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港府智囊:为什么重启政改并非香港出路

+

A

-

当北京正在为庆祝建国70周年进行紧锣密鼓筹备之际,香港因反修例而起的风波也进入到新的周期。虽然林郑月娥于26日晚的社区对话中尽可能多地聆听了各方声音,但随之而来的几场游行,人数并未出现明显下降。这也不禁让人担忧,这场旷日持久的撕裂战究竟会将香港带向何方?

解铃还须系铃人。香港今天的问题与矛盾不是一天形成的,要想解决也不会有速效药,只能是抓住深层次结构矛盾的根本,进行循序渐进式的彻底改革。围绕香港的深层次结构矛盾和出路,多维新闻记者日前在香港采访了各方人士,特推出系列访谈。此为系列访谈第四篇,访谈对象为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

重启政改未必能为香港当下困境破局。(新华社)

多维:香港的教育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

刘兆佳:不完全是教育出了问题,大学里面、中学里面本身很多人就是愤世嫉俗,对中国和中共都是心存怨气,仰慕西方文化,觉得中国政府没有让香港走向民主化,心存怨恨,对个人的生存和发展不太满意,一些人觉得自己的价值观没有实现。所以一部分是教育教学除了问题,那么多年来,中国政府也好,香港政府也好允许在学校出现很多对国家民族不利的政治灌输和对基本法的错误理解的情况,完全是从香港本位出发,否定国家利益和中央的权利的情况。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可能是年轻人对香港很多状况,特别是他们本身的发展机会不多,社会流动机会不够,加上对香港所谓缺乏民主政治,以及贫富悬殊、财富集中、经济垄断的情况他们看不过眼。当然还有具体到房屋问题,买不起楼,买得起也只能住一个非常狭小的单位,现在还有一些已经长大起来,要被迫和父母同住在细小空间里,所以很多人对社会怨气很大,而且,为什么出现这种不公的地方呢?也归咎于香港本身的体制以及香港的资本主义,再进一步就是认为,香港政府没有处理好香港的问题,才让他们现在陷入不好的情况。

对于提倡维持香港原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的“一国两制”政策,以及背后推动这一政策的中国共产党,肯定也不满。“一国两制”本来就是通过维持现状来稳定香港人心和投资者信心的,但当时已经有人觉得他们不太接受这个香港,因为把现状中的各种不平等的东西都维持下来,而且还强化了一些商界精英。随着回归后,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香港经济的活力和竞争力不断下降,财富集中情况越来越严重,向上流动的机会越来越少,更具体地反应在在房屋问题上,肯定会产生一批愤世嫉俗,同时把责任推到政府和中央头上的人。当然他们本来在学校、家庭里面,通过媒体,已经对中国共产党有所不满,就算中国发展起来,对他们来说只是增加中国大陆对他们的威胁。他们也知道他们就算要留在香港发展,也会遇到越来越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挑战和竞争。

所以,你会感到奇怪,为什么他们不把他们的怨气投射到有钱人身上,而要投射到中国政府和特区政府,全世界都有这样的情况。在香港,很多人都希望通过迫使政府出一些对自己有利的政策,对投资者不太有利,希望通过夺取政权,来为自己和自己所属阶级的利益。

所以,现在问题不单出在学校,还在社会上,很多人会心里不平衡,你瞧不起的人好像做得比你更好,而且对自己的态度也越来越瞧自己不起。所以他觉得自己利益越来越受威胁,这是大的宏观环境的历史改变。很多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还没有能够接受一些现实情况,还有接受香港已经回归中国的事实,还没有接受中国共产党要在中国长期执政的事实,还是以为中国政府会在他们的压力下就范,还会以为会站在他们那边,保护他们而向中国政府和特区政府施加压力。

所以在我这个年龄的人看来是非常可笑的事情,但问题是适应过程中,无可避免会产生冲突、斗争,斗争的结果肯定是客观趋势压倒主观愿望,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这样人们才能在一个现实的基础上处理好自己的问题,以及香港人和国家之间的关系。处理好一国两制之下,应该做、不应该做,能够做、不能够做哪些事情。

多维:这个过程要持续多久?

