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冯小刚到底想说什么?

方小小评论2016-11-22 18:57:18

近期,冯小刚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在大陆上映,影片中范冰冰塑造的"李雪莲"这个角色引发了争议,很多人认为其不过是个赤裸裸的刁民而已。为了钻政策的空子和老公离婚,明明是真离婚,却非要到法院去告,说自己是假离婚。即便影片最后交代李雪莲当初是为了生二胎,但还是没有博得观众的同情,"刁民"形象已经在观影的过程中深深植根于观众心中,似乎怎么都扳不回来。


范冰冰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剧照(图源:VCG)

类似题材的电影,令人想到了张艺谋当年拍的《秋菊打官司》,有文章指出,两部电影题材类似,而意义却迥然不同,虽然打官司的秋菊和上访的李雪莲一样,都只是要一个"说法"。但秋菊要的"说法"是说得清的,她要的是踢人的村长道歉,而村长道歉意味着"当官的"认错,意味着秋菊和她男人的尊严被承认。她要的这个说法也能够通过打官司的途径得到。秋菊虽然也不懂法,但她要的说法是法治社会必须给她的,从这个角度看,她占理。而李雪莲要的"说法"却说不清,从法律角度无法支持,因此就有种胡搅蛮缠的感觉。

于是很多人觉得迷惑:这部电影到底想说什么?

事实上,李雪莲所要的,恰恰介于法律与道德的灰色地带。凭心而论,李雪莲冤不冤?本来是和丈夫说好的,二人之间的口头协议,实际上基于一种无条件的信任:对方是最亲近的家人,自己最爱的人,熟料到头来却被狠狠地坑了一道,自己的孩子没了,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而人家的小日子却过的红红火火,自己反成了"潘金莲"。

这口气,换到谁头上,相信都会经历难以下咽的阶段。而李雪莲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她天真地认为所有涉及道德层面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开始了漫长的诉讼之路,在旁人眼中,自然就成了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尽管从道德层面来看,秦玉河的所作所为确实属于一种欺骗。生活中人们偶尔也会遇到窝火的事情,人们通常管这个叫做"哑巴亏",但一般只能自认倒霉,自己默默承受消化。偏偏刘震云写了这样一个虽然很傻很蠢,蠢到想出了个馊主意却没有防备,然而却又特别较真,不甘心吃亏的农村女人,于是就上演了这样一出闹剧。

在这场闹剧中,大多数观众都选择了用理性的头脑来看待这一问题,这个女人的苦难与委屈由此被忽略不计:毫无保留地相信一个人,最后被暗算,无处喊冤。

用现代人的眼光看,她活该啊,谁让她只想着钻政策的空子,谁让她无条件地信任别人?

这就好像路边给乞丐钱反被骗不值得同情一般:谁让你自己当初那么傻,那么蠢?

不由又想到了冯小刚主演,管虎指导的另一部电影《老炮》。《老炮》同样提到了这样一个尖锐而悲哀的社会现实问题:商品经济时代,法制社会,无凭无据的信任与道德,显得分外过时与落伍,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但凡缺乏了凭据,就容易变成被人坑的傻瓜,比如李雪莲没想到当初提防一下枕边人。生活中人们也常常遇到这种信任,比如到菜市场买肉时没有零钱找,如果经常见面,小贩就有可能说:"肉拿走,改天再带钱过来吧。"这就基于一种无条件的信任,而这种信任似乎专属于农耕社会,没有任何凭据,无法受到法律保护,万一对方翻脸就只能自认倒霉。同样,李雪莲与前夫的口头协议与老炮掏出的一百元也属于这种情况。唯一不同的是,老炮的一百元是可以输得起的代价,而李雪莲遭遇的却是她所无法承受的后果。

从社会进步的角度看,法制社会一切讲究证据,农耕文明当然不值得鼓励,李雪莲作为法盲兼傻瓜,一个轻信他人,却不肯吃哑巴亏的女人,自然也就无处说理,甚至无法博得大众的同情。

由此,影片其实提出了一个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在农村人口占50.32%的中国,当下有着诸多如李雪莲般不懂法律,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小人物,他们的思维逻辑尚停留在农耕时代,跟不上商品经济法制社会脚步,当感觉被欺负的时候,那口闷气到底该怎么出?前不久,农民贾敬龙就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出了胸中的一口恶气,同时也将自己送上了死亡之路。对影片中的李雪莲而言,身为一个弱女子,她想拼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都没条件,得先找个帮手才成,于是就只好利用自己的身体,走上了胡搅蛮缠的告状之路。

与此同时,也不禁令人想到:如果有一天,地球上的傻瓜们纷纷消失,人类越来越精明,路遇乞丐纷纷避之唯恐不及,买菜时小贩不见到钱就坚决不给肉,那个时候,人们会不会也如冯小刚所扮演的老炮那般,感觉好像又少了点什么?

 

(方小小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