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俊山在“习式反腐”中打出原形

文摘:侠客岛 2014-03-31 23:20:55

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从石油系统、政法系统和或许即将开始的电力系统,到这次谷案升堂,没有一个不是“高度敏感”,但也没有一个不在“习式反腐”中打出原形。

昨天周一,娱乐圈某几个人的那点破事儿,赚足了眼球,一封致﹟周一见﹟的道歉信居然也能有两百万转发。但“周一见”的真正猛料,在下午6点才出现——新华社刊发了一条50来字的简讯:“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军事检察院于2014年3月31日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

目前落马军官中军阶最高者

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军衔,谷俊山已是建国以来进入公诉程序的军内涉贪最高级别官员之一。军中巨贪押解公堂。消息虽短,信息量大。加上新华社晚间刊发中央军委巡视组完成首次巡视的消息,透露在对北京、济南两大军区巡视过程中,发现一批重要问题线索。由此可见,从高度敏感的政法系统“肃清门户”,到更为敏感的军队系统反腐亮剑,雷霆手段的“习式反腐”,在“打虎”问题上根本不设禁区。

简单回顾谷案:2012年2月11日,总后人事调整,55岁的谷俊山不再担任副部长一职。自此,坊间有关谷俊山贪腐和生活作风的传闻不胫而走。《财新》等少数媒体,对谷俊山进行了长期追踪报道。金佛、将军府、大金船,甚至是“中国女星我都玩遍了”的传言……在官方未公布消息的时日里,这些媒体挖掘的猛料,都让围观群众瞠目结舌。

时至今日,谷案终于鸣鼓升堂,所有的猜测都有可能得到证实。有网友评价称,谷俊山案徐徐才公布,不厚道。但军队系统确实“高度敏感”,也因此显出高层审慎和负责的态度。

谷俊山案为何选择此时升堂?

在笔者看来,此次谷俊山案进入公诉程序,或有时间节点上的考虑。半个月前,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成立,习近平身上的“小组长”头衔又多了一个。小组工作启动,必然要直面军中腐败问题,谷俊山此时某种程度上成了“祭旗”之人,以此震慑军中腐败分子。此外,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已在全社会形成“不可逆”之势。从石油系统、政法系统和或许即将开始的电力系统,到这次谷案升堂,没有一个不是“高度敏感”,但也没有一个不在“习式反腐”中打出原形。刘少奇之子刘源上将就曾表示,“我就是不当这个官,也要把贪腐分子揪出来”。

军队贪腐多发基建系统

从普通的空军仪表员到军队巨贪,谷俊山的发家,在于其在基建系统的长期任职。维基百科资料显示,2001年7月,谷俊山调动至北京后,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07年6月,谷升任该部部长、全军房改办主任。09年,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任职期间,各级军人住房标准大幅提升,大规模军营建设展开,通过土地竞价转让的改革方式,转让土地累计获益300亿元。11年,谷晋升中将军衔。

土地、住房、基建,历来是贪腐的易发区和多发区。2006年,原海军司令部中将副司令员王守业,就因贪腐被判处死缓。值得注意的是,基建营房部部长是谷俊山和王守业都曾经担任过的职务。

去年6月,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习近平表示,要在中国军队中扫除不正之风。同月21日,《解放军报》刊文称,全军基本建设项目和房地产资源普查工作领导小组在京召开第一次会议,总后部长赵克石表示,此次普查的目的是“把建设行为和管理秩序纳入规范化和法制化轨道”。在普查后,全军将建立纪检营房基础数据库。此前,军内就已下令,不得转让军队房地产。

谷俊山案对军队的震慑作用强大

分析人士指出,谷案目前有两大关键点值得关注。首先是,谷俊山案的涉案金额到底有多少?此前军队贪腐涉案金额最大的即为王守业案,最终定案金额是“受贿1亿6千万元”。但在已经见诸报端的关于谷俊山的报道中,金船、金佛、“将军府”的豪华,都让人“合理预测”谷案或将成为建国以来军内涉贪金额最大的官员。

更为重要的是,就谷俊山案目前展示出的线索来看,很难让人相信,谷俊山就是这一贪腐利益链条上的输送末端。但显然,关于此案的细节,或许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得到更多信息。由于此次谷俊山案由军检移交军事法院审理,可以预计不会公开审理,也不是任何媒体都能到现场,可能仅会有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等有限几家央媒到场,外界或许将仅能从通稿的字里行间猜度更多信息。尽管如此,侠客岛依然认为,此举将不仅对军队内部产生强大的震慑作用,甚至可能对政坛和商界的反腐起到不可低估的推动作用。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