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内地与香港“你输我赢”的思想陷阱

+

A

-
2019-10-31 22:58:17

反修例风波发展至今,激进示威者的暴力抗争似乎走向“常态化”,而政府对于如何化解这个困局,也显得束手无策。可以说,香港的政局俨然陷入胶着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有不少网络关键意见领袖与公共知识分子正讨论,甚至争辩运动“输赢”的问题。然而,无论是“黄丝”或是“蓝丝”,一旦卷入谁输谁赢的立场判断,往往也就陷入将香港与内地及中央政府列作二元对立的思想陷阱——香港要赢,便是中央政府要输,反之亦然。港媒“香港01”认为,这种思想陷阱其实骑劫了港人的思考空间,内地和香港关系绝不该是“你死我活”的对立,香港社会不应也不能在香港想“赢”就一定是中央要“输”的迷思中作茧自缚。

香港和内地不应处于二元对立的关系。(HK01)

任何一个视香港为家的人都不会希望看到香港有任何形式的“输”,可是,香港要“赢”也未必代表中央政府要“输”。认为两者必然对立,要么反映了先入为主的肤浅观念,要么就是背后有着煽动中港矛盾的政治图谋。假如将这种片面想法无限放大并且视为必然,只会让香港与中央及内地民众之间陷入无止境的恶斗,它不单忽视政治现实,强迫香港人与内地对抗,更限制了对香港社会改革的想象和方向。内地和香港二元对立,甚至可能比起“揽炒”更令人担忧。

就修订《逃犯条例》所引发的这场社会冲突而言,香港希望的“赢”到底是什么?抗争者之间的想法不尽相同,但社会最主要共识也可以简单归纳为维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几项基本原则。换言之,所谓的香港“输”,便是失去这些东西。吊诡之处在于,中央政府也屡番强调,香港社会必须维持这些原则,要使“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由是观之,中央政府与港人之间并非没有共识,大家都希望以“一国两制”为依归去处理香港与内地的关系,然而双方的理解并不一样。港人常强调“两制”,少谈“一国”,后者是中央不容冲击的政治底线,而当“河水不犯井水”异化衍生出中央无法接受的“港独”思想,中央也明确做出强力遏制。事实上,“港独”逾越了“一国”的红线,在现实政治中不可能有任何另类诠释的空间。

撇除“港独”这个远远称不上香港社会主流的偏激思想,即便存在矛盾,中央政府与港人之间并非毫无接点的两条平行线,双方的交汇点在于积极正面地认识“一国两制”与《基本法》。《基本法》赋予香港普选行政长官与立法会的权利,“落实双普选”因而成为示威者要“赢”这场抗争的必要元素。然而,心理上想赢是一回事,要迎来普选,更需要的是理性务实看待“怎么赢”。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基本法》对如何实现普选特首设定了基本的框架,包括要以“循序渐进”原则推进,“最终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要推进普选,不能消极回避或故意无视这些条文,而是要在此基础上取得共识,推动政改。反之,当诉求变成了暴力抗争,只会歧路亡羊。

理性看待“怎么赢”,不止于正确认识在既有宪制秩序下拥有的权利,还要用正面态度看待香港社会的宪政责任。随着政改呼声再度响起,近日有论者指出,争取双普选的务实做法是与落实《基本法》第23条捆绑。“第23条”多年来都是香港社会的政治敏感词,在当前如此紧绷的政治氛围里再提,也许会让人觉得是“添烦添乱”,但平情而论,第23条争议延宕不决,不正反映了内地与香港矛盾的根本所在?

内地和香港关系绝非势如水火,而恪守《基本法》的权利和义务,是务实突破现时香港僵局的特效药。港人希望中央政府对香港事务的处理应该在《基本法》的框架下进行,但港人也不能忘记《基本法》也订明一些原则是不能挑战的。“一国”与“港独”不能兼容,香港人必须排除任何形式,包括“名义上不是,但实际上是”的港独形式。很多论者试图“走精面”提出一些变型港独论,提倡“香港名义上是中国、实则上却两者完全切割”的讲法,同样也难言合乎“一国”原则。

必须坦言,港人要“均真”一点,正视有权利必有义务与责任的现实,同时更要明白,以对抗方式无法“赢”得政制改革,只会适得其反。这么说并非等于“认输”,我们真的应该想,继续保持现在动辄威吓“揽炒”,再者引入外国势力干预,真的能使中央“屈服”吗?令人忧虑的是,最近数个月,一些“反中”文宣不但不去积极建议走正道,反而不断营造香港与内地之间“我输你赢”的二元对立。这种香港“不能输”的论述露骨推销“亡港感”,用尽方法将香港推向国家整体的对立面,它跟台湾绿营如火如荼经营的“亡国感”(芒果干)简直如出一辙,只求赚取政治本钱,而非切实考虑如何推动社会改革。

知名学者沈旭晖10月28日于报刊撰文“论持久战”,呼吁“真香港人”要“抗争到底”。姑勿论“真香港人”所流露的傲慢与偏见,继续沉浸于陆港对立是耶非耶,实在值得大家深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南希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