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贼芮成钢

文摘:啸鸣 2014-07-15 20:39:18

前两天,伴随着芮成钢被检方带走的消息,批评他的观点立刻传遍了互联网中文平台。但他是不少年轻人心目中的偶像,不少年轻人觉得他睿智、犀利、专业。批评他的观点往往被视为落井下石,从而不被年轻人接受。

其实,用专业的眼光看,恰恰是他在专业上的不着调,却迎合了毫无专业知识的受众的口味。因为绝大多数的受众并没有经济学的专业知识。所以特别容易被“经济专家”忽悠。而他就是经济领域的赵本山,将广大的受众当做胖子范伟忽悠,而且极其成功。

下面从几个他非常“经典”的案例进行解刨。

1、“代表”分为主动代表与被动代表

2010年G20峰会,奥巴马说最后一个提问留给韩国媒体。但芮成钢站起来夺过话筒说:我来自中国,我代表全亚洲提问。于是引来嘘声一片。

他错在强制性代表了亚洲。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其他亚洲媒体)给他授权,请他代表。于是,这就显示出了他的无耻。其实,所有类似这种强制性代表都同样无耻。但他就是在这样无耻的环境中接受教育,所以把无耻当光荣。

他的受众们每天都被某些无耻的人“主动代表”了,所以都是受害者,都是被侵权者。只是大家都还没有意识到。

2、“经济舱”与“欠中国钱”都证明他是装傻

2011年九月在达沃斯论坛上,他问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坐经济舱来参会是否提醒美国欠中国钱”?这个提问就是被很多脑残认为的“犀利”。这个案例却恰恰说明他是在装傻。

骆家辉来中国,坐的是经济舱。当时舆论一片羡慕嫉妒恨的情绪。羡慕嫉妒的,是美国人民有权利将他们的官员“关进笼子”。恨的,恰恰是中国官员肆意挥霍中国纳税人的钱,中国纳税人却无力应对。但他“巧妙”的把这个问题,与“美国欠中国钱”联系起来,提示中国人在面对美国人时,要有“债权人”意识。由此起到一个转移注意力的作用。

他“巧妙”的地方在于偷换概念:如果是那些中国老百姓持有美国国债,那么,持有的人才具有“债权人”身份。但实际情况是:中国ZF才是美国债券的持有人,而中国老百姓反而是这种畸形体制的受害人。

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国家,汇率由市场供求自发决定。那么,一个企业A出口了产品获得了外汇,可以将外汇出售给其他需要进口产品、原材料及机器设备的企业B。如果买外汇的企业需要的外汇,大于出售外汇的供给,则外汇将升值。否则外汇将贬值。

但中国T色在于:外汇汇率由政府控制,全部外汇都必须【按固定汇率】出售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再将收购的外汇出售给中央银行(人民银行)。问题是,人民银行拿什么钱去买越来越多的外汇呢?答案是印钞票——这就是造成通货膨胀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央政府持有的外汇越来越多了,为了避免外汇贬值,只好寻求避免外汇贬值的方式,而美国国债是最好的选择——美国经济稳定,未来的税收稳定,所以美国政府债券属于金边证券:风险低,收益不低。中国政府购买美国政府债券,就相当于中国政府购买理财产品。

注意:中国政府持有美国政府债券,获得的利息收益,是中国ZF的,中国人民无法获得哪怕一分钱好处。但中国政府持有外汇而超量发行人民币造成通货膨胀,中国人民却是受害者。但有意思的是:这些人民,却被他忽悠以后,居然有了“债权人”的意识而沾沾自喜,鄙视着被美国人民所关进“笼子”的美国官员“只能乘坐经济舱”。这不是有病吗?

以上种种逻辑,作为国际贸易专业毕业芮成钢不明白?他不明白就是真傻,明白,但还要忽悠老百姓,那就是无耻。

3、爱国贼的目标就是为了钱

连环球时报都承认:有报道称他的家人利用他的资源成立了公关公司。但又强调:“中国新闻管理部门这些年三令五申,要求杜绝利用新闻报道谋取经济利益,但这些劝导和规定受到重视和执行的情况看来并不理想,央视财经频道腐败的发生,应看成这个大问题的一部分”。

相关阅读
  • “小孩子”韩寒

    朋友愤怒批评韩文没有逻辑,我却批评朋友没有美感。你没看出来吗,这种重复、颠倒的风格不是很像SHE的《我不想长大》吗——“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我宁愿永远都笨又傻。”重复甚至结巴,正完美表现了儿童痴顽的撒娇形态,多么可爱?

  • 《人民日报》:“党同伐异”危害自由

    让“预设立场”左右了“事实选择”,让“站队逻辑”取代了“是非判断”,那么结果很可能是社会共识的撕裂、隔阂对立的制造,甚至使观念交锋异化为某种意义上的“党同伐异”。而其对自由的危害,已经为历史反复证明。

  • 韩寒:跳出棋盘的棋子

    摘要: 韩寒:跳出棋盘的棋子

  • 李承鹏:一个卖国贼的自白

    摘要: 李承鹏:一个卖国贼的自白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