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十八大能否吹响改革集结号?

作者:蔡慎坤|来源:投稿|日期:2012-10-16 03:03:24

10月16日出版的今年第20期《求是》杂志发表署名秋石的文章:《奋力把改革开放推向前进》文章强调,改革开放功绩不容否定,倒退无出路。

10月10日和10月11日,《人民日报》在诺贝尔文学奖的喧嚣声中,连续发表了两篇关于深化中国改革的重要评论,可惜这两篇文章被莫言获诺奖的喜庆所冲淡,似乎没有多少人再去关注中国的改革,特别是涉及全民和子孙后代的政治改革。但有识之士都深有同感,中国政治改革已经刻不容缓,否则中国将陷入巨大的社会动荡或灾难之中。

《人民日报》评论文章尖锐指出:中国改革最关键的共识是,要创造让人说真话的环境氛围、要提供足够的供大众表达思想的平台、要鼓励争论,支持争论。至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迟迟未上路?有人认为缘于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文章认为仅此不足以解释现存的矛盾和问题,因为不改革死路一条,那时既得利益将丧失殆尽,故即使为了保护既得利益集团也不会拒绝改革。也有人认为缘于执政党出现精神懈怠,缺少必要的勇气和改革热情,不敢触及民主政治,担心政治民主最终与权力集中的领导体制相冲突,危及执政权。

公方彬坦言“没有科学理论作指导,就不能保证正确的改革路径”。“迟迟未政改是因理论准备不足,非惧怕民主”。文章触及到了中国改革的一些焦点问题和敏感问题,但他并没有给执政者抑或全国人民提出更好的改革思路和改革方向。类似这样力主改革的豪言壮语,我们在过去的22年已经听得够多了,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却已渐行渐远。

特别是政治改革的话题在中国都被视为敏感话题,政治改革本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关乎子孙后代的福祉,也是涉及全民的政治议题。中国的政治改革为什么在22年前突然停滞?政治改革的阻力究竟在哪里?对于执政者乃至领导人而言,现在政治改革的阻力和困难已经远远大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强大的利益集团已经把持了中国的改革路径,维护现状继续掠夺敛财成为利益集团自身的基本共识。
然而,中国改革的道路历来都是荆棘满布,改革的过程从来不会一帆风顺。
  
三十年多前中国改革开放,并不是在社会主义事业蒸蒸日上时执政者自发的,而是全民在走投无路时,在长达数十年的文革劫乱之后,才出现了自下而上的改革呼求,才导致中国痛苦的裂变,才启动了一轮经济改革。如果那时候依然唱着“甜蜜的生活比蜜甜”,如果那时候依然还陶醉在拯救全人类的狂热中,无论是民间抑或是执政者,都不会轻易去推动一场涉及全民的改革。

再往前看,戊戌变法,也是中国近代史上一场伟大的改革运动,虽然没有成功,但对于中国后来的巨大变革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戊戌变法同样出现在一个朝代最黑暗,最腐败的时候,许多仁人志士勇敢的站出来,欲挽狂澜之既倒,欲救民族之大义!历史的经验一再告诉我们,尽管变法的努力被清王朝顽固势力所阻挡所扼杀,但很快这个黑暗腐败的政权也就轰然崩溃了。
  
叶剑英华国锋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用武力手段抓捕了当年的政治精英“四人帮”,无疑也是顺应了历史的潮流和人民的呼声。是叶剑英、华国锋力排众议,让邓小平等一大批受迫害的政治老人又重新回到中国的政治舞台,特别是年富力强思想开明的胡耀邦,为数以千万蒙冤受屈的人民平反昭雪,从而凝聚了当年全民的改革共识。以万里、赵紫阳在安徽、四川主导的农业改革使中国人民解决了粮食匮乏的问题,从而为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如果说邓小平是当年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胡耀邦、赵紫阳等一代领导人就是改革开放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忠实的执行者。
  
当中国从物资极度匮乏、思想极其禁锢愚昧的历史深渊中出发,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在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物质繁荣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和认同感。也正是因为这种全民共赢的的改革,得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和拥护,也成为凝聚社会共识不可替代的民族愿景。那个时代的改革是属于全民的改革,积聚了全民的力量也汲取了全民的精华。
  
然而八十年代末期之后,中国的改革戛然停止,抑或脱离了原来的运行轨道。表面上看,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但这个国家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利益集团所垄断、被绑架,连改革依赖的路径也被利益集团所把持或控制。改革彻底背弃了初始的全民契约,变成了一种不受监督、不受制约、不需要全民共识的官僚利益集团和垄断利益集团双赢的格局。这个社会也处处呈现出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绝大多数人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

当人民被当作包袱而不是财富被抛弃的时候,社会稳定的基础自然越来越脆弱。于是,一种关于改革、增长、稳定的恶性循环就开始了:越是不稳定,就越要推动GDP高速增长;越要推动经济高速增长,就越要推动符合利益集团的改革举措;而越是推动这种所谓改革,就越是造成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和尖锐的社会矛盾。

高速的经济增长固然可以为蜕变了的改革涂脂抹粉,却很难说服那些在改革中被剥夺了基本利益或遭到无情抛弃的广大弱势群体。这个社会一天天在腐烂在溃败,整体性的、制度性的贪腐侵蚀着社会的每一根毛细血管,让每一个具备正常思维和良知尚存的人都感到无能为力。绝大多数中国人,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感到无奈无助和茫然,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挫伤了整个民族乃至每一位公民!

