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积金制度“劫贫济富”的根源

文摘:腾讯 2014-07-15 04:21:43

导语

住房公积金缴存的差距鸿沟有多大?最近,新华社记者在内蒙古省级贫困县杭锦旗调查得到的数据显示:当地职工缴存的平均水平不足1000元,但当地供电公司职工最高缴存达到15530多元。这再次激起了人们对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讨伐。然而,对住房公积金“劫贫济富”的指责由来已久,有关方面对此的回应却迟迟未见动静,原因何在?

称住房公积金“劫贫济富”有三个理由

垄断国有单位才享有高额公积金

这次新华社记者的调查发现,内蒙古杭锦旗在2012年还是国家级贫困县,一位供电公司的非领导岗位普通员工的工资却达42000元,每月缴存公积金总数12000元以上。且不说这么高的工资怎么来的,按国家规定计算,当地公积金最高缴存额度单位和个人相加不能超过4012元。而该单位违规为该职工超额缴纳公积金8000元,相当于变相发放了巨额福利。

许多垄断国有企业、机关单位为职工缴纳超额住房公积金,远远超过普通劳动者,这样的报道近年并不鲜见。人民日报在去年初的一篇报道曾做过鲜明对比:在某大型企业山西分部工作的杨娜,工资条显示每月公积金单位缴存额高达16950元;在山西另一企业供职的吴晓明,每月个人缴存额仅为120元。差距高达141倍。

这种现象不是孤立的,能得到统计数据的验证。以扬州市为例,据官方统计,全市住房公积金缴存额较高(每月1500元以上)的人群中,来自机关、银行、电力、通信、烟草等国有部门的占据了80%以上。高额公积金本身就是对这些优势人群的补贴。

高收入人群更容易享受到住房公积金的好处

称住房公积金“劫贫济富”最重要的理由是,高收入人群更容易享受到住房公积金的好处——即低息贷款,而低收入人士如果一辈子都不打算买房或买不起房,住房公积金就根本无法用。这个现象也已由来已久,数据显示,2005年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的44.9%发放给了排在缴存额前20%的高收入人员,排在缴存额后20%的低收入人员仅得到3.7%的贷款。

公积金制度是对低收入人士的“特别税”

公积金对低收入人士的“劫贫”还在于,虽然他们缴纳的公积金并不多,但这部分钱的收益却很低。数据显示,过去10年职工个人公积金账户加权平均收益仅为1.89%,连余额宝收益的一半都不到,无法跑赢官方公布的CPI,当然更无法跑赢真实通胀。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在资本市场上举债,年回报率动辄超过9%。这9%和1.89%之间的差距,或者真实通胀和1.89%之间的差距,就构成了一种针对缴纳公积金的民众的“特别税”,当然也加重了企业的负担。

能回避这种税的,就只有拿到公积金贷款的(主要是高收入人士),很轻松就拿到高额公积金的(如上面提到的各种国有单位职工),以及从公积金制度享受到好处的管理人员。

综上所述,指责公积金制度是“劫贫济富”当然不是虚言。

住房公积金“劫贫济富”性质难改的原因

公家的钱,不发白不发;私家的钱,发了影响竞争力

在设立劳动和社会保障制度之初,只将“五险”(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放心保))确定为强制缴存,“一金”(住房公积金)则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商定缴存,不属于强制缴存范畴。这为后来的公积金“劫贫济富”埋下了祸根——因为这种弹性的规定,对国有单位和私人企业主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对于国有单位的管理者来说,钱不是自己的,而是公家的,高额公积金是不发白不发。对于私人企业主来说,钱是自己的,给员工发多了,留给自己的就少了,同样的劳动力成本,如果要把一部分比例用作住房公积金,那么账面工资势必会下降,这肯定会影响企业在招聘时的吸引力——因此住房公积金当然是能不发就不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