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2047年后 还是“一国两制”吗

+

A

-
2019-11-07 02:51:16

为期四天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在北京结束后,一份会议公报列出了中共想要“坚持与完善”的十三项重要制度——这之中,就包括了“一国两制”制度体系。

到了2047年,香港该怎么办?关于这一点,中共四中全会其实给了一个答案。(新华社)

在这份几千字的公报中,直接与香港相关的只有这一段,但当中,传递了不少对香港未来至关紧要的讯息。尤其是当香港社会不少人正在为“一国两制”何去何从,感到忐忑不安之际,北京方面表明,不会放弃这项“伟大创举”,至此打破了香港坊间对于“2047”的迷思。

当初设立“一国两制”与起草香港《基本法》之时,陆港关系尚有很多未清晰的地方,不少人都难以想象,“一国两制”将来到底要如何实行,因而感到彷徨无助。

那时候,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便提出了“五十年不变”。某种程度上,“五十年”是向当时大部分港人保证,至少令他们的生活方式在他们有生之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不会有所改变。

不过,当年安抚人心的概念,在香港主权回归二十二年后的今天,对将来还有很长一段路的年轻一代而言,却由安抚变成了不安。

毋庸讳言,这种不安源自陆港两地价值观的差异,官方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也的确忽视了这种差异造成的隔阂。

随着2047年渐渐临近,有一些人开始想象,北京届时可能会收回“一国两制”。对如今20岁出头的年轻一代香港人而言,2047年到来时,他们是50岁左右的中年,假如香港社会制度届时发生剧变,对他们的影响最大。

“2047”的讨论,近年在香港甚嚣尘上,这反映了一代香港人心理的焦虑。

不过,如果正确理解“一国两制”和北京治港政策,不难发现,其实这种担心只是“自己吓自己”的成分居多。从来没有人断言,“五十年”是条死线,所谓“五十年不变”,也不代表过了五十年后,就一定会变。

当然,要消除焦虑,既需要港人自身调整心态,积极而全面地认识“一国两制”,也需要北京给出一些明确的“说法”。

而当下的中共四中全会公报,无疑为此再打下了一支强心针。

这份公报指出:“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党领导人民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一项重要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伟大创举。”

单从这段描述,已可清晰看出,“一国两制”是中国的一项长期国策。试想,既然这是一项“重要制度”和“伟大创举”,怎么会到了2047年就戛然而止?

作为一套制度体系,“坚持和完善”的目的,不就是使其持续有效运作,行稳致远吗?

更何况,“一国两制”还承载着推进台海两岸统一的使命。北京如今不单将“一国两制”,视为治理香港与澳门的制度依归,也视之为解决台湾问题的关键。

2019年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度提出了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表明制度不同不是统一的障碍,也不是分裂的借口。

可以预见,“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内涵,可能与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不会完全一样,但如果将来成事,也是需要长期实践的。如果届时收回对香港的“一国两制”,于逻辑与现实上,也是说不通的。

不可否认,要消除弥漫于香港社会的“2047”忧思,并不容易,北京与港人都需要付诸更多努力。

就香港自身而言,应该问的不是:北京会否收回“一国两制”?而是:如何顺利令“一国两制”跨过2047年。

当下,香港社会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动荡,这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了“一国两制”在运行中,也的确存在着一些实践及理解上的问题。

中共四中全会提出要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言下之下,就是要透过一系列制度化举措,使“一国两制”未来更有效运行下去。

明确的制度设计,肯定有助于消除迷思,香港社会与其抱着杞人忧天的消极心态应对,何不积极参与这个过程,争取未来有更多的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