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評論

台灣本土化 20年夢一場?

+

A

-
2016-06-07 16:50:30

馬英九政府的看守內閣閣揆張善政在下台前,曾語重心長表示,新政府上任后應拉抬台灣經濟,而非只完成改回課綱和轉型正義,并問道:“課綱改了,這個轉型正義能夠替我們GDP增加多少?”最近发生的兩則新聞,似乎印證了張善政的觀點。首先,是中山醫學大學台灣文學系关門。

据聯合新聞網6日報道,台灣大專院校長期以來面臨少子化壓力,裁撤、合并時有所聞,“人文無用論”“未來出路”一直是無法避免的爭議話題。靜宜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執行長溫宗翰在臉書(Facebook)透露,6月5日,中山醫學大學台灣文學系送走最后一批應屆畢業生,同時象征著該系正式倒閉。

台北市長柯文哲參觀苑里藺草文化館。台灣的地方文化館正面臨青黃不接窘境(圖源:中央社)

早在1997年,真理大學成立第一所台灣文學系,上承90年代台灣本土化運動的興起,下接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的政策允諾,台文系就此在全台遍地開花。然而,“台文系畢業要干什么?”這類問題從未消失,台灣文學長期被邊緣化,也不利系所发展。中正大學台文所所長江寶釵曾指出,台文系與中文系的區分,是創所過程中遭遇的最大困難,大家都在摸索如何“找出自己的特色”。

曾投入2016立委選舉的藍士博指出,成立台文系所的目的,在于松動戰后由國民黨在台灣創造的黨國、中國、漢文化為核心的國民教育,但過去20年,台文系所始終沒能跨出大學校園,成為零散于各院校的“弱小科系”。成立台文系所的重要宗旨,是保留台灣文學,進而強化台灣在地历史、文學研究、培養人文关懷。許多台文系所均強調,跨領域整合以及善思辨的人文研究,像是培養母語教育人才、國際與國內的學術发展,是台灣文學銜接業界乃至全球化的重點。

藍士博在臉書表示,台文系所当中出身中文系的師資仍多,也不乏外文、日文、历史、社會等科系出身的老師,讓台文系所保持高度新鮮感,但也讓系所易流于一盤散沙。“課一直開、研討會一直辦,卻沒人再多花時間关注,這個學科的未來要怎么发展?在國民教育中的重要性呢?”

但藍士博認為,台文系所的困境,即在台灣文學研究體制與國民教育嚴重脫鉤。当對內無法整合分工,對外無法爭取空間、資源,甚至與“中國文學系”的區隔都無法完成,台文系所的20年慘淡經營,恐將成黃粱一夢。

無獨有偶,7日《信傳媒》刊出題為“鄭麗君上台,揮刀砍向地方文化館?”的報道,表示新政府才宣示要厚植文化力,卻沒看到“等水喝”的地方文化館,對于地方文化場館的補助,大幅縮水。如螺陽文教基金會理事長何美慧即表示,其一手孵育的西螺延平老街文化館,今年获得的經常門(水電費、活動費、行政雜支費等)補助,僅達去年的11.6%。

何美慧表示:“司長說新任部長重視‘有感的KPI’,國发會還要求自償率,不知道到底把文化当成什么了?”她質疑,若把地方文化都当生意來做,像話嗎?她并推測,全台200多個地方文化館將因此“尸橫遍野”。

由此看來,新政府若非故意騙選票,便是間接承認了資源必须花在刀口上,先前對“本土化”画出的美麗大餅是做不到的空想。

誠然,台灣近30年來,基于政治取向而推行的“本土化”“教改”等運動,高潮迭起,百家爭鳴;但真正攤到市場面前,作供需的考驗,以台灣有限的人才與經濟資源,似乎揮霍得太多了。台灣正在走大陸“辛辛苦苦30年,一覺回到解放前”的老路嗎?

在經历兩次政黨輪替后,民眾是否已修煉得道,鍛造出給力的照妖鏡,直接照穿政客們華麗的辭藻,將其打回原形?仔細咀嚼張善政之言:“轉型正義能夠替我們GDP增加多少?”台灣應該繼續把所剩不多的資源與注意力,再投注在煉制“空想”的安慰劑上嗎?

綜編:李珞

評論

檢舉

檢舉類型:
具體描述: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