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蜗居香港的年轻人 无法逃离也不愿逃离[图集]

2018-10-26 04:11

编辑:崔媛媛

在香港这个全亚洲乃至世界人均居住面积最小的城市,年轻人蜗居斗室,将逼仄的房间尽力打造成一个安乐窝。然而在高额房价的香港,这一切并不容易。图为刚毕业就进入城市当代舞蹈团工作的男生邱杰瑞,邱杰瑞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因家在中国内地,上班第二天舞团就为他安排了宿舍,租金远低于一般水平,40平方米的房屋2人居住,每月3,500港币(约合446.39美元)。(图源:VCG)

较为宽敞的住所让邱杰瑞有空间继续自己的爱好,每到下班便练习吹奏箫、圆号和牧童笛,有时也写书法和做手工。(图源:VCG)

邱杰瑞的桌子上摆放着插花来装饰屋子,可谓将自己的房子用到了极致。(图源:VCG)

林小薇与母亲在香港同住不到7平方米的出租房,每月3,000港币(约合382.62美元),生活空间相对狭窄,人打开门后只能侧身往里走两步。(图源:VCG)

一张由社福机构特制的L形双层床霸占了大部分空间,两张床错开的位置被用作衣柜和书柜。(图源:VCG)

小薇爱读书,但怕晚上看书会打扰母亲,她一般要跑到楼下快餐店或坐在马桶上看书。与文化水平较低的父母不同,小薇靠着贷款完成大学,但除了一毕业就背上20万元(约合28733.57美元)债务,这一纸文凭暂未帮她打开向上流动的通路,想脱离“㓥房”的惟一途径,只有排队等公屋。(图源:VCG)

大学刚毕业的李志与同学蜗居在10平方米的单间里,租金为每月3,250港币(约合414.50美元)。(图源:VCG)

李志来自中国云南昆明,从小在宽敞环境中成长的他对香港的拥挤显然无法适应。于是每到长假开始,他都第一时间回家,直到假期尾声连父母都不耐烦时,他才拖拖拉拉回港,飞机降落香港机场,厌倦感袭来。但他不能放弃,和大部分蜷缩在狭窄房间里的“港漂”一样,坚持意味着胜利。(图源:VCG)

一张上下铺之外留给两个大男孩活动的空间不多,书架悬在洗衣机上方,游戏机则取代锅碗瓢盆置于油烟机之下,几双袜子晾在书架上。(图源:VCG)

黄振强与妻子租住在中国香港锦田一栋丁屋(小型屋宇)里,两层面积共65平方米,租金为每月7,000港币(约合892.78美元),与村里其他房子截然不同的外形宣示这是一个外来者的据点。(图源:VCG)

房子承载了四种职能:居住、办工作坊、工作室以及作品的展示。为了争取更多空间创作,黄振强绞尽脑汁,如家里数个大小不一的木箱,能坐、能睡,还能收纳,他的作品大都可拆开,方便运输和存放,他认为很多人说香港没有空间搞创作只是个借口,却也承认这里的拥挤对自己作品影响颇大。(图源:VCG)

“有个朋友让我帮忙拍MV,但我的房间太小,只能拍到半身。”黄振强无奈地笑了。(图源:VCG)

黄振强窄小的屋子里堆满了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图源:VCG)

生活用品拥挤地排列在黄振强的出租屋里。(图源:VCG)

Jovy和室友的租金为每月5,800港币(约合739.73美元),Jovy的自住面积约为4平方米,公共空间约24平方米。(图源:VCG)

Jovy和室友对生活的要求并未因为居住空间太小而降低,反而花尽心思让这个地方成为下班后可供放松的场所,一张格外有仪式感的小茶台占据客厅正中间,古董唱片机在冰箱上面,用来播放Jovy心爱的Pink Floyd乐队的歌曲。(图源:VCG)

Jovy为了让楼层显得更高,直接将床垫铺在地上,一盏可发出迷幻彩光的射灯放于床边,随时把卧室变成舞池。(图源:VCG)

屋如其人,Jovy爱玩,特别是香港高质量的音乐演出、酒吧,她对未来并没有很长远的规划,让她想留在香港的原因之一,是“未玩够”。(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8
18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