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施政报告》 怎么可能让港人接受

+

A

-

10月16日,由于遭到多名立法会泛民议员打断和喊口号抗议,立法会被迫宣布休会,林郑最终选择改为透过视像形式公开宣读《施政报告》。《施政报告》大约有一万两千字,提出了超过220项新措施,重点讨论房屋、土地供应、改善民生和经济发展这四方面的工作。坦率地说,与往年《施政报告》相比,今年《施政报告》略有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林郑和港府解决房屋土地和民生问题的诚意。

比如,在房屋问题上,《施政报告》开宗明义地指出“房屋是香港社会目前面对最严峻的民生问题,也是部分民怨的根源”,坦承“现时公屋平均轮候时间长达5.4年,令轮候人士要长时间承担沉重的租金,或住在环境恶劣的居所”,为此订立一个清晰目标,即“要让每一个香港人和他的家人,不再需要为住屋问题费煞思量,都将可以在香港这个我们共同拥有的城市里面,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施政报告》提出房屋问题中、长期目标是去年年底已经确定的“未来十年(即2019–20至2028–29年度)的公私营房屋新供应比例由60:40调整至70:30”,主要措施是增加过渡性房屋项目,在未来三年合共提供10,000个单位,以及提供现金津贴,放宽香港按证保险有限公司提供的按揭保险计划的楼价上限。

今年林郑的《施政报告》虽有进步,但依然难逃小修小补、治标不治本的嫌疑。(HK01)

再如,在土地问题上,《施政报告》提出,目前已知会收回的私人土地约700公顷,预计其中400多公顷会在未来五年收回,远多于过去五年收回的20公顷。《施政报告》提到“土地共享先导计划”,指明当中最少七成的新增总楼面面积须拨作政府属意的公营房屋或“首置”类别。在民生问题上,《施政报告》提出为中学日校、小学和幼稚园学生提供一次性2,500港元的学生学习津贴(预计全港约有90万名学生受惠);在职家庭津贴中,与工资挂钩的住户津贴增加16.7%至25%不等,儿童津贴大幅增加40%;在减轻交通负担上,提高交通补贴比率,当屯门至赤鱲角连接路海底隧道于2020年年底通车时,会建议豁免新隧道和青屿干线的收费,当将军澳——蓝田隧道在2021年年底启用时,会建议豁免新隧道和将军澳隧道收费;在未来五年改造全港超过170个康文署辖下的公共游乐空间。

上述一些政策的力度确实略有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林郑和港府意识到香港深层次问题的严重性。但与此同时,这份《施政报告》还是未能摆脱正常时期报告的影响,多是一些零碎的、技术性的具体举措,难逃小修小补、治标不治本、缓不济急的嫌疑。这也是为何尽管《施政报告》内容获得港府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的全力支持和一些建制派的好评,但总体上的社会反响是弹过于赞,多数人都不满。

比如,林郑重点提及的“土地共享先导计划”,令人疑虑是否能真正服务于公共利益。正如港媒“香港01”评论称:“重夺土地与住屋发展主导权是房地产市场与产业改革的起点。这并不是否定地产商的作用,而是将地产商利益、政府责任,以及市民住屋需要三者的关系进行结构性重组。总之,地产商可以获得合理利润,但绝对不能让他们绑架整个社会的发展。”遗憾的是,“土地共享先导计划”还是沿袭旧有思维,其主导权仍然在少数地产商手上,难以摆脱官商勾结的嫌疑。

近来,香港局势持续升级,示威抗议几乎无日无之,这说明香港亟须进行结构性改革,但港府《施政报告》依然只是在小修小补。(Getty)

教育政策只是简单发津贴,未见政策,更未检视反修例风波暴露出的香港教育体系过去多年存在的深层问题。放宽首置按保,把为首置人士提供九成按揭保险的楼价上限,由400万港元(1港元约合0.127美元)翻倍至800万港元。这固然有助于更多市民藉此购房,但具有较大风险,有饮鸩止渴之嫌。因为一成首期就可购房,看似购房更容易了,可会大幅增加业主的供款压力,并且一旦经济转差便容易制造更多“负资产”。事实上,就在《施政报告》出台当日,地产股上升,足以证明谁才是新房策的受惠者。

针对反修例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和港人普遍关注的政制发展问题,《施政报告》完全避而不谈。要知道,今年《施政报告》出台的背景不同于往年。现时香港正在经历半个世纪以来最大规模抗议事件,示威冲突无日无之,撕裂日趋严重。在这样背景下,《施政报告》奉行鸵鸟思维,避谈政制发展问题,怎么可能让港人接受?

尤其备受争议的是,近年来港府常常辩解土地供应不足,以推卸房屋发展的责任,比如过去五年只收回私人土地20公顷,谁不知在反修例运动以来的巨大社会压力下,港府轻易就可藉《收回土地条例》收回私人土地约700公顷,预计其中400多公顷会在未来五年收回。这证明问题根本从来不是“无地”,而是港府“无心”,缺乏魄力和担当。既然土地一直存在,为什么政府之前收地时总是“懒懒闲”,逃避分配社会资源的应有责任?如今政府已知道收地是切实可行的,那为什么不能继续改变官僚作风,精简土地回收与建屋的行政程序?是否需要社会继续施加压力,才懂得推动更全面的改革?另外,港府去年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土地大辩论”,结果雷声大雨点小。比如,当时社会上普遍支持全面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以用于建屋,但最终港府仅收回其中的32公顷土地,余下140公顷土地则丝毫不动。倘若林郑和港府真心如宣称的那样要让每个港人“不再需要为住屋问题费煞思量”,为何不在《施政报告》中改正错误,宣布全面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

要知道,早在《施政报告》公布前的8月7日,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在深圳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当时据媒体报道,有与会人士表示林郑会在10月施政报告中推“大手笔”政策,强调措施“含金量很高”,且能解决多年积聚下来的民生问题。9月份以来,从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到新华社、《人民日报》相继直指香港社会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已经到了必须高度重视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的时候,其中特别提到住房难问题,纷纷表示增加土地供应已经刻不容缓。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对《施政报告》充满了一定的期待,希望港府能推出结构性改革措施,结果《施政报告》的内容还是小修小补,这样的表现实在是令人失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