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抓人法院放人 香港团体向法官“出手”了

+

A

-
2019-11-06 03:57:27

香港反修例示威延烧近5个月,暴力严重蚕食香港法治根基。但“警察抓人,法院放人”的情况不断发生,近日,香港民间团体发起“法庭监察”行动,表示将对香港法官和裁判官进行监察,对于不合理的判决将坚决提出质疑。

香港民间团体发起“法庭监察”行动。(多维新闻)

据香港《文汇报》11月5日报道,香港警方承受着巨大压力在暴力前线维护香港社会的治安,但令人遗憾的是,司法公义不彰的现象却不断发生。

从反修例示威开始至今,香港警方逮捕了2,700多名激进示威者,然而这些激进示威者不仅绝大多数获得保释,被判囚者也寥寥无几,一些激进示威者获保释后又重回示威前线。

报道称,正因为司法公义不彰,激进示威者才会如此肆无忌惮。民间发起的“法庭监察”行动可谓正当其时,“香港的法官与裁判官,是时候接受市民的合理监察了。”

发起“法庭监察”的民间团体表示,香港法庭对不同冲突案件的裁决,往往令市民感觉涉嫌双重标准。

民间团体指出,早前在沙田新城市广场侮辱中国国旗的激进示威者,仅被法院轻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而一名来自内地的男子只因在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大门喷字,就被指控刑事毁坏罪,且不获保释速审速判,三天之内就被判监禁四周。

此外,“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包围警总,涉嫌干犯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裁判官不仅给予保释,更任由其离境到台湾地区、德国、美国唱衰香港。

香港法官在处理保释问题上也令人质疑,7月28日发生的上环暴乱中,有17人被控却均获保释,还被允许离境,结果有两名被告弃保潜逃,主审的主任裁判官事后才紧急追加不准离境的保释条件。

《文汇报》表示,就是因为违法的代价太轻,激进示威者才如此肆无忌惮,香港的乱局才难以平息。当此之际,引入“法庭监察”是维护司法公正的正当选择。

据悉,“法庭监察”至少应从三个方面入手:第一,要求公开案情,让香港市民了解案子的来龙去脉,有助于做出公正的裁决;第二,要求明确主审法官名字,有助于提升审判“透明度”;第三,要求明确轻判、重判的法律依据。

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在世界各地的刑事司法领域,“法庭监察”已成国际惯例,这种监督机制可以有效防止量刑不准、裁决不公的现象。香港有必要借鉴,增加香港司法系统公众参与度,筑牢香港的法治基础,用公正的司法判决还香港社会一个安宁。

香港反修例风波爆发5个多月仍未平息,激进示威者“上午被抓、下午保释”的怪现象,在香港乱局中不断上演,被认为凸显香港法律在应对暴乱方面存在明显的缺陷。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此前引述不同法律专家对此现象进行解读。

报道引述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表示,香港实施的是英美的普通法系,这一法系的刑事诉讼制度偏向强调保障个人的权利与自由,比如英国1791年通过的“人身保护令”制度就是这样一种体现,而保释较为宽松也是这一倾向的表现。

中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则表示,香港法官受到的是英国式的普通法训练,且经过“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考核、推荐、遴选,由特首进行任命。

田飞龙认为:“香港法官普遍秉持与西方一致的法治理念以及关于自由和权利的价值观,因此在涉及香港社会比较重要的社会运动的案件中,法官通常会表现出对抗争者权利的偏袒。”他举例说,在此前的非法“占中”和最近的“反修例”风波中,这种偏袒都表现得十分明显。

根据《基本法》规定,终审法院和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必须是中国公民,其他法官和司法人员则可根据需要,从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聘用。由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独立,终审法院是香港最高级别的审判机构。所有上诉到终审法院的案件,必须由5名法官出席审判,即首席大法官(或受其委托的法官)、3名常任法官和一名非常任法官。

根据香港终审法院官方网站公布的信息,目前的首席大法官是马道立,3位常任法官中有一位外籍法官,近20位非常任法官中仅有陈兆恺与邓国祯两位中国法官。有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外籍法官在终审法院占据大量席位已成惯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南希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