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世界警察”去哪儿了?

文摘:劳伦斯·萨默斯 2014-07-11 21:26:30

当过教练的都知道,赛场上最危险的事情是因为害怕犯错而陷入被动。不管是出于保存优势,或是心有忌惮,总的来说,不敢前进乃是战略大忌。

一支体育队伍如此,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冒进不是好事,但由于所谓的精打细算、审时度势而过度谨慎,也会造成恶果。塑造全球体系乃是一个国家壮大势力的最佳途径。一旦患上宿命主义,让敌人涨了气焰,盟友们要么委曲求全,要么只求自保,那这个国家就会真的衰落。

如今,欧洲局势剑拔弩张,俄罗斯在乌克兰蠢蠢欲动,中东冲突不断,亚洲紧张气氛渐起,中国的地区存在感越来越强……美国每做一次决定,都会产生深远影响。毫不夸张地说,从未有过这么多人开始打量我们,怀疑我们支持盟友、抵抗侵略、维护数十年来稳定的全球体系的决心。

在关键时刻出手固然重要,但预防是最好的处理手段。世人关注全球热点地区事务的时候,发现少了点儿什么——美国不再愿意承担自二战以来维护按规则办事、快速增长的全球经济体系。而这正是二战前与二战后的区别,也是赢得冷战胜利的关键因素,即资本主义超越了共产主义,成为全世界经济发展最有效的模式。

威权重商主义大有与民主资本主义并驾齐驱之势,而美国国会却打着小算盘,希望裁掉美国进出口银行——这本来是美国出口商与其他国家竞争者都具备的工具。我们只有保持反击外国补贴的能力,才能维护均衡的全球贸易体系,免得输给重商主义者。不向其他国家施压,却撤销本国的进出口银行,这等于是在经济上自废武功(美国进出口银行创立于1934年,至今已有80年的历史。如果美国国会不予延期,其营业执照将于今年9月30日到期——观察者网注)。

稍有判断能力的人都不会认为金融危机已经消失或全球经济从此可以永久繁荣。但曾经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增资、改制的美国,如今却迟迟不能让该组织的改革措施生效,美国国会不愿让相关授权法案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能够让我们实现在安全领域无法做到的事情:让全球的利益攸关者共同挑起大梁,维护全球体系正常运转。

过去5年美国外交政策最重要的是所谓“重返亚太”。鉴于全球经济势能的转换,这一策略无可指摘。但现实却是:什么都没变。未来几年最重要的积极变化可能是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协定(TPP)。算来算去,这一协定将遭遇各种谈判,再加上需要国会通过,因此并不让人放心。另外,除了少数几个国际贸易伙伴以外,这一协定的重要性缺少数据支撑。美国与欧洲的贸易协定则更加遥遥无期。

再来看经济援助方面。1980年代拉丁美洲遭遇严重债务危机,柏林墙倒塌时中欧和前苏联国家亟待经济转型,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0年前后非洲遭遇债务危机,上述时刻,美国都与盟友、国际金融机构一起出手相助,尽力维持经济发展和对未来的希望。如今在中东和乌克兰,已经看不到美国人大方的身影,甚至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中国的存在感都要比美国强。

如果美国无法有效地参与全球经济事务,就不能很好地预先维护国家利益。我们做不到十全十美,但这不能成为束手就擒的借口。选举总是围绕国内事务,而历史书上留下的将是美国的国际形象。美国不能限于“自扫门前雪”。

(注:本文作者劳伦斯·萨默斯是哈佛大学前校长、美国前财长。)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