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中國人? 台學者剖析港台青年認同

+

A

-
2017-11-10 01:17:30

2014年台灣爆发太陽花學運,同年香港发生雨傘運動。中國崛對台灣香港兩地的年輕世代來說代表什么? 為何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和香港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國立台灣大學兼任副教授林泉忠台北時間9日晚間于《多維導讀》活動中表示,台港兩地的認同問題,形成的背景不尽相同,1990年代,台灣本土化浪潮中,“台灣民族主義的內涵”消除“中國坐標”,台灣社會開始從下而上,從上而下摸索台灣本土國家的建構,在這個摸索過程中台灣經历“去中國化”去邊陲化的過程,但外部的“中國因素”卻因“千島湖事件”及“六四”等事件造成台灣社會對大陸的失望。

《多維
TW》月刊119日台北時間晚上7時在台北市舉辦《多維導讀》活動,以《誰是中國人》為題,邀請現任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國立台灣大學兼任副教授林泉忠講解台灣人與香港人的身分認同,有近百人到場。

林泉忠是東京大學法學博士,主要研究東亞政治與國際关系,對兩岸三地及冲繩的認同問題有獨特研究。林泉忠在他的著作《誰是中國人》中探討在中國大陸崛起下,台灣與香港兩個社會在國家與民族認同上日益偏離“中國”與“中國人”現象的背景、現狀及對未來的思考”,演講中則以數据和他的觀察剖析台灣社會和香港社會對國家認同的變遷,并探討其中的“中國”因素。

《多維導讀》邀請林泉忠教授以台灣和香港人的身分認同為題演講(多維記者:杜晉軒/攝)

在探討“中國因素”對台灣社會國族認同建構中扮演的角色,林泉忠表示,1949年以后台灣社會建構認同時,“中國概念”一直存在,只是有時是自我,有時是他者。他認為台灣的認同變遷可以以1980年代做一個分水嶺,在1980年代前,“中國”直接成為台灣社會國族認同的坐標,并以“另一個中國”區隔開來,這樣的認同透過黨國教育建構起來。

1949年后,台灣社會的“中國國家化”一是硬,中國化的硬體以忠烈祠為例,把國家符號帶到台灣社會里,其他還有國旗、國歌、國父孫中山。二是軟,軟則是“新中國文化之建構”,有别于1949年的中國大陸,新中國文化建構結合台灣本土的特點,建構帶有“中國”國家權力文化內涵的東西,包括“中國”历史符號,黃河、長江,以及國民政府推動的國語教育、京劇、國片、國術等。根据1993年台灣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對台灣民眾“身份認同”的民調顯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有48.5%,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有32.7%,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只有16.7%,由此看見台灣政府当時以“中國為坐標”推動台灣認同的成功。

《多維導讀》活動9日晚間吸引近百人到場,林泉忠講解台港身分認同變遷以及中國崛起后對台港的影響(多維記者:杜晉軒/攝)  

但到了1990年代,台灣本土化浪潮中,“台灣民族主義的內涵”消除“中國坐標”,台灣社會開始從下而上,從上而下摸索台灣本土國家的建構,在這個摸索過程中台灣經历“去中國化”去邊陲化的過程,目前還在持續中。而根据1997年陸委會公布的台灣民眾認同民調,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攀升至36.9%,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則是23.1%,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則有34.8%

林泉忠提到,在台灣摸索的過程中,不只有內部因素還有外部因素,外部因素是中國大陸在1979年改革開放后,卻发生千島湖事件還有六四事件,造成台灣社會對中國大陸失望,以他的觀察,在這里出現了一個明顯抉擇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而在香港的認同問題上,林泉忠以香港共同體的建構與解構剖析了五階段香港人的身分認同變遷。他提到香港在1980年代到1997年代,在認同結構上和台灣程度有所不同,但結構卻是相似的。而在1997年以后香港人的恐懼漸散,中港兩地快速融合,中國崛起帶來的經濟機會,以及改革開放進入新的階段都讓香港人身為中國人的意識強化,香港本土意識進入衰弱期。但到了20082014年后,香港新本土主義進入蓬勃发展期,港人企盼30年的民主普選落空,才出現了“三自一獨”這些過去沒有的要求。香港人意識的質變是否會從族群意識到國族意識?是否會從一個以文化為主體的國族意識或往政治方面國家認同的方向,林泉忠表示還要再觀察。

林泉忠提到,中國大陸崛起后對周邊領土問題和對主權問題,采用一种“實力主義的態度,南海主權議題、周邊領土問題的處理都有這樣的趨勢。但在中國崛起后,台灣人的認同卻沒有因此有很大的區别,根据2003年和2013年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的數据可以看出認同自己為台灣人的比例為59.9%73.7%。林泉忠表示,台灣人對台灣的認同一直持續在高漲,尤其是“天然獨”世代的年輕人對“中國”的認同非常低。而在香港方面,中國大陸的崛起使香港地位下降,議價空間縮小,這在未來會成為重要的時代背景,中國大陸也透過法庭裁判來打擊港獨勢力。但他認為,根据他的觀察,台獨和香港本土主義兩個現象发展都不會消失,未來會怎么发展仍無法判定。

林泉忠最后以究竟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還是“今日台灣、明日香港”作結,他提到,台灣人在雨傘運動時,十分擔心台灣會變成現在的香港,而台灣的民主化則是香港人希望前進的方向。林泉忠為,中國大陸5000年的历史,以德服人,德政的角度來看的話,不能只靠實力主義,希望北京能吸取唐代万邦來朝經驗考慮以德服人,他認為“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是中國大陸可以努力的方向。

中國大陸崛起后,林泉忠指出台灣人對中國的認同卻沒有发生明顯改變(圖源:VCG)

現場有觀眾提問,一方面他不想看到台灣變成“獨立的國家”,也不希望台灣迫于壓力而成為沒有特征的地區,把台灣香港社會的民主開放傳播到中國,引起中國獨立思考是否可行? 也可以從中思考中國大陸需要怎么樣的民主化。

林泉忠對此表示,香港和台灣的民主化是否可以帶動中國大陸民主化,在90年代香港都談的很多,但20年過去還是沒有辦法朝這個方向邁進。他提到,20年前,中國大陸還很窮,以不能搞民主這樣會大亂為由。但重點是中國崛起了、經濟好了,目前仍舊沒有看到改變。他認為要以香港政治是否能循序漸進走向普選作為觀察點,香港政治是一個很好的試驗品。

此外,針對觀眾提問“中華民國”是兩岸進程的資產和或包袱,林泉忠回應,即便是官方對台政策的相关部門,基本上沒有把“中華民國”視為台獨。這隱含是默認,要達到官方承認是很難的,這也是為什么蔡英文要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可以得到默認會接受。

對于兩岸僵局怎么打破,假設有一天有需要作出調整,怎么調整,林泉忠認為,如果中國大陸尊重“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一個中國”或許不是問題他認為是有空間可以調整的。

撰寫:蔡苡柔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