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稳定之序与维稳之乱

作者:木然|来源:文摘|日期:2012-07-03 06:22:19

国权力者没有选择法治,而是选择了人治。人治本身就是维护专制者的统治和利益,维稳在失去稳定价值观内在约束的情况下,不断出现了以暴易暴的困局和乱局。因维稳而乱,由乱而强化维稳,由强化维稳而引发暴力,而强化暴力而引发社会动荡、社会骚乱、政治崩盘。维稳最终导致了维稳的反面,最后达到社会不可治理、不可收拾状态。

古今中外,除了那些野心家、阴谋家、专制暴君、独裁者等别有用心之外,一个正常理性之人不会希望生活在动荡之中。霍布斯把自然状态描绘成人与人之间的战争状态,论证的目的也是希望建立国家维持秩序,给人们提供安全稳定保障,霍布斯认为,就是专制也需要稳定安全秩序,避免人类之间相互残杀。

稳定是人类的基本价值观。稳定成为人们价值体系一部分,人们对于稳定的信念与忠诚是政治文明的一部分。从一定意义上说,西方政治文明的历史,是稳定成为政治习惯,成为政治生活方式,成为政治信仰的历史,西方的稳定与宪政民主二者密不可分。稳定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超稳定系统、超稳定结构、求稳怕乱都是国人政治文化的真实写照,中国的稳定与专制密不可分,因稳定而求专制,求专制而致不稳。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并没有使国人寻求体制上的突破,反而产生了稳定的焦渴症。即便如此,稳定的价值观也已经深入人心。

价值观的稳定是终级稳定,秩序的稳定是现实稳定。秩序的稳定首先是宪法与法律的秩序确立。邓小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提倡民主时,就提出要使民主制度化、法制化,要处理好人治与法治的关系,要逐渐告别人治、老人政治,要搞法治,搞法治靠得住些,要依法治国,保障国家的长治久安,实际上就是要强调秩序上的稳定。只是毛泽东时期的战争文化、阶级斗争文化、党文化、传统的人治思维在邓小平身上习惯性发酵,使邓小平在政治上终于回归人治。

稳定是动态稳定,是不同阶级、阶层、利益集团的正和博弈,是底层向顶层的正向流动,是不同价值观的互相激荡、交流、交锋、共存共荣。稳定不是阶级、阶层的自我封闭和相互关闭,不是死水一潭,不是鸦雀无声,不是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统一步伐、统一意志。稳定具有促进经济发展、政治进步、社会和谐之功能。稳定是共识,没有稳定,什么事都做不成。

在稳定价值、稳定秩序目标确立之后,选择稳定的手段就极为重要,手段选择得好,手段之稳与目的之稳具有一致性和同一性,社会即可长治久安。手段选择不好,稳定就会走向动荡,维稳就会成为动荡的导火索,社会就会陷入乱局而难以自拔。换句话说,稳定之善需要手段之善,稳定之善决定维稳手段的选择。不能为了维护稳定不择手段,不能为了维稳乱用手段。但是现实逻辑决定着维稳逻辑,甚至为了维稳,稳定的价值可以舍弃,维护稳定变成了维护既得利益,维护现时短暂的统治。实用主义维稳、功利主义维稳、机会主义维稳成为当权者首选的手段。只要维护稳定,什么手段见效快就采用什么手段,什么手段省事就采用什么手段。战略维稳、法治护稳徒具形式。

改革开放以来,权力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一直是不稳定的制造者和主导者。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权力维稳不受稳定价值的规范约束,稳定的价值观被维稳手段所绑架。二是权力维稳却不断地破坏稳定的秩序,超越宪法和法律,依法治国变成以党治国,党的权力不受限制和约束,党成了世俗权力与精神权力的双重绝对权力代表。三是把稳定看成是死水一潭的稳定。

正是这种不受制约的权力制造了社会两大对立阶级,这两大阶级互相对立、互相敌视、互相不信任。

首页上一页 1 |2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本版所刊文章中的立场、观点、资料等,均由作者自负文责,与多维新闻网无涉。多维新闻网对文章内容所引致的任何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