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机器下的个体悲剧

邓峰投稿2014-07-17 05:23:27

一部好的电影往往会触动人们很多思考,《纽约》便是这样一部令人看后难以释怀的电影。今天上午,在朋友的极力推荐下,我耐着性子打开这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电影,本来还有些担心电影会不会停留于说教,给人无聊之感,结果却令我喜出望外,整个人被剧情吸引人住了。

奥马尔、萨米、玛娅三个人是大学期间最好的朋友。其中,奥马尔是来自印度的大学生,萨米和玛娅则是美国长大的美籍印度人。毕业之后,萨米与玛娅结婚,生下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孩。奥马尔则一个人到别处生活。七年之后,FBI探员通过各种手段来要挟奥马尔充当卧底,去调查七年未见的朋友萨米的犯罪证据,因为FBI怀疑萨米暗中领导一个叫做休眠组织的恐怖分子团体。为了向FBI证明朋友萨米不是恐怖分子,奥马尔在FBI的巧妙安排下来到萨米和玛娅的温馨小家庭。期间,奥马尔通过各种方式来表现自己带有恐怖主义倾向的一面,以此来试探萨米。多次试探均已失败告终的情况下,奥马尔觉得非常高兴,因为这说明好朋友不是恐怖分子。然而,正是这个时候,奥马尔被萨米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之前在FBI恐怖分子嫌疑名单上的人一个个出现在他的面前。奥马尔彻底怔住了,并且在萨米的命令下被迫杀掉一名执行不力的恐怖分子。萨米开始告诉奥马尔事情的真相。毕业之后,因为刚好赶上震惊全世界的9·11事件,信仰伊斯兰教的萨米无端被抓进暗无天日的FBI监狱,进行严刑拷打,逼迫他交代自己是恐怖分子。萨米是无辜的,始终不肯承认这个莫须有的罪名,以至于被迫喝尿,饱受侮辱。关押9个月后的萨米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但是他从此深深地痛恨FBI,在狱友地引导下成为一名恐怖分子。听完萨米的不幸经历后,奥马尔很苦恼,既同情好友的遭遇,又不能接受他是恐怖分子的现实,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暂时隐瞒卧底的身份。为了复仇,寻找失去的尊严,萨米精心策划一个准备炸掉FBI大楼的计划。正当他快要成功的时候,奥马尔和玛娅赶到,背后跟着一批FBI狙击手。当萨米被妻子说服扔掉手上的发射器的时候,一排子弹扫过来,萨米和妻子当场死亡。故事的结局是奥马尔领养他们的孩子。

长久以来,只要我们一听到恐怖分子这四个字,第一反应肯定是非常坏的印象。事实上,这种感觉是理所应当的,因为恐怖分子所造成的平民无辜伤亡确实应该被严厉地谴责。但问题是,难道那些恐怖分子生下来就是恐怖分子吗?放着大好的太平日子不去过,谁愿意去做恐怖分子?人都是有求生的本能,对于死亡有一种隐秘的恐怖,可是恐怖分子大多是自杀式的袭击,连生命都可以放弃,这需要把人逼到什么程度才会如此疯狂?

萨米便是如此。向来阳光开朗的他,突然有一天被FBI以恐怖分子嫌疑人的身份抓进监狱,受尽各种折磨,尊严荡然无存。面对如此遭遇,普通人根本是没法经受的,没有自杀或者成为神经病已经算不错了。萨米的仇恨和愤怒是可以理解的,是一个正常人的直接反应。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可以通过法律来解决,那么人与国家机器之间的仇恨该如何化解呢?不是每个人都是圣人,不是每个人都能甘愿受苦。国家导致的悲剧,有些人或许可以默默忍受。但是对于那些追求尊严的人来说,失去的一定要拿回来,从哪里被迫害就从哪里反抗。某种角度上讲,萨米的恐怖主义行为其实只是一个有尊严的人为了找回尊严而拼死一搏。这里不是为了给恐怖分子辩护,而是为了揭开恐怖分子的面纱。不是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罪有应得,至少像萨米的这样的人,本来是乐于助人的好人,只不过因为国家机器的失误,一步步被逼成恐怖分子。与其用恐怖分子来形容某些人,不如用绝望的反抗来定义他们。饱经生命的痛苦和滑稽,他们丧失对世界的信心,除了疯狂的报复,别无他法。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