刘兆佳:这个过程本身并不一定会表现在暴力冲突,暴力冲突只是一个阶段性的事情,而这个过程本身其实也不需要完全是一个负面的过程,从客观角度来看,中央对港政策,我希望不会因为香港的情况,和内地同胞对香港人反感而产生对香港非常不利的发展。国家崛起肯定会给香港带来机会,问题是你要先克服主观上对国家的抗拒,来重新装备自己,调整自己的心态,好好利用国家的机遇。现在香港不是面对一个越来越衰弱的中国,而是面对一个衰落的西方,问题是怎么把心理调整过来,改变对国家、对内地同胞的态度,然后好好利用国家对香港的优惠政策所带来的机会,不要因为你心理上有怨气和抗拒,放弃了很多机会。

就算很多人不愿意利用这样的机会,恐怕总会有些人会利用这个机会,利用这个机会取得成功的话,才会慢慢带动其他人,逐步克服它们的心理障碍。几十年前,起初中国改革开放,很多香港开工厂的不愿意回大陆,不愿意在珠三角盖厂房,特别是一些本来把厂房从大陆搬到香港的,要他们重新回去发展,他们不愿意。没办法,现在香港土地越来越贵,工资越来越高,肯定有些人,为了生存,会跑到珠三角发展,从一个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的厂,变成一个几百人、几千人的大厂,产生的示范效应,肯定会推动其他人跑进去。现在中国政府无需强迫他们利用这些机会,只是把机会放在他们眼前,而且为他们提供利用这些机会的条件,最后必然会有人去,之后发现自己飞黄腾达,其他人要不要跟过去,肯定会,所以这个客观过程肯定会发生。

现在很多年轻人还可以享受上一代所取得的成果,还可以啃老,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平,有些人甚至对台湾的小确幸已经很满足,但这只是过渡期,当他们父母这一代走了之后,他们有没有饭碗,好好照顾下一代,让他们可以继续不利用内地提供的机会来发展,所以这个过程一定会发生的。现在香港一些年轻人还可以得到父母的庇护,做他们所谓“拯救香港的伟大事业”,再过一段时间怎么办呢?特别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已经危害到香港的经济命脉,恐怕抗拒过程就变成加快客观趋势的发展了,迫使他们更需要从香港以外找寻机会,他们现在做的事情产生的效果跟他们的主观愿望适得其反的效果。

多维:除了教育、民生层面的问题,在处理香港问题的过程中,重启政改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很多人觉得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刘兆佳:我觉得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你改变政治体制就能改变其他事情了吗?现在所有西方国家都是民主体制,但有没有阻止西方走向衰落的过程?衰落过程当中,反过来让很多人觉得民主制度不行。就是因为民主制度不行,才让西方出现那么多贫富不均的情况,才让西方出现经济走向虚拟化的情况,实体经济慢慢消失,让西方越来越不能够雄霸世界。现在很多西方人也质疑西方民主体制是否有用。

现在问题就是,就算香港出现一个民主政体,会产生什么效果?第一,香港跟中央继续对抗;第二,一些资本家会撤走;第三,内部分化、冲突会更加严重,除非香港在取得民主政治的同时,改变了对中国大陆的看法、对中央的对抗心态,而且不会利用他手上的权力,改变香港的福利政策,大幅改变香港的税收政策,不然恐怕香港得到一个所谓的民主政治,香港的社会、经济、生存条件,都会遭到严重影响。

过去几年很多国家都采用了民主选举,但哪一个国家因为民主选举而在经济上蓬勃发展?特别是美国强加在他们头上的民主发展,比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得到了什么成果?香港很多人还不明白香港这个地方是没有民主选举,没有普选政府,但香港有人权、法治、自由、政府的廉洁,这都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东西。也许有人会说没有民主政治,这些东西都没有保障,问题是很多事情都不一定完全是由政治体制来保证的。很多地方有民主,但没有自由,有些有民主,但是实施上是多数压迫少数。所以单从研究西方民主理论,要研究每个地方的具体情况。就是在西方也不完全实践民主理论。美国现在所发生的的种种现象,两党之争势同水火,严重瘫痪美国的管治能力,这些有没有人去研究过呢?美国所谓自由,也是一种党同伐异的自由。美国的民主体制,让美国的贫富悬殊现象无法解决。

