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訂制“一地兩檢”宜粗還是宜細?

王聖辰撰寫2017-07-27 22:04:42

香港政府早前公布的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一地兩檢”方案,由于將在香港境內設立“內地口岸區”執行中國大陸法律,因此引起了對該方案是否會與這座城市法律自治產生冲突的廣泛爭論。


香港官方早前已公布了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的具體方案(圖源:新華社)

部分從政的香港意見人士對“一地兩檢”感到擔憂,并認為該方案不符合《基本法》的條文要求,甚至形容這一將鐵路總站的部分地方租賃予內地,并允許內地執法人員在那里行使包含刑事管轄在內的執法權的方案,猶如在香港境內“割地”。

民主黨議員林卓廷就擔憂,未來划設內地口岸區之后,香港市民在屬于內地的高鐵車廂內使用Facebook傳播被內地視為敏感相关的訊息,便有可能觸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內地執法人員逮捕。

一些學者亦從法律視角鑽研該方案中的違規之處。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講師張達明認為,“一地兩檢”的法律安排存有邏輯問題,香港法院的司法管轄區通常只能夠在香港境內去執行,但鐵路站內的“內地口岸區”使用大陸法律,在特定的民事及商業法律中,香港法院仍有司法管豁權——這樣可視為顛覆了香港的司法管轄權。

反觀立場一貫追隨北京的建制派觀點,對于如此細具的探究卻不以為然。民建聯議員周浩鼎表示,泛民主派對“一地兩檢”的憂慮已經夸大。他認為一切都按照《基本法》去執行,讓高鐵发揮它最高效能,僅此而已,不應該過于被政治化。在討論具體執法細節時,周浩鼎說:“無論是在哪個地方,都應該尊重那個地方的法律,大家守法就好”。

由此,透過“一地兩檢”衍生來的紛繁問題,背后折射出了中西思維的在具象問題上的冲突。非建制派秉承了英式的法治思維,善于也執著于追問細節。從內地執法人員派遣至車站后的可活動空間,到內地孕婦在列車內生的嬰兒算不算香港人……每一項爭議背后,無不是希望在法律層面上能夠追索細節,防患未然。

再看建制派對待“一地兩檢”的整體觀點,或者說他們代表的北京立場,呈現的則是另一种有著些許“不拘小節”的主張和姿態。他們不會極致、過度地追求細致至極的責權划分,而更願意透過陸港雙方以和諧共促的討論或處理方式,為這個在法律上有些复雜、不好解決的例外項目賦予屬于它的合法性,所以需要雙方都不必錙銖必究——因為有了接通內地的高鐵,總歸是對香港更好。

非建制派和建制派,喜歡細節和不喜歡細節……其實更可以說是西方法治思維模式和中國文化處事方式,在遇到“一地兩檢”時的一次碰撞。西方思維講求契約和協議,最為重視細節功夫,不愛講口號、談藍圖、話理念——沒有錯;中式文化避諱較真,不喜歡追索細節,認為這會破壞事物間內在的動態平衡,境界低端,所以中國的語言不受細節束縛,中國人在行為模式和處事方式上,亦受此文明熏染有著相對的靈活性——也沒有錯。只是,這种由文化理念帶出來的態度分歧,在設置一項关乎重疊執法的法律規章時,遇到了互不理解。


“一地兩檢”問題的背后,折射出了陸港所代表的中西思維的在具象問題上的冲突(圖源:Reuters)

(王聖辰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