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三点期盼

佛龛撰写2014-07-15 01:23:36

据香港权威媒体《南华早报》的报道,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可能打破于10-11月举行的惯例,将于今年八月底或九月初召开,这次会议将讨论修改宪法并公布那个著名的大老虎案件。

如果真是这样,那将是中共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也将是影响中国乃至全球政治的一件大事。

按照惯例,中共每届中央委员会的第四次全体会议(简称四中全会),主要讨论意识形态问题。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中国这种特殊的政治体制下,意识形态问题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它和经济、军事、党务、人事等问题同等重要。

所谓意识形态,本是一个哲学概念,它的本意是指人对事物的印象、认知、理解和判断,是人脑对事物的感观,也是人的观念、思维、概念、判断和逻辑的总和。但在共产党的政治语境下,“意识形态”有着特殊的重要意义,说白了就是指政治概念,包括阶级定位、政治理论、宣传思想、路线斗争等重大问题。

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上台后,一方面加强反腐,赢得了公众乃至全球的瞩目与更多期许,但另一方面也强化了对民间言论的管控,被很多人批评为“向左”,而很多举措,甚至也被质疑有极权主义倾向。

不管是左右路线之争,还是言论自由问题,抑或是民主或极权的问题,都涉及到意识形态,也都事关10多亿中国人的权利与自由的问题。笔者相信,虽然统治阶层现在明确否定“普世价值”,但其中所包含的民主、自由、人权等具体价值,并非中共所彻底反对的,所以,不管即将召开的四中全会是否会讨论老虎案或其他问题,但我还是希望它认真深入地讨论意识形态问题,这是我的第一个期盼,只是,我希望这种讨论能够至少在决策者内部畅所欲言、把问题想透、说透。

我之所以希望决策者能够深入讨论意识形态话题,是因为本届中央领导集体上台后,更多地还停留在以碎片化的具体举措构筑人们对其政治品格和政治权策的印象与猜想,而真正要系统展示自己的政治思维与政治方法,必须通过成熟的、稳定的政治思维来论证自己未来八年的政治维度。这也是统一国内思想、打消各界疑虑、争取国际信任的必由之路。

我对四中全会的第二个期盼,是认真讨论“宪法”及其相关话题。众所周知,现行中国宪法是1982年颁发并实施的。仅从文本来看,它确实是全世界最好的宪法之一,但实际上,中国的宪法也是全世界执行得最差的宪法之一。我曾经说过:“中国所有的改革其实都是多余的,要真正保障人民权利、建设公平社会,只需要做好一件事,那就是落实并严格执行宪法。”

的确,中国的宪法虽然规定了人民的很多权利与自由,但这些大多还只是文本上的说法而已,在现实中,各种违反宪法的行为和现象都得不到追究,比如《集会游行示威法》对游行示威自由的限制、政府对私有财产包括土地房屋的征收、对民间批评人士的打压、司法实践中常见的刑讯逼供,等等,都让中国的宪法沦为摆设。而最可笑的是,宪法虽然被称为“根本大法”,但放眼望去满眼的违宪,却无从诉讼,换句话说,中国宪法的唯一作用,似乎就是用来被嘲笑和被违反。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从1982年以来的多次修宪,都是每一届新任领导人将自己热衷的几个词汇收录到宪法中的增臃之举。在那些让人笑话的修宪过程中,宪法似乎成了政治领导人口号的收录本。

我预计,这次四中全会如果真的讨论修宪,“中国梦”三个字,很可能被人提议收录到宪法序言当中,作为中国人奋斗目标的组成部分。如果只是这么干,那只能说明,中国人还永远沉浸在做梦的阶段,还远未实现“睡狮猛醒”。

从习近平执政两年的风格来看,他不是那种容易被蛊惑的人,但这不等于不会有人谄媚地试图将他所提的“中国梦”三个字收录进宪法。我希望决策者明白到,比起宪法序言里收录哪些政治概念来,如何制定一个有效的宪法执行机制,比如违宪审查制度、宪法司法化、人民把宪法作为权利保障依据等,要更加重要。当然,如果一定要讨论将“中国梦”加进宪法,我希望是要制定一个宪法解释,把中国梦的明确含义写清楚,同时还必须强调,为了实现这个梦,政府和官员需要履行哪些义务。

(佛龛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