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Hip Hop乐队“钢七连”:香港“迷徒”如何知返

+

A

-

当香港因反修例风波陷入无尽的暴力和撕裂泥沼中之际,中国内地青年乐队“钢七连”适时推出Hip Hop歌曲《迷徒》,喊话香港青年“别再迷失”。该歌曲经由央视新闻、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大V”转载推广后,播放量达数千万次。日前,该乐队多名成员接受香港01专访,被访者分别有Leo、小P、青伽、路人、乌龙茶、joker、Yuki等,由他们来表达对香港年轻人以及今次风波的看法。

问:香港风波发生后不久,内地多个说唱团体,除了钢七连之外,天府事变、幼稚园杀手都先后推出了说唱作品喊话港青,并获得了官方的认可和点赞。为什么会最终用“迷徒”这样的歌名?以青年视角来看,昔日的港青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迷徒”?

Leo:歌名谐音成语“迷途知返”中的“迷途”二字,算是一语双关。其实,在我们眼里,香港青年经常是优秀的代名词,很多是粤语里说的“杰青”。曾经有香港同学邀请我到香港玩了一周,出国夏令营时也有香港同学,大家都相处得很开心。港青有非常好的国际视野,英语好,思维活跃,见多识广,感觉很有自己的思想。港青和我们这些内地同龄人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一样喜欢音乐,我们也会分享追星的资讯。

为化解矛盾、弥补撕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日前举行了首场社区对话。(AP)

但最近我们看到,社交网络上的他们,变得有点陌生。有香港网友遇到一点和内地人发生的小摩擦,就吐槽整个内地,甚至有一些朋友支持走上街头用暴力表达诉求。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何超琼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言时说:“过去的95天内,有110场暴力抗议。”听到这个数字,我们是震惊的!感觉这些天,谁人多,谁打砸抢烧,就要听谁的,香港好像进入了一个“丛林社会”。

在这样的“丛林社会”中,很多年轻人有点迷失了方向,不像是我们认识的香港青年。所以,我们决定给这首歌命名为《迷徒》,因为我们更希望看到“迷徒”知返的那一天。

青伽:昔日的港青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迷徒”?我想是有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最根本的原因,是经济。我曾看到照片,一家八口人勤勤恳恳工作,还是不得不挤在鸽子窝一样的“劏房”里,这个画面让我震惊!

一些数据可以说明问题:香港的基尼系数近两年已升至历史最高点,香港十个富豪的资产占到GDP的35%,贫富差距极大。“地产霸权”一定程度上把持了香港的地价、经济,让年轻人“望房兴叹”。近年来香港学子的出路集中在金融、医生、律师等行业,比如2017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6名状元全部报考医科。在1990年代众多港姐成为明星、或嫁入豪门后,曾有无数普通人家的美丽女生报名港姐大赛,这些年豪门很多内部联姻、不再娶港姐之后,港姐大赛就不那么火了。也许我说的不一定全面,但总感觉,香港年轻人的“出路”在变窄。年轻人承担了极大的生活压力,迅速催化这颗种子生根发芽,让他们从不满现状,变得越来越不认同现任政府。

第二是社会和家庭方面的原因。我们也看到社交平台上的港青发言,也问过一些香港朋友,原来这次参与街头示威的,不少青年来自经济相对不富裕的家庭。很多人的父母是长时间出去打工,疏忽了家庭沟通,在青春期这个时段,他们很需要被人认同。在暴动中,他们很容易得到“同路人”的极度认可。有一位和黄丝接触过几个月的网友说:“这些宅男以前追港女想都不敢想,现在甚至有曾经梦寐以求的富家女主动投入怀抱。矛盾的是,他们最怕的就是被警察抓到,却还经常会以‘今天我又打伤了几个警察’进行炫耀,听起来确实很幼稚,但你能感受到那些女孩更加崇拜的眼神。要是早几年,估计我都会蠢蠢欲动难以自持。”

此外,当然还有教育和大众传媒的问题。在街头的游行示威中,很多香港媒体的镜头不拍示威者扔燃烧弹、拿铁棍殴打警察,都只等着香港警察的被迫自卫反击,然后将之污名为“警察过度使用暴力”。许多传媒的偏差性报道,使不少香港青年根本了解不到事实真相,潜移默化中被“信息绑架”,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判断。

问:在《迷徒》中,有一句歌词印象很深,“港青的奋斗背负了太多所以不想对你们挑剔责备”,你觉得这是对香港最真实的态度吗?因为从反修例到今天,其实我们看到网络上弥漫着很多情绪化的表达。在你们的“朋友圈”里,不挑剔责备港青的比例有多大?

