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是时候直面香港现实了

2015-06-20 21:20:25

香港2017年政改方案表决结果出炉:33名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席, 28票反对,8票赞成,立法会主席依循惯例不投票,方案被否决。

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结局,但也是符合《基本法》规定和“一国两制”框架的正当结果。根据《基本法》规定,在“一国两制”框架下,特区议会本来就有权否决全国人大通过的政改方案。一些官员碍于责任或习惯,在方案被否决后做出强烈谴责,连“千古罪人”的指控都摆出来了,将结果说成是不能忍受,并贬斥对方阻碍香港民主发展,这只能说是没有正确理解“一国两制”,对别人说“不”适应不了,没有掌握好特区议会本来就被赋予这项权力;在这个根据《基本法》规定实施另一制的多元法治社会,这一次否决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本来就是在预料之中、情理之内的合法行为。

然而尽管如此,政改方案遭否决仍然让人痛心。因为如果通过方案,香港在2017年实现特首普选,它将是自1949年以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上首次有一个数百万人口的行政区域实施“一人一票”的民选行政首长制度。这不仅是香港民主发展的重要一步,符合香港市民的殷切期待,更是中国政治实践和制度探索的崭新尝试。对中共而言,如果在其建党100年内,在香港能够实现普选特首将会极具积极意义,既能充分展现这个执政党的政治成熟度和自信,也加强了中共对选举机制的认识,甚至在国内的政治改革进程中考虑在某些环节加入选举的机制。对民主派而言,既然知道合法利用《基本法》否决方案,又为何不能用更高品质的政治在这次方案的谈判中将香港民主成分扩大,站在更高的台阶上为香港的发展继续努力。但这样的事情不仅没有发生,反而以各方皆输的方式尴尬收尾。这意味着香港民主政治制度失去了一个向前推动的机会,香港市民还要继续干熬苦等,也意味着对中国和其执政党而言,本来可以极具里程碑意义的尝试,就这样胎死腹中。

尤其令人尴尬的是,政改方案居然是以如此大的票数差异被否决,又出现了正常思维根本无法解释的建制派议员的集体离场,无法投票。这不仅凸显处理香港事务团队的笨拙,也必将进一步加深北京和香港间的互不信任,加剧香港社会对中央在港代言人的鄙视,强化港府与市民及民主派的对立,继续撕裂已经伤痕累累的香港社会,使得本来已经复杂激化的矛盾更加尖锐对立。这决非关心香港发展的人们所乐见,也不应该是香港回归十八年后应有的场景,更不是邓小平当年提出的充满政治智慧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政治主张所预见的。

在这次立法会表决过程中,建制派的表现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次纯粹的“乌龙”,更无法排除在建制派背后提线操控机构的滑稽无能。这样的诡异,让很多人不得不从“阴谋论”的角度提出质疑,到底是不是全部或部分建制派议员的一次集体“背叛”?而如果这种“阴谋论”成立,那么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将当之无愧必须把自己归入最近内地流行的“吃饭砸锅党”论。长期以来,北京一直将建制派当“自己人”,倾力扶助,要钱给钱,要名给名,就是寄望他们能为中央在香港发挥积极影响力,成为关键时候靠得住的群体,然而这一次的“乌龙”让中央无法不怀疑这种关系的可靠性。即便“阴谋论”不成立,透过这次“乌龙”折射的混乱无能,也应该促使中央政府认识到,以后不能再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多维社论)

相关阅读
  • 郭荣铿倡设泛民中央沟通机制

    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提倡泛民与中央沟通,指“后政改”时代,中央、特区政府与泛民都需要“冷静期”,建议中央、泛民建立直接恒常的沟通机制。

  • 黄成智研代表泛民争汤议席

    立法会议员汤家骅宣布退党辞立法会,引发新界东地区补选,因公开支持“袋住先”而被民主党冻结党籍的黄成智表示,会考虑争取代表泛民参选。

  • 汤家骅:普选落空中央要负最大责任

    政改遭否决,汤家骅宣告退出公民党及将辞去立法会议席。他接受访问时指出,普选落空,中央有错,但泛民也要检讨。他强调,中央要负最大责任。

  • 港律政司司长:本届不再提政改没违基本法

    律政司长袁国强表示,政改议题造成社会撕裂,香港需休养生息,本届政府会专注经济和民生事务,是否重启政改由下届政府决定。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