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念的“改革经”

文摘:杨恒均 2014-04-16 19:44:11

习总上任至今,虽没有像前任一样提出类似“三个代表”与“科学发展观”这样的指导理论,但提出了更加宏大却相当柔性的“中国梦”。“中国梦”有如一只巨大的筐,理想、梦想和幻想都可以往里面装。

当“中国梦”遭到一些人的误解时,当局并没有沉浸在梦里,而是给“中国梦”装上了两条腿:“改革”与“反腐”。 腐败如果持续下去,改革如果停滞不前,别说新一代领导人的权威无法树立,改革三十多年积攒起来的执政合法性恐怕也会逐步丧失。“改革”与“反腐”是当今中国执政合法性的主要来源。

始终有种种经济“崩溃论”的幽灵盘旋在中国大陆的上空,一些人认定只有经济“崩溃”,中国才会出现转型与政治变革,经济崩溃是当局面临的最大危机,我严重不认同这种看法。经济真“崩溃”,受害的是老百姓。而且,从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来看,经济崩溃只能制造出更久更多的独裁者。另外,我也部认为中国的经济就会崩溃,中国的经济有其特殊性,民众对“崩溃”的忍耐能力也无与伦比。最后,这届领导人大刀阔斧的市场经济改革,可能使中国经济再持续向好二十年也不出奇。

我认为,当今中国政治合法性所遭受的最严重挑战是腐败——严重到无以复加且无处不在的腐败。贫富差距拉大,社会不公,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家族手中,阶级或者阶层越来越分明,且底层困境被固化,终将挑战当局的执政合法性。所以,习总上来后一边改革、发展市场经济,一边忙不迭地反腐。

若腐败趋势得到扭转与遏制,无论是要求回到文革的左派还是要求实行西方民主的右派,以及不满现状的体制内竞争对手,还有草根维权者甚至海内外的“敌对势力”,都不可能是执政党的对手。执政党也可以赢得十到二十年的“顶层设计”的改革,最终很可能把中国带向一个中国特色的现代文明国家。

在政治改革、价值理念与文化建设上,习总的思路很明确:十八大再次推出代表人类普世价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局在二月份要求各级政府做好宣传推广工作。几乎在同一时间,习总借访问孔府的机会强调中国传统文化与思想, 同前任既不敢强调普世价值也有意回避“孔孟之道”形成鲜明对比。可惜,官方的舆论与理论工作没有跟进,更没有对普世价值与传统文化的关系做深入的探究与推广。

我早在以前的文章中就说过,自由、法治与民主等普世价值属于制度与价值理念层面,缺少了文化内涵,就沦为空壳,而世界各地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化(包括中国悠久的文化传统)如果不注入普世价值的新鲜血液,都将是半死不活的。因此,普世价值不能反,传统文化不能丢,把两者有机地融合到政治框架与社会治理上,是中国这类国家走出历史周期率,走出一条新路的唯一办法。

习总一手普世价值一手中国文化之时,在制度上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摸石头过河的改良之路。这一选择的理由来源于中国持续三十多年让世界瞩目的经济发展,以及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出现一系列治理与效率问题,且被经济危机弄得焦头烂额,再加上拷贝西方制度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第三世界国家(亚洲、美洲与中东等)遭遇更严重的水土不适与治理混乱的危机。三个方面的事实都让中国的执政党觉得自己独树一帜,有理由自信。

其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也是一只硕大无比的筐,今后“摸石头”到底能摸出什么内容,端视中国政治改革与社会变革的成败、执政者的知识结构与政治抱负、公民社会的发展与民众的觉醒程度而定。

在可见的未来里,习总的团队将会在三个领导小组的带动下,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主要目标,整治与改革的范围将会从政法系统、家族利益集团与国企、军队系统扩展到组织部门与宣传部门,地方诸侯与那些官商勾结的不法商人如果不收敛不收手,也将难以幸免。

相关阅读
  • 《华尔街日报》:中国反腐的真正目的

    人们普遍认为北京不断扩大的反腐战从很大程度上关乎政治斗争。但如果中共政权要想在习近平发起的又一场剧变中幸免于难的话。

  • 中美相互依赖又相互拖累

    相互拖累会带来危险的信号,如果不转型就会出现最糟糕的结果,那就是我们现在非常担心的贸易冲突,贸易冲突、贸易摩擦。这是一个恶梦。

  • 权斗反腐孰为真 西方管中窥豹看周案

    有西媒称,习近平和王岐山二人必须要设法适时将这次反腐进行收尾。可以说,这种给习近平反腐踩刹车的呼声目前在西方媒体中还是不多见的。

  • 穆岸:习近平反腐杀头,李克强财政割肉

    习李新政仍在做进一步的尝试,但是,这个期望却不是寄托在习近平反腐杀头,李克强经济割肉上,而是在促成中国早日形成一个健全平等的政治体制。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