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案公布时机和习近平的底线

李直 投稿2014-02-21 22:01:27

中共当下的反腐节奏打碎了太多观察者的眼镜。

就在香港和海外媒体有关中共即将公布大老虎周永康案件的消息失准后,中共纪检部门又适时公布了周永康前秘书、现任海南省副省长被停职调查的消息。这一消息,像是一声发令枪,让已经深陷迷雾的媒体重又开始了中共究竟何时公布周永康案件的竞猜游戏。

如果说中共18大后开始的众多拍苍蝇打老虎的案件,其指向圆心都是周永康的话,那么,在周永康案件与公众之间实际上只剩下一张薄纸的情况下,现今进行的类似调查海南省副省长的举措,毫无疑问就是彻底剪除周永康在政治权力格局中的剩余势力的行动。显然,在现时,单为铲除周永康,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凭借其前秘书提供的更多口供。

周案→如何公布伸缩性大

但是,铲除周永康是一回事,而是否公布、如何公布周永康案件则是另外一回事。在薄熙来案件的处理中,中纪委查证了薄熙来和薄谷开来的许多事实,却只移送一小部分材料到司法机关,以供审判之用。而身为中共官场老手的薄熙来,自然由此摸到了中共的软肋及其底线,遂在法庭上推翻其在中纪委调查期间的供认,反把自己塑造成司法不公的受害者。

周永康案件面临著与薄熙来案件同样的问题。如果全部公开周永康案件的事实,那么,所谓反腐的负面效果要远大于正面效果;而如果有选择地只公开一部分事实,则周永康同样有可能在公开庭审中扮演一个受到冤屈的政治角色。这样的审判结果,将为未来的政治权力变化留下难以预测的伏笔,肯定为当权者所不喜。

因此,如何处理周永康案件,将视中共高层如何判断党内的政治形势和中国当前的社会形势而定。这也如同习近平在处理军中徐才厚案件一样,其伸缩性之大,远超人们想像。关键还在于,如此处理徐才厚,实际上更增加了习近平在军中的权力基础。

其实,中共治下的反腐败,不论是拍苍蝇还是打老虎抑或是打大老虎,都是政治权力斗争的一部分,也都是保持政权、保护政权的一部分。权力斗争是为了保政权,反腐败是权力斗争的一个手段。这一点,从对要求建立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许志永案件的判决结果就可明晰。

底线→争“舵把子”而不翻船

中共的历史,从某种角度言,是其内部为了争夺权力而进行殊死倾轧的历史。不过,六四以后,中共权力斗争的形态发生了变化。六四事件让中共高层意识到,绝不能因为“驾驶室内”争夺“舵把子”的斗争而翻船,以致所有人一同落水玩完。因之,不翻船,成了中共高层进行权力斗争限度的最大公约数。

至习近平,他仍然不会打破中共高层这个不成文的默契。因此,他说拍苍蝇也好,他发誓打老虎也罢,其边界的一侧是巩固个人权力,而另一侧则是有利于中共政权的整体稳固。从这个意义上讲,习近平所能做的,就是要用各种手段在巩固其个人权力和稳固中共政权之间达至某种平衡。而这种平衡其实正是决定如何处理周永康案件的根据所在。

如果周永康案件的处理结果,不仅没有引发人们对打大老虎的赞扬,反致引发人们对大老虎何以能在那么长的时间内健康成长等诸多疑问,那么,这就会从整体上损害中共政权。如此结果,在腐败普遍化的中共内部,不仅不会达到巩固习近平个人权力的目的,反而会削弱习近平的党内权力基础,为习近平树立更多的政治对手。而在保政权的前提下,中共政权的削弱,也必定是习近平个人权力的削弱。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