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反腐鸣金收兵 萧墙干戈暂息

文摘:何清涟 2014-06-07 00:31:23

编者案:何清涟的这篇评论文章为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并不代表多维观点。

今年4、5月间,各种信息表明,北京围绕反腐的拉锯式斗争非常激烈,外界都知道习近平遇到的强大阻力来自几只超级大老虎。5月26日,中央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在中纪委官方网站在线访谈,释放了非常明确的信号:以大老虎为目标的反腐鸣金收兵,萧墙之内干戈暂时止息。

与权贵家族达成危险平衡

杨晓渡的讲话很长,但关键的话语就是以下这一段:“要加大案件查处力度,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

有人联系以前中纪委官员出面讨论的“特赦腐败论”,说这就是特赦腐败。这话只讲对了一半,即暂时不追查部分高官及其家族的腐败是真,杨所强调的“十八大后”是条划分赦免与否的时间线;没讲对的一半就是,这种赦免并未形成制度性的特赦,只是针对历届政治局常委这类高官。因为就在中纪委网站上,与杨晓渡讲话同日公布的还有一条消息,即湖南省政协前副主席阳宝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屈指算来,阳宝华是中共十八大后被查处的第28个省部级高官,已在三年前卸任,现在已经不在“重要岗位”上,但并未成为中纪委此轮特赦的受益者。

以上两条消息同期登载,想要表明的是:能够在赦免腐败一事上搭便车者,主要是中共历任“党与国家领导人”,例如常委一级的高官及其家属的腐败,只要当事人现在不在重要岗位上(比如已经退休者),就不再查处了。

中共宣称对腐败要持“零容忍”态度,但事实却是贪官级别越来越高、贪官人数越来越多,涉案金额越来越大。中共面对此局一筹莫展,1991年、1997年及2012年的党代会之前,曾三度传出有意效仿香港1970年代的做法,以特赦为前提条件,启动新的廉政制度,但都限于讨论,未见成行。最近杨晓渡以中纪委副书记身份提出反贪重点以十八大为界,乃是前一向中共高层在反腐恶斗之后暂时达成妥协,让那些深陷腐败丑闻的中共高层暂时松了一口气。近几年,中央军委、中纪委、全国人大、国务院等前领导人的家族财富不断曝光,习、王坚决反腐的姿态,导致权贵家族集体对抗二人,今年2月,甚至有著名“异议公知”批评中纪委破坏法制的文章问世,并在海外轰传,引导世界关注中国贪官的“人权”问题。

如何看待习近平的反腐?

习近平接掌的红色江山早就深陷腐败困境,被外界调侃地形容为“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但实际上,中共如果不反腐败也要面临亡党之局。我多年前曾用“沉船论”比喻这种状况:中国好比一艘大船,从船长到大副、二副、水手,包括其家属子弟,莫不在船上拆零件、偷设备,即使是机会最少的水手,也在船上敲几块铁偷卖。如果不制止,不仅党亡国败,这条船也将散架沉没。这意思是说,如果不反腐,中共不仅将丧失最后一点政治合法性,完全失去民意支持,新任船长习近平也得陪葬。2012年党代会之前, 中纪委李永忠与学者吴思两人再提特赦贪官论,当时我在《“特赦贪官推动政改”为何不可行?》一文中所指出的,如果中共真愚蠢到公开赦免腐败,结果不是“荡涤污秽”,“与民更始”,而是从此以后,于党来说,丧失政治合法性不说,还少了一个权斗利器与制约官员的工具。从江泽民时代开始,反腐败就成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工具,当政者如果丢掉这把利剑,就等于自废爪牙。

评价习近平一年多的反腐战绩,应该说这是改革30余年以来一轮力度最大的反腐,而且破了以往“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潜规则。有人说,习近平反腐,延长中共寿命,不值得肯定。不如让中共在腐败中彻底烂掉,中国好迎来新生。这个说法未免过于简单,首先,腐败从来就不是一个让政权迅速垮台的直接因素;其次,以中国现有的社会土壤与文化传承,就算民主化了,腐败也会在很长时间内成为中国政治的伴生物;第三,中共目前的腐败严重影响民生与民权,因此,无论于中共还是于民众,习近平强力反腐,远比江胡时期的放纵要好得多。毫无疑问,王歧山是历任中纪委书记当中最能干与有魄力的一位。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