉港法案加剧北京拨乱反正决心

+

A

-

当北京正在为庆祝建国70周年进行紧锣密鼓筹备之际,香港因反修例而起的风波也进入到新的周期。虽然林郑月娥于26日晚的社区对话中尽可能多地聆听了各方声音,但随之而来的几场游行,人数并未出现明显下降。这也不禁让人担忧,这场旷日持久的撕裂战究竟会将香港带向何方?

解铃还须系铃人。香港今天的问题与矛盾不是一天形成的,要想解决也不会有速效药,只能是抓住深层次结构矛盾的根本,进行循序渐进式的彻底改革。围绕香港的深层次结构矛盾和出路,多维新闻记者日前在香港采访了各方人士,特推出系列访谈。此为系列访谈第三篇,访谈对象为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

有香港示威者高举美国国旗与标语。(HK01)

多维:美国刚刚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在当下,对于香港局势以及中美两国关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刘兆佳:《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两院都有不同的委员会与之有关。现在基本上是其中一个委员会通过而已,离两院同时通过还有一段时间,通过之后,还要看特朗普(Donald Trump)会不会签署这个法案,如果不签署,两院有没有三分之二多数来推翻特朗普的否决,就算最终成为美国法律,美国政府会不会按照它来做一些具体工作,特别是针对内地和香港官员采取行动。现在很多东西说不清楚,当然结果就是严重损害中美关系,为中美贸易谈判增加一些变数,也会让中国更感觉到香港是构成国家安全的一个威胁,更加警惕香港内部的一些反华力量,与外部勾结,利用香港来对付中国,更加强化中国政府以后在香港拨乱反正的决心。

所以美国这样做其实是非常愚蠢的做法,既不能达到他们想达到的目标,反而使得他们所要保护的人和力量更得不到保护,特别是香港反对派将来在香港的处境会更加困难,因为会更加视他们为敌对势力,不但是敌对势力,而且是勾结外国的敌对势力。

其实,美国政府要对香港动手,根本不需要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现有的《美国-香港政策法》,已经给予美国政府足够手段对香港进行打击,为什么不这样做?肯定是有理由的。不愿意这么做,就是不愿意与中国交恶,更不愿意牺牲美国在香港的利益。而且,打击香港的手段,不但让美国付出代价,而且效用也不大,中国政府怎么可能会因为美国对香港采取一些不利行动,而牺牲中国对香港的主权和管治权,而让美国变成一个反共基地,根本是不可能的。

美国的另一些考量,不是为了香港一些所谓反共分子。美国在其他国家推进民主,或者颠覆政权,基本上都是利用他们作为棋子来对付香港和中国而已。

美国明年面临总统大选和国会选举,美国现在国内反华情绪高涨,所以都以攻击中国作为谋取选票的手段。所以现在搞的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最近通过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以及《台湾旅游法》,还有利用《国防授权法》向台湾出售武器,还有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连在一起,基本上就是为中国制造麻烦,在中国周边或边陲制造动乱,中国肯定有所警惕。

多维:原来美国也不是马上用香港对付中国,恰好香港产生这场动乱,不是美国人引发出来的,但肯定需要好好利用,来使香港成为中国的麻烦。

刘兆佳:现在法案将从哪个方向走,确实有通过机会,甚至特朗普现在也处于弱势,参议院要弹劾他,他为了选举也要摆出一个对香港强硬的态度。特朗普几个月前还对香港态度不强硬,模棱两可,但他受到内部压力,为了选票,也许也会签署这个法案。签署之后,愿意做多少工作现在很难说,不过中美关系肯定会因为这个法案受到严重影响,也会影响到中美贸易谈判的进程。最后结果肯定是对香港的民主发展更为不利,香港反对派的活动空间会进一步被压缩,反而美国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一些对他们要支持的对象非常不利的行动。

多维:接下来怎么办呢?美国在那边煽风点火,香港游行又不断。

刘兆佳:他们这样搞是为了自己利益,不是为了香港民主派的利益。

多维:香港示威的人不这么认为。

刘兆佳:当然他们不认为。有美国官员和我交流,我跟他说香港有些反对派认为美国会保护他们,当时他也笑起来,一些人愚蠢得不得了。所以为什么美国要跟中国对抗来保护他们呢?顶多让他们到美国移民去,给他们几年的资助,然后让他们自生自灭,这种情况过去屡见不鲜。

这次反对派的都是年轻人,根本就是幼稚可笑,根本不知道国际政治的凶险,以为有美国人撑腰,就可以迫使中国政府屈服。他们肯定将来所见到的情况,和他们所得到的结果截然不同。而且这方面来讲,也掀起了香港人的反美情绪,对他们反对力量更加不利。因为香港人无论对中国政府态度如何,都不希望香港成为中美之间的战场,所以他们这样对香港非常不利。对于那些跑到美国去,即使不是主动跑去美国,而是美国邀请去国会作证,说香港人权民主高度自治收到践踏,要美国出手。

西方记者也对我说,那么多人可以肆无忌惮几个月来做出各种违法行动,冲击特区政府,侮辱国旗、国徽,那么多的自由还说没有自由,人家外国人也看得清楚,假如在集权统治的地方,会发生这种事情吗?恐怕政府已经出动军队了,根本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所以西方政府也看到,香港给予他们极大的人权保护,才出现现在这场动乱。还说香港没有人权,对于反对暴乱的人,的确他们的自由会受到侵犯,你和他们意见不和他们会打你。

