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报告】前所未有困境下 港府治标不治本

+

A

-

10月16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按计划准备在立法会宣读其任内第三份《施政报告》,结果刚进入会场不久,就遭多名立法会泛民议员打断和喊口号抗议,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只好宣布休会。林郑最终选择改为透过视像形式公开宣读《施政报告》。

相较以往,这次《施政报告》出炉的时机很不一样,眼下的香港正面临回归中国22年以来最严峻的局面。因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而触发的示威抗议,在过去4个月持续发酵、蔓延,一再出现激进暴力和冲击“一国两制”秩序的违法行为。尽管港府早已宣布停止修例,并在9月4日决定按《议事规则》动议撤回条例草案,但香港局势依然严峻。对此,林郑在《施政报告》前言部分亦坦承“不同地区在过去四个月发生了超过400场示威、游行和集会,往往都演变成暴力抗争,导致超过1,100人受伤,及超过2,200人被捕”,“面对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冲击”。

反修例风波带来的社会动荡,让北京治港系统开始反思过去多年被忽略或未引起足够重视的深层次问题。9月份以来,从中国港澳办到新华社、《人民日报》,相继直指香港社会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已经到了必须高度重视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的时候,其中特别提到住房难问题,纷纷表示增加土地供应已经刻不容缓。而林郑同样不止一次公开提到“对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和检讨”,并早就公开表示10月份的《施政报告》将重点聚焦土地和房屋议题。正因这样,不少人对今次林郑任内第三份、也是局势动荡下出炉的《施政报告》充满一定的期待。

林郑今次的《施政报告》,相较以往有进步,但仍然不足,治标不治本。(HK01)

坦率说,今次《施政报告》相较以往是有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港府解决问题的诚意。在这份大约有一万两千字的报告里,林郑提出了超过220项新措施,重点讨论房屋、土地供应、改善民生和经济发展这四方面的工作,表示:“新一份《施政报告》会提出一些措施去处理社会最关注的问题;稍后我会邀请一些社会领袖、专家、学者,再深入、独立地检视香港的社会矛盾和须正视的深层次问题。”

在房屋问题上,《施政报告》开宗明义地指出“房屋是香港社会目前面对最严峻的民生问题,也是部分民怨的根源”,坦承“现时公屋平均轮候时间长达5.4年,令轮候人士要长时间承担沉重的租金,或住在环境恶劣的居所”,为此订立一个清晰目标,即“要让每一个香港人和他的家人,不再需要为住屋问题费煞思量,都将可以在香港这个我们共同拥有的城市里面,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施政报告》提出房屋问题中、长期目标是去年年底已经确定的“未来十年(即2019–20至2028–29年度)的公私营房屋新供应比例由60:40调整至70:30”,短、中期的支援措施为:大幅增加过渡性房屋项目,在未来三年合共提供10 000个单位,以纾缓居住环境恶劣和长时间轮候公屋家庭的压力;透过现金津贴,为非公屋、非综援的低收入住户,包括轮候公屋人士,提供支援;预售更多正在兴建的居屋和“绿置居”单位;放宽由香港按证保险有限公司提供的按揭保险计划的楼价上限,首次置业人士(即申请时并未持有任何香港住宅物业)可申请最高九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将由现时400万港元(1港元约合0.127美元)提升至800万港元,而可申请最高八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则会由600万港元提升至1,000万港元。不过,放宽首置按保一方面固然有助于更多市民藉此购房,另一方面却容易刺激二手房报价,推升楼价,以及过低的首付会带来高杠杆和信贷风险。

在土地供应部分,《施政报告》表示:“过去数月社会的纷争拖慢了有关落实的工作,但也让我深切明白管治团队必须以更大刀阔斧、排除万难的决心和魄力,重建市民对政府处理这老、大、难问题的信心。”《施政报告》提出,目前已知会收回的私人土地约700公顷,预计其中400多公顷会在未来五年收回,远多于过去五年收回的20公顷。《施政报告》提到“土地共享先导计划”,称政府会促成基建提升以容许较高发展密度,并指明当中最少七成的新增总楼面面积须拨作政府属意的公营房屋或“首置”类别。针对近日有个别地产发展商宣布无偿提供土地或借出土地作房屋和其他公益用途,林郑在《施政报告》表示欢迎,并呼吁呼吁所有地产发展商支持政府用《收回土地条例》和透过“土地共享先导计划”发展他们持有的土地作公营房屋或“首置”用途,为解决住屋问题主动作出一点回馈。

