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香港泛民必须找回初心

2017-04-06 21:50:10

特首选举已经结束,但不少人仍记得当时投票现场的一幕。当林郑当选的消息公布,泛民选委旋即举起“我要真普选”的横幅绕场抗议。而在公布选举结果前的查验废票阶段,既有选委在选票上写出“我要真普选”字样,也有人在选票上爆出粗口。尽管这些废票均是无记名,但考虑到选委会的结构分布,泛民当有最大嫌疑。

显然,这些人不止是在针对林郑,更是针对站在林郑背后排他性支持林郑的中央政府,是在藉此合法却激进的方式表达诉求,并发泄他们对中央政府倾向性介入特首选举的不屑与怨气。很大程度上,这也折射出港人今天的普遍心态或情绪,反映出现行选举机制和港人认同仍有不小差距。

事实上,这样的激烈冲突,不过是过去多年二者政治关系的最新延续。回顾过去近三十年泛民和中央矛盾冲突的演进过程,感到这一切像极了一场充满误会与争吵的韩剧,为这个原本严肃的政治话题,平添了许多戏剧性张力。

历史上,泛民与中央的关系原本不至于如此。在香港回归前的政治谈判阶段,泛民一直是“民主回归”的主要倡议者之一,并且和中央政府保持着良好沟通,司徒华、李柱铭等还进入过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但“六四”改变了一切,成为双方一个无法打开的心结,从此开始,一方被戴上了“祸港”和“反对派”高帽逐出体制,甚至有时候被指责为“汉奸”,另一方则被画上了“专制”与“独裁”脸谱,成为戏剧故事里欺压弱小的大灰狼化身。

剧情冲突一波高过一波:2003年,泛民发起50万人大游行,抗议为《基本法》23条立法,最终导致立法夭折,也成为董建华辞职的重要原因。2005年,针对曾荫权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泛民发起争取普选大游行,而且在最后投票环节否决政改方案,使得双方矛盾进一步加深。2014年,为追求双普选以及抗议中央政府“一国两制”白皮书和“8·31”框架,泛民发起“占中”行动,并在第二年否决了基于“8·31”框架的政改方案,创下了1949年后地方议会否决中央决定的政治先例。

而今次特首选举,一方用尽全力为林郑“箍票”,一方则全力支持本属建制阵营却没有获得中央足够信任的曾俊华,双方闹得水火不容。


香港社会评价林郑,显著的特点是“硬净”和“好打得”(图源:Reuters/VCG)

诡异的是双方虽然冲突如此,却一如韩剧中的泛滥桥段,关系并没有彻底一刀两断,反而如藕断丝连般时断时续。譬如,在事关回归的根本问题上,泛民并没有制造什么阻力,在有关“一国”的问题上,泛民也和港独与激进本土等保持了充分的距离。在曾荫权时期,中央政府曾释放善意,承诺过普选时间表,又在2012年香港政制改革问题上,为民主党提出的“普选区议会代表”方案大开绿灯,而泛民也在司徒华影响下在立法会表决时投了赞成票,从而奠定了当前香港政制的基础。

到了梁振英时期,虽然双方在占中和“8·31”方案上爆发了严重冲突,张德江访港时还是会晤了泛民议员,中央政府也为部分泛民发放了回乡证,甚至劝退了一心竞选连任的梁振英,王光亚还称“泛民大多数是爱国爱港”,这些都说明,泛民和中央政府之间并没有解决不了的冲突,甚至还有不少共同之处,中央政府其实还是希望与泛民和解,而泛民也还没有任性到想和中央彻底决裂。然而,剧情离奇,可能是结局未到,也可能是两位主角意犹未尽,双方的信任之冰终究未能消融。

(多维社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