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市委书记的危机公关表演

文摘:丁咚 2014-07-16 21:42:07

安庆市委书记虞爱华最近有点烦。一个半月前,他因强力推进殡葬改革,遭到公共舆论“棒杀”;现在,他又因手持日历稿纸面对公众讲话,再次被公共舆论“捧杀”。

公众怀疑,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是否“穷”到不得不撕下日历用作讲话稿纸,而在会场主席台上人手一瓶、单瓶价格高达35元(大陆普通矿泉水一般在每瓶1.5元到3元)的矿泉水和他的“节俭”形成的鲜明对比,更加深了人们的疑问。

这位出身于安徽省文宣系统、以擅长于和网络新媒体打交道著称的书记在前一次舆论危机中栽了个大跟头,有关他强行以行政手段实施殡葬改革致死人命的丑闻迅即传遍海内外媒体,并受到中国中央级媒体严厉质问,使他几乎一夜之间成为国际“名人”,从而在他的政治生涯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污点。

按常理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作为一个从政者,以谨慎为要,他当会痛定思痛,极力避免再度成为风头浪尖式人物,在公共舆论聚焦下被人指指戳戳,并防止节外生枝、个人形象进一步恶化。

然而,或许是其长期从事宣传工作、继而主政一方产生了高度自信,或许是他在公共舆论中遭受挫折后突然萌生了赌徒心态,企图通过一次个人形象重塑“扳本”,迅速扭转舆论对其政治前途带来的伤害,总而言之,他成功地以四两拨千斤式的技艺重新将自己推上了全球时事新闻的焦点榜。

可以肯定,他正后悔采取这一明显具有危机公关性质的冒险步骤。在当代多元化舆论生态下,任何人都无法躲开舆论放大效应下穷追不舍的明枪暗箭,何况是向来以神秘闻名于世的中国政治人物,更增强了公众一探究竟的欲望。正因如此,当其治下官员将他手拿日历稿纸讲话的图片发在微博上并称颂“为这样的领导叫一声好”后,虞书记并没有多少时间沉浸于飘飘然的感觉之中,就引发了公众的多元反应,并使得舆论急速转向质疑和批判。

好事的网友很快就搞清了它身后主席台上豁然陈列的矿泉水的“身价”,进而揶揄书记为什么不卖掉自己的那份“救济”其办公经费?尽管有貌似公允的论者指出,像虞书记出席的这种公共体育运动大会,由相关厂家赞助提供矿泉水乃是惯例,但没有任何一个商人尤其是中国商人会做赔本的买卖,如果真要深究,恐怕此事背后还会牵连出更多公众感兴趣的猫腻情节。

作为一个被上级评价为“思维敏捷,思想敏锐,思路清晰”的地级市的主要领导,他不可能不知道其在公开场合的一言一行都会受到大众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尤其是展现其节俭的富有正能量的新闻,更是其御用笔杆子乐于争相取媚邀赏的好“素材”。果不其然,他手持日历稿纸讲话的图片被即时登载在当地主要新闻网站的头条新闻中。

随后的剧情显得尤为诡异。一位名叫“朱达志”的安庆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科民警在其认证微博上转载了这张图片,并为其“叫好”,由此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风靡寰宇。

“澎湃新闻”对这张图片的第一发布人“朱达志”进行了采访。

朱达志说,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虞爱华会用旧日历做讲稿。“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他一贯提倡的厉行节约,提倡机关效能建设有关。”

朱达志还用快节奏概括了虞爱华的工作作风。“几乎所有跟他接触过的人都说非常高效率快节奏,开会的时候不仅仅是开会讲话,涉及相关职能部门的事他是要求立刻就去做,会都不开就马上干,传闻好多干部不适应。”

另一家网络媒体“中安在线”报道提及安庆市委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当天的讲话稿是演讲头天晚上虞自己写的,内容大约600字,日历纸的背面是空白的,当时他就直接在背面写讲话稿。

对媒体报道的上述细节进行一番研究是很有意思的事。

朱达志自称并不知道虞爱华为什么会用旧日历做讲稿,却轻易就代表“几乎所有跟他接触过的人”称赞虞爱华“非常高效率快节奏”,“开会的时候不仅仅是开会讲话,涉及相关职能部门的事他是要求立刻就去做,会都不开就马上干,传闻好多干部不适应”。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