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金砖五国架构中的未来

文摘:周雷 2014-07-15 04:15:09

金砖五国峰会即将在巴西召开之际,世界杯的娱乐并不能驱散时下严峻的政治和经济现实,以及金砖五国各自面对的棘手困局:乌克兰国际争端导致俄罗斯在欧洲大陆遭遇彻底异化和分化;加沙地带冲突升级、叙利亚的战乱、伊拉克的乱局呈现了局部放大的国际势力和统治秩序之争进入白热化;以南中国海冲突升级、马航失联、钓鱼岛争端为主线的东亚社会深度分裂和东南亚暗战迷局。

此外,印度政坛发生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政党式微之变,以此显示出印度社会积聚已久的深刻矛盾、民怨和变革之愿望;巴西因经济放缓、政治失范、社会分化、土著权益、外来资本环境和社会正义污点等多重问题所造成的政治、社会、经济秩序的混乱;南非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进一步加剧分化,“非洲新秩序”建立过程中的各种力量较量和争斗,非洲社会生态环境、医疗卫生、族群政治、社会正义等问题已出现积重难返之势。

以上的格局和局势,提示中国在金砖五国架构中更应该从传统的以“金砖五国”为工具和策略的路径中转移出来,在满足自己在国际格局中主位意识提升的同时,还更应该从对象国和伙伴国的立场去寻找新的杠杆和战略共识,突出中国不可替代的独特性和建设性。

金砖五国架构的格局、生态位和发展态势,和中国民间流行的斗地主游戏颇为类似,参与“金砖游戏”都试图从除自己在外的四张底牌当中,凑足一副“炸弹”,或是能够“三个带两”更迅速过牌。更为重要的是,金砖五国在聚首时好像在一个共同体和合作框架之下,但实际上这五国都各自举着牌看着各自的对手和“敌人”。

海外投资治理的必要性

随着中国对外投资的规模和区域逐步扩大,如何保证海外的资源性、文化性、战略性投入的近期和中远期收益,巩固中国海外国民、海外资产、虚拟资产的安全,成为一个重要课题。

传统的政治治理情境下,对外投资、文化交流、政治互动基本上是基于国内政治体系的利益格局展开,然后由各自政策和项目管理的归口部门单线管理,造成了许多海外项目无法在危机时刻,第一时间集中最优质的资源进行应对。而中国的海外活动往往具有连带影响和多米诺骨牌效应,例如环境类、资源类的投资,如果处置不当,会对政治、文化传播、民间交流、旅游、教育、国际协作等多方面产生负面影响。

我们从南苏丹、缅甸、菲律宾、马来西亚、乌克兰等案例就可以看出,由于当地政治情势的剧烈变动和突发事件的影响,它已经对中国在这些国家的政治、文化、经济、军事存在和海外利益产生了致命打击。就连相对来说“软”一些的孔子学院文化项目,也因为一个统一、僵化、缺乏变通、重量轻质的原因,产生了难以为继的危机,近期芝加哥大学教授对孔子学院的大规模抵制就是明证。

具体到巴西的情境,中国公民、企业、文化单位在巴西的活动,虽然都从某个具体的角度切入,但是一旦进入多民族、多族群、政治势力派系林立、国际组织多元、利益冲突尖锐的巴西,它就和巴西内部的各种社会、政治、文化、经济议题混融在一起,甚至和巴西国内贩毒黑帮、各种底层“看不见人群”的社会利益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独特的海外治理情境(overseas governance scenario)。

任何一个从属于外交部、海外涉外团体、企事业单位、民间团体的传统条块分割都将使得海外的治理,尤其是投资治理陷入一个低效、低质的困境和循环。随着中国海外生产区域的逐渐扩大和利益互动深化,中国必须补上海外投资治理这一缺陷:在制度设计、人员管理、工作方式、人才引入、社会杠杠使用、知识工具等多方面进行革新,以最大限度保证中国国民的海外安全和合法利益,同时也保证中国各种正当海外战略的有效施行。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