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浮尸案突显社会跌“塔西佗陷阱”

+

A

-
2019-10-20 23:12:47

香港一具浮尸9月22日在油塘海面被发现,死者身份公开后,网民纷纷质疑她因为参与反修例示威而“被自杀”,不仅群起自发寻找“疑点”,更包围死者生前就读的职业训练局青年学院,要求校方公开闭路电视画面,部分人更因校方未“全力配合”而暴力破坏校内设施。港媒“香港01”认为,这些在正常社会秩序下无法想象的行为,突显“信任”这个价值如今在香港社会何等脆弱。这宗浮尸案即便尚有疑点,也不代表外界可用各种手段“公审”。政客更不应该不加分辨就把事件当作政治筹码,令人觉得变相在消费死者。

香港示威者在游行中高举陈彦霖的照片。(HK01)

一直以来,香港发生类似发现尸体案件时,有一套行之有效,涉及警方、殓房、医护人员、验尸官等不同人员的处理程序,市民甚少质疑,但近月“被自杀”传闻却此起彼落,弄得人心惶惶。市民对相关机制失去信任,政府不无责任。反修例示威以来,政府与警队的公信力一落千丈。浮尸案引起轩然大波,多少说明香港社会落入“塔西佗陷阱”,政府失去公信力,当务之急是采取切实行动重建信任,否则难以恢复管治能力。

尊重死者 追查真相不应过火

香港社会如今充满情绪,公众对可疑事情特别敏感,希望还原真相,这种心情可以理解。虽然如此,但其手法亦须谨慎、有分寸。既不应任由臆测取代理性判断,更不应用欺凌或暴力等不合法手段逼迫配合自己。死者母亲10月17日接受电视台访问,称她基于与女儿的沟通,以及参与警方调查,相信女儿是自杀。一如所料,不少网民对此并不满意,继续质疑。

上述访问确实未能解答网民此前列出的一些疑点,少女死因仍无法完全确认。但是,少女的母亲同时表示自己被起底,工作地点都被公开,至三更半夜都遭人滋扰,致她不敢出街。即便意欲知道真相,但是否就可以合理化起底及滋扰家属的行为呢?死者母亲在访问中哀求“放过我们一家人”,说明过分的行为正使她受到二次伤害。

更令人扼腕的是,泛民政客竟然公开消费死者。例如10月17日泛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手持白花,在特首面前声言悼念死者。如果死者果真“被自杀”,涉及到公众利益,政客当然应该质问政府。如果有合理充分的质疑,泛民政客理应善用其资源及能力务实跟进,例如可以邀请法医作解释,而非只是镁光灯面前抗议。再者,所谓死者为大,政客在处现相似事件时应有分寸。从死者母亲访问中,可见她相对反感女儿离世一事被卷入政治争议。这实在令人不禁怀疑泛民政客真的是基于道德良知而想为死者“讨回公道”吗?在作出上述行为之前,他们有否顾及死者家人的意愿?

政客未提出可信证据便认定事件有可疑,又似乎没有向其家人了解情况,难免令人怀疑他们是否真心追求真相,为家属利益着想。香港社会当下严重撕裂,不同意见人士各自传播对自己有利或是中伤他人的资讯,流言蜚语充斥网络。正是在这种时候,政客不论基于何种立场,都更应该负责任地以事实说话,而非将未证实之流言扩大。

重建公信力 突破塔西佗陷阱

无论如何,油塘浮尸案已成为一宗公众事件,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尽速查明真相,尽可能公布资讯,消除外界疑虑。我们须知道,油塘浮尸并非独例,而是反映了政府和警队公信力已近崩溃。古罗马史学家塔西佗(Tacitus)曾指一旦统治者被人民讨厌,他做的事无论是好是坏,都只会令人民讨厌。这番话后来被人引用并成为了所谓的“塔西佗陷阱”。过去数月政府处理诸多问题不当,没有即时回应市民的关心,致使公信力临近崩溃,无疑正落入了塔西佗陷阱。除了每次发现浮尸时都会令人质疑,政府屡番强调8月31日警方在太子站采取拘捕行动时没有造成任何人死亡,但至今仍有很多人坚信当晚有人被害。这些都反映市民对政府是何等不信任。

面对如此困境,政府唯一可行之路是彻底改变,尽速重建公信力。另一方面,民调显示绝大部分市民希望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全面调查反修例风波前因后果,政府应当尽快作正面回应,疏导社会怒气。只有当政府与市民重建信任关系,才有可能突破现时的胶着困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南希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