路人:我也知道,现在不少港青自称“废青”,这很正常,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内地年轻网友有一个与此相似、常用的自嘲词——“屌丝”,已经流行七八年了。英文是Pleb/plebeian、loser,一开始通常用作与“高富帅”或“白富美”相对),指买不起房、车的年轻人,现在已成为一种泛社会化的自嘲现象。我们几个“钢七连”音乐团队的朋友也还没有买房,没有女朋友,也是“屌丝”,但我们也每天都在正常地工作、生活、玩音乐,也过得很开心。被别人叫做“废青”“屌丝”,不代表就要上街打砸东西,就要用暴力愤怒地对抗社会。

成年人的世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同为年轻人,我们跟港青一样,经历着升学、就业、赚钱、供楼的压力。就像我现在结婚不久,孩子还很小,每月工资是1万元人民币,去掉房贷每月6000多元,剩下的钱得供孩子上学、家里的日常花销,每月都得精打细算,压力也很大。

长时间的压力,难免会让人疲惫,我也会有好多个夜晚,迷茫到无法入睡。但无论如何,这都不是滥用暴力伤害他人的理由。香港勇武示威者现在的所作所为,正在亲手毁掉他们口口声声要追求的自由法治!尽管我们不想挑剔责备,但我们觉得:一个真正想奋斗的人,一定会有一百万种方法去实现梦想,而只有最懦弱、最无能的人,才会去选择使用暴力!这就是我们内地青年的真实态度!

joker: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人是内地同胞的家人,看到家里一团糟,请问家人们能不着急、能不揪心吗?内地青年的朋友圈确实有很大的比例在责备,但基本上全是针对那些暴力事件,针对那些伤害香港的暴力行为!这是谁也无法接受的。

我们也听到很多外国人对于香港事件的态度,对于暴力绝对都是一致的意见:不能理解,更不能接受!内地青年虽然理解香港青年们有难处、有要求,但绝不赞同暴力。如果人人都有诉求就付诸暴力,那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幸福ending!

问:在《迷徒》的留言区里,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中文评论,一种是点赞的,这部分大多是内地网友,一种是不屑和嗤之以鼻的,这部分大多是港台青年。在后者看来,这样的说唱不过是披着爱国主义外衣的民族主义。怎么看待这种评论?张维为说,香港风波给内地年轻人上了一堂史诗级的“爱国主义教育课”,你们怎么理解今天中国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

小P:其实在网络上我们同样收到了很多香港人的点赞,这也让我们看到了香港人中其实是有很多理性的声音的。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永远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对每种声音,我们都会去倾听、去思考。

首先,我们想说“爱国主义”,patriotism在任何国家都不是贬义词。很多港青喜欢英国,英国诗人拜伦就曾说:“He who loves not his country,can love nothing.(一个不爱自己祖国的人,什么都不爱)”港青也喜欢美国,美国独立战争时的民族英雄内森·黑尔留下的著名遗言是:“I only regret that I have but one life to lose for my country. (我唯一的遗憾是我只有一次生命可以献给我的祖国)”……这样的例子,能无限地举下去。

至于这首歌本身,并不存在民族主义一说。内地本来就是一个多民族的生活环境,我们的传统中从来没有民族主义的影子,要真说民族,我们大家,包括香港青年在内,都是中华民族。相反,香港媒体大量的偏差性报道,使不少香港青年对内地的认知,停滞、落后又扭曲。我们了解到,就在香港,有本地老师在幼儿园阶段,就给儿童讲“英国魔法师打败中国,拯救自由港”的绘本。请问,如果爱国是民族主义,那这又是什么呢?

路人: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民族认同感,就像没有灵魂的稻草人。”我们也相信另一句话: “如果你觉得这个社会不够好,就去建设它,让它变得更好。”真正的爱国主义,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有责任,有义务,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在最近与香港青年的接触中,我们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在不少香港青年眼中,无论“民主”、“自由”还是“法治”,通通有高下之分。只有符合西方政治所谓“三权分立”“一人一票”等制度设计的,才是真的和好的,只要与这些不一样的制度,通通是假的、坏的。“因为我制度优越,所以我内心优越,即使违法也是在‘达义’;因为你‘制度落后’,所以你连呼吸都是错,所有成就不值一晒。”如果他们依然从这个视角去看爱国主义,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所谓的“民族主义”。

今天中国的爱国主义,我相信是每一个中国人,在见证了国家的飞速发展,见证了生活质量的飞快提升之后,那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它不是空穴来风,更不是很多香港青年口中的“洗脑”。

香港与内地年轻因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不同,对于“爱国主义”本身的理解也存在差异。(新华社)

我们在之前接受其他媒体采访的时候也说过:“欢迎香港青年来内地看看!”毕竟,我们说再多,不如他们来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公道自在人心,真相经得起检验!

