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冲突走向暴力之路

文摘:《联合早报》 2014-07-14 05:18:15

以色列上个星期一连六天朝加沙展开空袭,造成170多个巴勒斯坦人死亡,近700人受伤;哈马斯激进武装也向以色列境内发射550枚火箭弹,造成一些破坏和人员受伤,这是20多年来最严重的以巴冲突事件。以色列已在加沙边界结集军力,准备发动地面攻势,并发生了冲突以来的第一次地面驳火,以色列和哈马斯对抗急剧升级。

阿巴斯因坚持和平解决以巴冲突的政策,在2005年初当选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并在2008年当选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总统,此次以巴局势陷入的新一轮危机,已超越阿巴斯所能控制的能力和范围,他所面对的众多挑战不仅是如何解决与以色列之间难解的问题,还牵涉巴勒斯坦内部法塔赫和哈马斯两大阵营之间的矛盾和权力斗争,巴勒斯坦联合政府未来的命运要看冲突局势如何演变。

2007年后,巴勒斯坦正式分裂为两个政权,被以色列和西方国家视为恐怖组织的哈马斯控制了加沙地区,较温和的法塔赫(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则控制了约旦河西岸。哈马斯拒绝与以色列进行任何和平谈判,并且坚持不放弃以武力消灭以色列,随后不断与以色列发生暴力冲突。2008年底因哈马斯单方面终止停火令,以色列军方大举攻击加沙,要摧毁哈马斯的军事基础设施。以色列上周攻击加沙地区的1000多个目标,是2012年11月以来对加沙发动的最大规模军事行动,所使用的武力更是2012年类似行动使用的两倍。

在极端派系哈马斯于2007年同法塔赫“火拼”成功占据加沙地区之后,以巴自此陷入更严重的冲突之中。此次加沙战火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先后发声,呼吁以巴避免冲突扩大化。联合国安理会更在上星期四晚就以巴冲突举行紧急会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警告冲突双方,中东地区“不能承受另一场全面战争”。基于形势危急,安理会通过艰难谈判,上星期六发表措辞相当谨慎的声明,敦促双方再次寻求以和谈方式化解危机。

以巴冲突是中东地区冲突的热点之一,背后隐藏着深刻的历史根源,既有宗教的,也有民族的因素。冲突持续下去的另一个风险是会导致目前的中东局势更加复杂化,战火极有可能扩大至黎巴嫩,一伙不明身份人群从黎巴嫩南部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试图借机破坏该地区的稳定;根据《以色列时报》的分析,以军若不能将哈马斯“连根拔起”,将来会面对伊斯兰国组织(IS,原称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新兴极端组织的威胁。

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上星期五已表示,任何国际压力都不能阻止以色列尽一切所能采取军事行动,也没有任何压力可以阻止以色列跟那些要毁灭以色列的恐怖分子作战。内坦亚胡的措辞显示以色列将不惜一切与哈马斯对决,这加大了此轮冲突扩大的风险。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纳维·皮莱上星期五呼吁各方争取和平,她说,这条暴力的道路只能通向死亡、毁灭和不信任。

按照目前的局势发展观察,以军已沿加沙边界部署众多坦克和装甲车,并动员3万3000人,随时会对加沙地带发动大范围的地面攻势,到时会有包括众多妇女和儿童的平民死伤者,形势正在恶化,并可能很快失控。一旦失控,以巴恐真会走上一条暴力之路,双方的敌对和仇恨会加剧,更难见到和平的曙光。

以巴必须在国际社会斡旋下再次达成停火令,放弃敌对行动,以免造成更多平民的伤亡。但即使美国愿意尽力促使双方放弃敌对,也必须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国际斡旋者。2012年11月斡旋停火者是埃及前总统穆尔西,然而中东当前局势动荡不安,政治生态艰险,不容易找到能在调解以巴冲突中发挥重大作用的人物。由于时间紧迫,国际社会须加快推动积极的调停工作,阿盟将于14日在埃及召开外长会议商讨以巴局势,希望正在紧张进行中的国际斡旋努力能最终促成以巴恢复直接谈判。

相关阅读
  • 《南华早报》:盖棺论定话沙龙

    他的许多行为率直、粗暴,甚至表面看自相矛盾,但出发点却是如出一辙的:为了以色列的安全。

  • 中国须防掉入圣战圈套

    摘要: 中国须防掉入圣战圈套

  • “美国女儿”与中法关系

    当记者问奥巴马更倾向于法英哪国时,白宫主人说他有两个女儿,无法取舍;对欧洲盟国也同样。于是,法国便成为奥巴马另一个最爱的“女儿”,而美国则成为欧洲的“父亲”。这是法国总统奥朗德近日对美访问中一个引人注目的“小”插曲,然而这却很有可能是目前国际大格局的最佳写照,背后甚至还有中国因素。

  • 《纽约时报》:世界秩序为何在阿以行不通?

    当自上而下的各种老式控制手段日益变得效果不佳,或者代价越来越昂贵的时候,领导者和公众最终将会拥抱一个新的、更具可持续性的秩序来源,这个来源是自下而上的,建立在分享权利、价值观和信任的基础之上。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