现在在中美斗争过程中,香港不幸被卷进去,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情况我早就预料到,必然会发生,因为中国政府要香港发挥独特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从美国的角度来看,香港发挥的作用就是帮助他的敌人发展起来,美国没有责任让香港保存对中国的价值。

当然,唯一能够制约美国的,就是第一,担心中国的报复、反制;第二,担心美国在香港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会受到损害。这两个才是制约因素。美国政府这么多年来,就算有他们的手段,也没有真正来对付香港,肯定是有所忌惮,他们有自己的利益,不会做得太过分。而且美国那些企业现在也在华盛顿进行游说。

所以这些事情,担心也担心不来,迟来早来始终要来,但同时也让中国政府有机会,既然美国暴露了对香港的真正意图的话,也会更可以无后顾之忧,在香港做出拨乱反正的工作。

多维:具体来说,要怎么拨乱反正?

刘兆佳:我也说不清楚,但主要两个方向。第一,加强保卫国家安全的机制,防止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威胁;第二,压缩内外反对势力在香港的活动空间。美国这样做,恰恰让中国政府下定决心,朝这两个大方向做一些事情。

多维:北京一直在说要止暴制乱,这是第一步,也是当务之急。

刘兆佳:“止暴”是第一步,“制乱”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怎么样把香港的乱局改正过来,这牵扯到很多方面,包括教育、政治体制、对反对派的态度、特区政府的管治方式、公共政策的制定,等等。我最惊讶的是,为什么在校园内会出现那么多年轻人对自己国家、民族如此痛恨,你怎么放心“一国两制”不做修改,在未来交由他们来贯彻、推动?这是中国政府要面对的最大的挑战。当然,从邓小平角度来说,“一国两制”没有说一定要香港人爱国,更不需要爱党,可以骂共产党,但只要你采取行动,对付国家和政权,北京就必须会干预。所以,其实在“一国两制”下,他对香港人的要求很低,那个时候没有把爱国爱党作为“一国两制”能否成功实施的前提,只是要求不要做一些伤害国家和政权的事情而已。

习近平几年前提出过几条红线,第一,维护国家主权与安全;第二,尊重《基本法》和中央在香港所享有的权力,不能挑战;第三,防止香港成为颠覆和渗透基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在冲击这三条红线的。现在中国政府也告诉全国人民,正在香港发生的事情。只要政府不打算做任何事情,没有必要在内地发动群众为自己制造压力,肯定是要打算做一些事情,以确保这三条红线不会再被触碰,来保卫“一国两制”和国家利益与安全。

多维:“乱”的部分刚刚列了好多,有很多层面,包括教育、特区政府的管治,以及内外反华势力构成的威胁等等。把这些乱都摆在这边之后,有没有一个中心点,可不可以聚焦在资本主义这个点上去理解这些乱的情况?

刘兆佳:肯定是要做一些事情的,不包括去预防某些事情,还要做一些正面的事情,针对一些香港潜在已久的问题和矛盾。特别是在经济、社会、民生层面。在一定程度上,香港所发生的事情,在西方国家都有出现,只不过从不同方式表现出来,西方出现的也是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经济发展缓慢,经济竞争力下降,年轻人没有什么出路。西方其实也面对这些问题,他们是通过反移民、反政府、民粹主义等等方式表现出来。

问题是香港多了一个所谓内地跟中国政府作为一个斗争对象,这种情况在其他地方,在不同程度上也有表现,现在全世界都面临一个如何处理好和一个崛起中的中国关系的问题。中国崛起对他们不同方面都造成了不同的影响,有些地方觉得中国人抢了他们的饭碗。全世界各国都对中国崛起产生了忧虑,而且有些不知所措。

香港的情况更麻烦就是,第一,不少人还是有一种反共心态;第二,对国家有一种优越感,随着中国崛起变成心里不平衡;第三,对香港以及个人前景担忧;第四,把一些香港的问题解释为是由中国大陆造成的。当中国对香港影响力越来越大,香港失去了原来的特色,包括香港人的身份认同也会被摧毁,担心中国限制香港的人权自由,例子就是过去几年中国为了打击港独,所做的事情,从中国角度来看是保卫或者预防,香港有部分人认为这是限制香港人的人权与自由,他们以为中国政府要拿走香港的人权自由,再加上中国在香港利益越来越多,利益上的冲突,加上香港人与内地同胞接触时所产生的一些摩擦,都使香港人觉得中国大陆对自己对香港是一个威胁。

现在很多人主观上还是抗拒内地、拥抱西方,而客观上西方越来越把香港推开,而且为了遏制中国,对香港做一些不利的事情,这反而让香港在客观上更加要拥抱国家。从来都是客观趋势要压倒主观趋势,当然过程会非常痛苦,很多人会觉得会被迫离开他想要拥抱的先进的文化,而要去投靠一个落后文化。问题是,打破不了这个宿命,西方只是想通过香港来达到他们想达到的自己的目标而已。而香港很多人不知不觉之间成为他们想要利用,而且是用完即弃的工具,将来后悔也来不及,而且马上可能会付出代价,只要被抓、被判刑,有了案底,失去了回乡证,以后怎么发展呢?当然可以按照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把自己以民主斗士、反共义士的身份申请美国签证,但到了美国能做什么事情呢?很多逃亡美国的民运分子现在什么处境,恐怕连生活都有问题。

我对一些年轻人既气愤,又感到可惜,以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内心以为在拯救香港,实际上会导致香港将来面对更加困难的处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