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腐败赃款的流向

文摘:何清涟 2014-07-15 21:46:33

从去年开始的反贪,亿元级不少,追缴的赃款数额巨大。由于政府从未就历年赃款的去向向公众做详细说明,那句“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话,近来不断被提及。《法制日报》7月14日报道《近期一批贪腐官员落马揭秘贪官赃款追回后去处》部分解答了这一问题,只是远远不够。

追缴赃款与“腐败黑数”间的关系

据高检工作报告数据,2013年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挪用公款100万元以上的案件达2581件,追缴赃款赃物计101.4亿元。此前5年内,高检会同有关部门追缴赃款赃物计553亿元。

关于赃款最终流向,该报道记者采访得到的答复是:两个最终去处,即返还被害人或上缴国库。贪污案由于有受害单位,所以赃款要退还给这些单位;行贿受贿案件则如数没收上缴国库,统一由国家财政重新分配。2009年2月,高检办公厅统计处芦庆辉曾发文,称检察机关处置赃款分为四种情况,即:扣押、冻结款物;返还财产;随案移送;上缴国库。2010年5月,《检察院扣押、冻结涉案款物工作规定》出台,以后各地大体按照这一规定办理。但中国政治缺乏透明化、公开化机制,公众只能从两高报告中得知几个大数据,其中详细情况一概不知。

前述533亿元,据说只是5年内被追回的部分赃款,这些腐败案件涉及的案值比这要大,许多赃款,其实已难以追回。但仅就一数字,已经说明这五年,是中国亿元级巨贪频频出现的五年。这五年的起始点正好是中国政府投入4万亿刺激经济的2009年。虽然不能说所有“亿元级”巨贪的腐败都发生在这五年,但有部分人确实是在这五年内敛下巨财。比如2009年8月开始就任呼和浩特市铁路局副局长的马俊飞,利用其主管运输生产的职务便利,在其任职后的22个月内,共贪污受贿1.3亿元,几乎平均每两天受贿一次。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家中搜出的逾亿赃款,也主要是他自2009年以来任副司长以来受贿所得。

在任何国家,被曝光的腐败案件都只是已经发生的腐败案的一部分,这种实际上已经发生但却未被察知的腐败被称为“腐败黑数”。中国研究者估计的“腐败黑数”是80-95%,即腐败行为被曝光的可能性只有5-20%。如果按此推算,这五年的腐败总数最少也在2600亿至一万亿之间,计算实际腐败数,数额更巨大。

中国的钱流向何处?

贪官们通过各种手段聚敛的财富,留在国内的,不少化作了房产。这类事例很多,几十套、上百套房子的“房氏一族”国内已经报道得很多了,官员普遍拥有几套住宅,周永康与刘志军,二人均拥有三百多套住房(其中不少是豪华别墅)。因为贪来的钱太多,不少贪官面临如何藏钱的烦恼,各种藏钱怪招充分体现了贪官们的“创造性”。如果说这些留在国内的赃款“肉烂了在锅里”,一旦贪官东窗事发,多少都能追回部分甚至大部分,那些流往境外的就不那么容易追查了。

贪官流往境外的资产全弄清楚当然不可能,但大致有几笔数字可供参考。

1、《中国离岸金融解密》报告(2014年)称,“中国法律未规定政府官员公开个人资产。权贵利用平行经济(parallel economy)来避税、隐藏交易。据估计,2000年以来,流失到境外的资金至少有1万亿,甚至可能高达4万亿美元。具体路线难以追踪。”

2、位于美华盛顿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2012年12月发表的《非法资金外流报告》指出,2000~2011年,中国因逃税、贪腐或犯罪而产生的非法资金外流,达3.79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6万亿元),占发展中国家非法资金外流的近五成,是非法资金流出最多的国家。中国的资金主要流往香港、澳门以及9个小岛国,如英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萨摩亚、毛里求斯、巴巴多斯、百慕大、巴哈马群岛、文莱和马歇尔群岛等避税天堂,并漂白为外资回流中国。(详情可见拙文《人民日报“十大外资来源地”背后的秘密》)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