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马年打虎”的三大考验

文摘:碧翰烽 2014-02-19 21:15:05

继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落马之后,又有一名副部级官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落马。在半天之内,接连两名副部级高官落马。同时,此两名官员也是农历马年“中招”的第一名和第二名“老虎”。中纪委马年反腐提速,呈现“马上反腐”和“马上下马”的新态势。

就在外界揣测中共打虎可能降温的时候,仅仅半天之内,就有两名“老虎”落马,而且意味深长。既有与去年打虎的可能性牵连,如冀文林;也有新省市打虎的突破,比如祝作利是十八大后陕西省第一个落马的“老虎”。这一方面表明了中央进一步推进反腐败的决心与信心,表明了坚持“打虎拍蝇”的坚定意志,切实做到有案必查、有腐必惩;另一方面也深刻表明,未来的反腐败斗争将更具考验,更具挑战!

第一,未来反腐败斗争将更加涉入“深水区”,斗争愈发复杂,尤其是步步剑指“更大老虎”的时候。贪腐集团的阻挠与对抗将会更加激烈,尤其是过去可能还在观望的贪官将会动用各种手段,来对抗和施压反腐。仅从冀文林的人生经历来看,其与打虎元年落马的两拨人马都有交集,一是李春城、李崇禧、郭永祥为代表的四川省落马高官,二是蒋洁敏、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为代表的石油帮。其中郭永祥与冀文林关系密切,渊源颇深,两人同为国土资源部调到四川任职人员,从时间和职务来看,1998年到2003年,冀在郭之下工作多年。

这样的一种交集关系,显示其落马可能源于先前“打虎”战役的“深挖”成果,应该不是孤立的落马而已。如果真是如此,也就说明一些贪腐集团正在逐一被攻破,正在步步紧逼贪腐集团的核心,即更大的“老虎”。而这样盘根错节的关系和集团网,显然也拥有一定的力量,势必会对反腐施加阻力,能不能取得完胜与突破,当然是对纪委的一大考验。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也不能忽视,从全国三十多个省市和当前的腐败形势来分析,即使是去年打掉的18只老虎,覆盖面也不是很广,只涉及到几个省市区。如果按照今年中央巡视组增加巡视的情况,以及各省反腐败力度的加大,打虎的面将会扩大,这样的挑战与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作为反腐败的主力军,纪检监察、政法等部门同样面临着自我肃贪的重任。正人先正己,打铁先要自身硬。如果还没有高举反腐败之剑,自己的队伍却已倒下,这样不仅导致打虎会大打折扣,而且反腐败的公信力和权威也会受到影响。也正因为如此,今年春节刚过,中纪委、中央政法委就自揭家丑,向社会公开本系统的违法违纪典型案例,显示了其自我净化的决心与信心,表明了从自身抓起的鲜明态度。

但是也不能忽视的是,过去一些年来累积的严重腐败现象,在纪检监察、政法部门身上同样十分顽固,而且还具备其他贪官没有的反侦查能力。今年东莞扫黄背后的政法腐败、沈阳检察长的落马,以及辽宁一反贪局长出入夜总会等等,说明反腐败面临的问题,除了外部,更有内部的严峻考验与挑战。

第三,打虎拍蝇逐步常态化之后的治本行动如何推进,人们对于打虎的兴奋可能产生转移,更加关注依法反腐、制度反腐的深层次问题。应该说,自从去年打掉18只老虎之后,人们对于中央反腐败的信心增强了。而且即使是今年的一个多月里,反腐部门一刻也没有闲着,打掉的省部级“老虎”有2 个,厅级贪官也有近32个,数目同样惊人,但人们的兴奋度恐怕已不能和去年相比较。这就说明,打虎已经逐步成为一种常态化,除非有更大的“老虎”被打掉。

但是,靠“打虎”的兴奋来增加反腐败信心,显然不能更加持久,必须要有更深层次的治本制度之推进,真正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从而在制度上让官员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也只有如此,才能真真切切的让老百姓感受到身边官员作风和廉洁方面的变化,而不是只享受着其它地方打虎带来的兴奋,从而才能坚定人们对反腐败的信心。而治本之路,就是深入的改革之路,就是权力革命之路、利益革命之路,其考验也是相当之大的。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