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節六十五年 台灣與南洋華人未來與前緣

+

A

-

20171011日,台灣副總統陳建仁出席“華僑救國聯合總會第65屆華僑節典禮”,除表示對僑胞為“中華民國”作出貢獻的肯定,也期勉僑胞持續在國際上為台灣发聲,共創繁榮與美好願景。實際上,華僑節真正的時間點是1021日,但為顧及來台參加“雙十國慶”的海外華僑華人的行程,多年來均提早舉行。

1952年的1021日,甫退守到台灣的蔣介石政府為捍衛其身為“正統中國”的地位,而召開首次“全球僑務會議”,当時有海內外僑胞307人與會,會議一連七天舉行。由於孫中山靠著海外華僑華人的力量而推翻了滿清,且海外華僑華人也支援抗日戰爭,因此蔣介石政府為感念華僑“愛國之熱忱”,而特令將會議第一日定為“華僑節”。

台灣副總統陳建仁出席華僑節慶典(圖源:台灣總統府)

“華僑節”的意涵在于,因為“正統中國”與否總不能由蔣介石政府“自己說了算”,必须要获得夠資格的人或群體的證明、認可。因此對蔣介石政府而言,擁有“流著中國人的血”的海外華人就是最佳的證人,因此必须從民族主義的情緒去爭取海外華人的認同。

對多數台灣人而言,“華僑節”早已是陌生的節日,畢竟對中國的認同感已不若当年,因此更不會在乎“正統中國”與否。“中華民國是正統中國”對時下台灣年輕時代而言是過期的名詞,或是偶爾用于消遣及娛樂的談資,就如台灣最紅的政治議題網紅团體“眼球中央電視台”所言的,對岸是“中華民國大陸淪陷重災區”。

無可否認地,“華僑節”具有大中國主義的色彩,而與這節日最相关的組織-僑委會,每当政黨輪替后,都出現是否要將僑委會裁撤或裁并,以及該照顧華僑或台僑的爭議。在華僑節舉行65年的今日,已經历三次政黨輪替、解嚴三十年的台灣的“本土意識”已興起,未來對僑委會、僑胞定義的“檢討”聲浪必然有增無減,同時對海外華人的態度,對推動新南向政策的蔡英文政府而言,對周邊國家人民(含華人在內)的关注,應會是更從“民主主義”的角度出发,少了更多的民族主義式的关注。

“中華民國”唯一的“僑鄉”金門

在華僑節前夕,1018日馬來西亞華商、祖籍金門金寧鄉東堡的丹斯里楊忠禮病逝,享年87歲。楊忠禮是第二代馬來西亞華人,父親楊清廉是來自金門的木材商,楊忠禮在9名子女中排行第三。楊忠禮曾是馬國第八大富豪,他所創辦的“楊忠禮集团”(YTL Corporation Bhd)是馬國最大的綜合型企業,主要業務包括公共事業、发電厂、基礎建設等項目,范圍除馬國外,還包括英國、新加坡、印尼、澳大利亞、日本和中國大陸。

金門人的海外移民遍布東南亞國家,除楊忠禮外,著名的祖籍金門的華人還有印尼船王黃進益、新加坡銀行家黃祖耀、來台发展的汶萊華人吳尊等人。

馬英九在2014年頒授“ 四等景星勳章”給楊忠禮(左),肯定其促進台馬关係的貢獻。(圖源:中央社) 

不少移民社會有再窮也不能窮教育的理念,下南洋的華人亦然。楊忠禮在18歲時與友人合資創辦了巴生興華中學,至今該校是馬國華文教育體系中的知名學府。同時,南洋華人也多有回饋鄉里的理念,事業有成的楊忠禮曾大力出資協助金門大學建校,2014年被聘為終身名譽校長,也获得台灣前總統馬英九頒发的四等景星勳章。可見祖籍是金門的楊忠禮和“中華民國”有很深的淵源,這得益于至今金門仍由“中華民國”所實質管轄中。

 

過去各界認為,中共之所以不繼續拿“奪回”金門、馬祖列島,是不為了讓台美因而真正切斷了與中國大陸的关系,進而形成實質上的“台獨”。各界比較少关注到的角度是,若少了金門,就會讓台灣斷了與廣大“華人世界”/“大中華圈”的“关系”,因金門是不少海外華人移民的祖籍地,至今金門是“中華民國”政府實質管轄下唯一的“僑鄉”。

在中共的對台工作中,除國台辦等涉台部門外,還有統戰部、國僑辦及各地方僑辦也是重要的對台工作單位,扮演輔助的角色。對中共政府而言,期望透過海外華僑華人基于血緣、中華民族情感,在防獨促統的工作上扮演一定的角色,如在各國成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畢竟不少華人在各國擁有一定政經影響力,可形成防獨的輿論壓力。

2004年成立的馬來西亞一中促進會為例,創會人李三春是馬國最大的華人政黨-馬華公會的前總會長,也是馬國前交通部長,李三春接受香港《亞洲周刊》采訪時稱一中促進會并非干預他國內政,而是舉凡對中國有感情的海外華人,若看到台灣搞獨立是必然要反對的,這符合大馬政府的一中政策。雖該會表明稱各成員僅代表個人參加,然而該會成員多為馬國知名的華商或前華裔政治人物,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與影響力,而楊忠禮也是成員之一。

金門大學為紀念祖籍金門的馬來西亞華商楊忠禮捐助建校,而設楊忠禮園(多維記者:杜晉軒/攝)

台灣與東南亞華人的未來

自楊忠禮18日逝世以來,台灣主流媒體中僅有《中時電子報》有相关報導,其它主流媒體的沒关注,除反映金門是台灣的邊陲這因素,還有当下的台灣官方及社會不再如從前強調自身為正統中國,蔡英文政府對中華民族主義的熱情也不比馬英九政府。

那在民進黨政府未來可能的長期執政下,各界還关注的是未來台灣僑委會的去留。仍深深鑲嵌在台灣行政院組織架構內的僑委會,或許會在強調台灣主體性的浪潮下,持續面對存廢的質疑,但由于金門還仍由中華民國政府所實質管轄中,對于金門還有與海外華人的鄉親关系,這方面的業務使得僑委會的存在仍有其必要性。

不過僑委會自身除面對內部台灣社會的國族認同變遷,也會面對外部華人世界自身的國族認同變遷,如最近僑委會為尊重僑生的國族認同,而將之更名為僑(華)生即為顯例。

海外華人有對中國的“認同”情感,就必然有“中心”與“邊陲”的存在,而過去國民黨政府視自身為海外華僑的“中心”,那在東南亞的華僑,就是處在邊陲的“南洋”。然而“南洋”與“華僑”一詞雖然是約定俗成的稱謂,但難免仍有以“中原”為中心的意涵。由於各東南亞國家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為擺脫“南洋” 與“華僑”這“邊陲”的代名詞,現今在東南亞各國的華裔多自稱東南亞華人,已少自稱“南洋華僑”。

同樣地,在台灣本土意識的興起下,未來台灣人難再以民族主義的角度去看待海外“華僑”。因此在“華僑節”65周年之際,不僅台灣社會自身清淡描寫帶過,其實不少東南亞華人也不懂這節日吧。

撰寫:杜晉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