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中國的南海對策需要第三方案

2016-07-22 05:42:44

編者按:近期,南海仲裁案在中國國內激起了強烈的討論,很多人攻擊仲裁庭的公正性,包括仲裁員的挑選及其背景。評論員丁咚認為在南海問題上需要新思維,解決南海問題需要第三方案,在現有的中國主張和仲裁結果之外。多維轉載,供讀者參考,不代表本網站觀點。

南海仲裁案后,美國人的身影頻繁穿梭在亞太舞台上,而日本人也在利用一切機會向人們表示,仲裁案是嚴肅的,中國必须接受仲裁案裁決。而中國也反复聲明,不接受仲裁案結果。他們的行動表明,以仲裁案為起點,以建構亞太新秩序為核心,新一輪戰略和外交博弈正在全面展開。

有关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的兩篇新報道可能會讓中國領導人感到吃驚。其中一則是由美國國會議員在自己的推特上公布的,在此之前他剛剛在馬尼拉會見了杜特爾特。据他說,杜特爾特保證會堅持仲裁結果,沒有與中國就島嶼爭端進行談判的計划。



這一說辭,跟此前的公開表態大相徑庭。他曾說過,不會跟美國一起搞南海航行自由,解決南海問題就要跟中國進行雙邊對話和談判,他不會因為南海問題跟中國開戰,他甚至在公開場合敦請前總統拉莫斯作為特使訪問北京,開啟對話。

兩個根本迥異的觀點卻統一在杜特爾特身上。《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道暗含了杜特爾特轉變的原因。它提到7月12日的一個場景讓杜特爾特嘗到了魯莽的中國的滋味。

当天菲律賓政府要出台一份針對南海仲裁案裁決結果的聲明,但一位部長打斷了他的話,并說前一晚他和中國大使共進了晚餐,接下來的話更令他百感交集。這位部長說北京希望在仲裁案結束后,菲律賓的聲明中可以說什么話,不能說什么話。

這讓他感到被戲弄和侮辱了。因為就在同一天,他親自會見了這名大使,并当面作出了保證。他的意思說,我要怎么說是一回事,但你要我怎么說就怎么說,是另一回事,而且私下會見部長說明,你們不相信我杜特爾特。

這也許可以解釋杜特爾特觀點變化的部分原因。另一方面,他的“大嘴”風格舉世聞名,在對華姿態上時常有些相反或相左的論調。這些其實都不重要。跟美國選舉一樣,選舉中的總統候選人发表何种觀點,往往不能作為其在当選總統后實行何种政策的依据,特别是在對華关系上。

真正重要的是,当他坐上總統的位置后,作為一個民意代表,如何更好地維護和實現菲律賓的國家利益。換言之,國家利益是指導菲律賓總統如何作為的根本指南,而不是任何其他的東西,比如親華情結。

這在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身上就能看出來。跟杜特爾特一樣,阿基諾身上也有華人血統。選舉之時和執政之初的對華表態也是很友好的,但在2012年黃岩島之爭后對華政策開始變得強硬,并逐漸全面展開與美國的合作,堅持向國際仲裁法院訴南海仲裁案。阿基諾從中國對黃岩島政策轉變上領悟了作為一個總統,如何做,才能有效地維護其國家利益。

杜特爾特正在并將持續地認識到阿基諾曾經遇到過的同樣的問題。如果中國不改變策略,將會重蹈與阿基諾交往的覆轍,再次嘗到兩國关系陷入僵局和地區走向全面對抗的味道。這只是問題的一方面。即令杜特爾特想獨立自主地決定外交政策,但菲律賓現有的與有关國家的同盟條約也將制約其作出選擇。即將進行的克里和奧巴馬的訪問將提醒他這一點,日本政府已經迫不及待地向他進行了暗示。

也許菲律賓外長的話能夠反映当前的現狀。亞賽以忠實執行杜特爾特的外交思想并展現出親華姿態而著稱。但他最近在一個場合說,由于中國拒絕接受仲裁并為雙邊談判預設前提,因此兩國不可能在近期就南海主權爭端直接展開對話。而就在上周,杜特爾特表示,將派遣拉莫斯作為特使訪問中國開啟對話。

(小枝 綜編)

相关閱讀
  • 俄媒:東風21D是美絕對的噩夢

    南海局勢近來因為仲裁案揭曉而急劇升溫,中美在南海的博弈也白熱化,南海的戰爭是否真的不可避免?中美各自又做了哪些准備呢?

  • 中國外事:薩德入韓或將胎死腹中

    7月29日中國外事关鍵詞:王毅出席中非論坛、孫建國會見柬埔寨防長、中國軍報告誡美韓、薩德入韓、杭州G20智庫會、南海仲裁、杜爾特爾、阿基諾等。

  • 美國南海顯露敗象 仲裁案反成絆腳石

    菲律賓針對中國提起南海仲裁案,被公認為是美國的在背地里的“陰謀”。仲裁案結果出爐也對中國做出了不利判決,然而,美國在南海卻顯露了戰略敗象。

  • 日學者:仲裁改變釣島性質 日本大敗

    日本在南海仲裁案之前暗暗支持菲律賓,之后又率先掀起輿論要求中國遵守判定結果。然而,近日日本學者卻指出,仲裁改變了釣島性質,失敗的是日本。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