问:你们接触过一些香港年轻人,在互相接触的过程中,能感觉到因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不同带来的冲突感和不适感吗? 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喊话”其实基于各自不同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也不会叫醒那些误入迷途的港青。

Leo:肯定是能够感受到不同的,但并没有冲突感和不适感。因为作为当代中国青年,其实我们日常的生活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就包括我们平时接触的很多东西,比如,美国的电影、日本的动漫、欧洲的足球、内地和香港的音乐,比如我个人,就很喜欢来自香港的谢霆锋、陈奕迅。

虽然这里面或多或少都会带有不同的价值观和意识心态,但它们依然在内地和香港青年的生活中和谐共存着。求同存异,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的智慧,更是中华文明绵延至今的独特密码之一。

青伽:我们没有奢求用一首歌就能改变那些身陷迷途的香港青年,但我们希望通过这首歌,能够向他们传递同龄人的另一种声音,表达同龄人的态度,也希望能够让香港以外的地方,通过这首歌,听到另一种关于香港的声音。

所幸,我们看到了改变,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香港青年正在冷静下来,他们走上街头清理那些标语口号,他们开始坐下来理性对话,他们正在为恢复香港社会秩序共同努力!希望这是个好的开始,希望更多的“迷徒”可以冷静下来,共同建设香港!

问:很多走上街头的年轻人,他们会说是为了自由、民主这些价值在抗争,这些是香港核心价值观所以要守护。内地社会在他们的想象当中,还停留在上世纪的概念和印象里,认为内地落后、不文明。作为内地年轻人,你们怎么理解自由和民主这些价值?之前北大教授钱理群说,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当物质充裕到了一定水平后,内地年轻人的精神价值的依托在哪里?

Yuki:必须得承认,我们这一代内地青年比父辈经济条件好很多。而我们知道,个人生活得好,和国家经济发展得好有关。在中国建国之初,我的爷爷奶奶曾经很难养活几个孩子,把最小的孩子送人。我的爸爸曾经只能几顿都吃酱油配米饭,到我出生后的1990年代,我们家里才有了第一个电话、冰箱、电视机……这些都是我们亲身体会的,所以我们自发地会感谢这个时代,感谢祖国,而我们的精神价值依托,其实几千年前孔子孟子都说得很清楚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北宋大儒张横渠也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孟子说的“达则兼济天下”,用白话文说,就是“自己能做到的情况下,就多回报祖国,回报社会,让个人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我们每个人都很平凡,不伟大,但是我们都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也许您觉得我在说大话,那么我引用我的母校清华大学的一句朴素校训,也许更容易理解:“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这是一位体育教育家马约翰先生提出的,是说每个人只要锻炼好身体,20岁开始工作,就能争取工作到70岁,在学术上、事业上、家庭上多多努力,这个国家和社会就会因为每个人的努力而变得更好。

越来越多的内地年轻人在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更多地付出。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死伤超过万人,当时我在读大学,听到这个消息都惊呆了,我们全校同学连夜排长队献血!汶川大地震,香港同胞也是给了汶川最大的支持援助!我读大学时,每一年都有到偏远山区去支教的活动,有好多人抢着去。我自己也曾经从四川成都坐火车、再坐长途汽车、再坐拖拉机进大凉山,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支教、送新衣服鞋子。没有地方睡,我们就带着睡袋,睡在学校的课桌上。我现在还经常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我之后来的支教老师发布的生活动态,人瘦了一圈,但他的笑脸看上去很满足!

我身边有好几位朋友,加入了社会公益组织“蓝天救援队”(BLUE SKY RESCUE),经常去参加一些公益的人道主义救援。我们湖南长沙“蓝天救援队”成员,参加了2018年泰国少年足球队被困在洞窟里的国际救援行动。他们本来可以享受更舒适的生活,但是他们选择跳出舒适圈,去回报社会,内地青年正在用越来越多的实际行动诠释:物质需求得到满足后,精神价值更是依托在“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为人间留下更多幸福”上。

当然,我们也清醒地知道,内地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些问题也让内地青年们感到压力,甚至也会迷茫。但我们坚信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继续发展,香港的确到了痛定思痛的关键时候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