于是,我们看到自上而下,每一级官员都在喊改革,貌似我们可以再次经历一个万象更新的改革之春,其实这只是利益集团空喊口号,与真正的改革完全背离。对于利益集团而言,他们口里的改革,实际上是维稳与和谐。维稳与和谐就是保持现状,保持利益集团继续掠夺敛财的格局。真正的改革就是彻底改变现状,也意味着全民都要付出代价!如果每一个社会阶层都不愿付出代价,都希望在这座摇摇欲坠的房子里继续莺歌燕舞,这座房子总有一天无法遮风蔽雨,直至彻底倒塌。

在这个物欲横流腐败泛滥权贵疯狂的时代,中国不仅需要敢于担当的政治人物扛起改革的大旗,更需要重新凝聚全民的改革共识。然而可悲的是,当前中国几乎所有的利益分配格局都已完成,内部推动政治改革的动力早已丧失殆尽。对于强大的利益集团特别是能够影响中国改革的政治人物来说,主动发起政治改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至少在表面上是看不出来了。

面对利益集团对弱势群体的掠夺,面对官场普遍的腐败,面对日趋严峻的贫富差距,面对社会不公、司法不公造成的人心向背道德滑坡,面对分配制度不公造成的富人与穷人,官员与平民的对立,造成的城市与农村,沿海与内地,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的巨大反差!面对社会正义得不到伸张、腐败得不到惩处、民间疾苦得不到关怀,面对从上到下的投机作恶、掺杂使假、坑蒙拐骗、权钱交易、勾心斗角、恃强凌弱、唯利是图、尔虞我诈以及意识形态领域充斥的谎言、欺骗和盲目的歌功颂德,改革又显然已经到了无可推诿的关键时刻。
 
今天,无论是欧洲、北美,还是阿拉伯国家乃至非洲亚洲等发展中国家,都在回应人民对改革的诉求。即使共产主义国家,包括越南、古巴甚至朝鲜都在寻求改革的出路,无论是西方成熟民主国家,还是民主政治转型的发展中国家以及其他不同政体的国家,都在寻找改革的路径或方向。因而中国的政治改革并不孤立,也不容拖延停滞或回避。
  
拖延停滞或回避改革甚至反对改革,显然已不适应日益变化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尖锐的社会矛盾只会导致激进的变革甚至是暴力革命。防止暴力革命的唯一途径就是政治改革,特别是在暴力革命远未到来之前实施有效的改革,暴力革命的进程就可以终止。暴力革命不会给中国带来美好的明天,暴力革命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暴力革命是推倒重来,往往导致一种同归于尽的悲惨结局,牺牲最多的仍然是社会大多数,尤其是中下社会阶层。
  
主动改革和被动改革对统治者来说,是一个痛苦的抉择。从历史来看,当革命即将爆发之际,统治者往往都会顺应的改革的诉求,可惜的是,改革的时机已过。当光绪皇帝要改革的时候,慈禧太后等保守势力杀了改革者,废了皇帝。但后来,慈禧太后迫于形势,为了生存,真的想改革了,并且改革的幅度和力度,甚至比当初光绪皇帝设想的还要大。不过,大势已去,革命已经成为一股潮流,任何改革都已经难以挽回崩溃的命运。

今天中国的现实和满清晚期有许多相似之处,当时中国的经济总量也是位列世界第二,却仍然未能阻止外敌的入侵和革命的爆发。1906年9月1日,清政府宣布“预备仿行立宪”,但在1911年5月组成的满清内阁中,皇亲国戚占据了绝对多数,导致一部分原本支持清政府改革的立宪派转而与清廷对立,并在武昌起义爆发后纷纷投向革命阵营。

中国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因为统治者的残暴专制掠夺导致一次又一次的暴力革命,中国自夏代大禹王朝至清宣统退位,史家公认的“五大盛世”加起来不过300年,而见诸史料记载的战乱就有3800余次,死伤最惨烈时几乎导致人种的灭亡。历史的教训一再提醒我们,中国社会的和谐稳定安全,取决于良好的政治制度。如果中国的改革只是为了维护利益集团的掠夺敛财格局,大多数人民享受不到改革的成果,中国即使没有任何外敌入侵,也将会陷入巨大的社会动荡或灾难之中,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更多相关热点话题请见:

不复古不西化,中国探索新政治观

中国正在发生静悄悄的革命

十八大后习李新时代 中国政改将何去何从?



免责声明:本版所刊文章中的立场、观点、资料等,均由作者自负文责,与多维新闻网无涉。多维新闻网对文章内容所引致的任何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