问题是很多年轻人看不懂,对香港过去不了解,对西方国家如何运作不了解,只是他们现在反映的只是对现状有些不满。他们当然可以以为有了双普选香港问题就迎刃而解,不是这种情况。我看到的是中国政府不需要再对香港那么好,可以自生自灭。

而且在香港对如何理解“一国两制”以及如何处理对中国政府的关系也有不同理解,民主选举只能把香港的斗争白热化,。

多维:香港现在很大一部分民意都会说这些问题可能都是因为没有普选,如果有了普选,至少特首可以不只是为北京和“大老板”服务,而是会听一下选民的声音。

刘兆佳:的确有人这么讲,但我觉得,真的相信的人不多。香港还没有理性到这个地步,香港还是高度现代化的商业社会,要学会始终需要某种程度的理性。最近几个月很多人失去了理性,也许他们被仇恨、恐惧掩盖了理性,这种情况不会持久,当你发现失业率上升,很多企业倒闭,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他们会觉醒过来。

所以,很多教育程度比较高的人以为会有简单的解决办法,因为他们看不到什么办法,所以以为拿了一些办法,比如双普选是救命稻草。其实过去几十年,全世界发展出现的斗争,没有具体的目标,究竟世界要往哪里走,没有目标。所以,过去几十年全世界的社会运动,只能出现一些破坏性的作用。但究竟走那一条路线?资本主义不行,社会主义也不行,社会民主主义好像也有问题。

现在你看到的东西只是对现状不满进行的破坏、发泄但他还提出什么理念,顶多是提出要双普选,但他们心中也知道双普选根本解决不了很多社会、经济、民生问题,反而带来更多问题。当然你在绝望过程中也无碍你拿一些自己也不太相信的东西当救命稻草,作为驱动你行动的力量。但问题就是,这种情况也不会持久,因为你没有一个你真的相信的目标,你也不会为了这些目标而长期奋斗、做出牺牲。因为你自己也不太相信。

现在香港问题已经不完全是香港内部问题了,还有受到中美斗争、中央如何拨乱反正所影响,当然这两方面都会在香港形成新的斗争环境,不过暴力行为,肯定会受到约束,暴徒的人数现在越来越少,他们不能和警察进行阵地战,只能进行游击战,他们也不敢和警察进行正面交锋,只是趁警察没有到来之前进行破坏活动,这种与民为敌的行为有前途吗?只会激发更多香港人反对他们,所以暴力行为无以为继。

所以,政治斗争部分不会停,而整个结果会是反对力量越来越受到压缩。

多维:经过这场运动,特区政府真的能醒过来吗?

刘兆佳:现在香港管治已经不完全是特区政府的事情了,现在是中央跟特区政府跟建制派联手组成一个新的综合管治力量。在很多方面特区政府更需要中央的帮助,假如中央不出来大力支持警察,警察的士气恐怕很早就出现问题了,现在他们士气很好,越来越有经验。这都是暴力分子始料不及的情况,以为很快会打垮警察,把他们家人起底,对他们进行个人指控、污蔑等等,但没有看到结果。反而警察的表现越来越好,所以这是止暴方面的最大保证,根本不需要出动解放军或者是武警。

多维:要形成综合的管治力量,就要涉及到两方面的问题,一个是对这场运动如何总结和反思,究竟出了哪些问题。

刘兆佳:就是要压缩内外反华势力在香港的空间,然后大力在社会、经济、民生问题上推动一些大刀阔斧的改革,特别是扩大香港的产业基础,多做一些能够缩小贫富悬殊,为弱势群体多做点事,为年轻人开拓更多发展机会。

多维:之前的动作也是这个思路。

刘兆佳:但力度不够,现在需要更大力度,所以特区政府也有一些危机感,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为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推动一些重大改革提供机遇,所以最近就有开发商向特区政府捐出土地,这样政府在开发土地的时候遇到的反对声音就会少一些,也不排除一些税制改革。中央政府也会在很多方面大力支持特区政府,包括克服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反对,所以这不完全是负面的情况,也有正面意义。把特区政府和建制派的危机感激发出来,形成改革的动力,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走到今天,不进行改革不行,贫富悬殊得不到改变,肯定会有人出来反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