在改善民生部分,《施政报告》表示“有决心为不同收入的市民提供置业机会,让市民乐以香港为家”,“锐意缩减家庭及单身长者入住公屋的平均轮候时间,务求达致三年配屋目标”,谈到“在过去两年,福利和医疗经常性开支上升了29%,至2019–20年度的预算达1,649亿港元”。

在具体政策上,《施政报告》提出增加到校学前康复服务名额,为有特殊需要迹象的儿童提供早期介入服务;为中学日校、小学和幼稚园学生提供一次性2,500港元的学生学习津贴(预计全港约有90万名学生受惠);在职家庭津贴中,与工资挂钩的住户津贴增加16.7%至25%不等,儿童津贴大幅增加40%;在减轻交通负担上,港府提高交通补贴比率,当屯门至赤鱲角连接路海底隧道于2020年年底通车时,政府豁免新隧道和青屿干线的收费,当将军澳——?蓝田隧道在2021年年底启用时,豁免新隧道和将军澳隧道收费;医疗政策部分,港府承诺加强支援罕见病患者、推动职业康复和建立地区康健中心;在未来五年改造全港超过170个康文署辖下的公共游乐空间。

对于当下香港来说,最需要的是大刀阔斧的结构性改革,直面深层次矛盾,这也是反修例运动的深层内因。(AP)

在经济发展部分,《施政报告》表示,香港经济今年上半年按年仅轻微增长0.5%,是2009年经济衰退以来最差的表现,“今年7月起,访港旅客人次和零售业销售额急剧下跌、出口持续下滑,营商、投资和消费气氛十分低落,部分行业的经营情况更是有记录以来最恶劣”,“本港经济在第三季应已步入技术性衰退,政府在8月中已将今年全年经济增长预测下调至0至1%”。为此,港府决定继续因应情况在有需要时推出其他协助企业和市民渡过难关的措施,协助香港企业向中国内地市场推广产品和服务,向相关国家部委争取政策支持,把握“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带来的机遇,继续拓展海外市场并为此已经宣布向专项基金注资。

显然,今次《施政报告》的重点在土地房屋和民生问题,一些政策如“目前已知会收回的私人土地约700公顷,预计其中400多公顷会在未来五年收回,远多于过去五年收回的20公顷”,力度的确超出以往。这是值得肯定的地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林郑和港府意识到香港深层次问题的严重性。但与此同时,相较于传言中的“含金量很高”、“大手笔”政策,这些只能说是治标不治本。尤其是考虑到香港深层次矛盾自港英殖民时期以来的长期积累,早已是燃眉之急,亟需进行大刀阔斧的结构性改革,今次《施政报告》所能起的作用就更有限了,更难以满足市民期望。比如,“土地共享先导计划”的公私合营发展模式,其主导权仍然在地产商手上,令人疑虑是否能真正考虑到公共利益;收地政策尽管有进步,但仍显魄力不足;教育政策只有津贴,未见政策;医疗政策只属小修小补,效果有限。

当然,香港深层次问题沉疴已久,需要持续作为,不能寄希望于一份《施政报告》就能解决问题,但林郑和港府必须要对此有清醒认识,深刻吸取反修例的惨痛教训,直面市民诉求,进行大刀阔斧的结构性改革。而北京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认识到,因为既得利益集团的巨大阻力、香港社会精英阶层的自私、现有建制力量深陷固有利益结构、香港社会又普遍存在对自由资本主义的迷思,光靠港府和现有建制力量,是难以完成这场需要刀刃向内的改革。为使香港长治久安,北京应摒弃原来消极“一国两制”的做法,践行积极“一国两制”的理念,在宪法和基本法规定的“一国两制”框架下,加大对香港改革的介入性支持,推动香港涅槃重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