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前大法官奧比薩克思:轉型正義在黨派間要保持中立

+

A

-

南非憲法法院前大法官奧比薩克思(Albie Sachs)18日應邀來台演講,分享南非轉型正義的經驗。薩克思在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主辦的“民主倒退中的人權保護”論坛中建議,不論台灣的轉型正義是如何進行,但是在黨派政治之間要保持中立。

現年83歲的薩克思是已故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戰友。1988年,投入廢除南非种族隔離政策運動的薩克思,被当時的南非政府視為眼中釘,遭政府特務以汽車炸彈暗殺,他因此失去了一只手臂與一只眼睛的視力。

薩克思康复后,投入了南非新憲法的人權憲章的制定,該憲法被認為是現代憲法的典范。1994年曼德拉当選總統后,薩克思擔任憲法法院大法官。2014年,薩克思成為台灣唐獎基金會的首屆唐獎「法治獎」得主,以紀念他為終止南非种族隔離政策,及起草南非新憲法所作出的貢獻。

薩克思分享說,当南非開始推動轉型正義工程后,有天当年刺殺他的特務在他面前現身,彼此對当年的事情長談許久,最終那年紀比他輕的前特務接受薩克思建議,去跟“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說出当年的真相,以获得薩克思的原諒。

薩克思(右三)18日應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邀請來台分享南非的轉型正義經驗(多維記者:杜晉軒/攝)

薩克思給台灣轉型正義的建議

薩克思表示,他此行并非要給台灣轉型正義提出個答案,而是將南非的轉型正義過程背景提供參考。

南非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 1995年年成立前,推翻南非白人政權的非洲民族議會(ANC)對于如何促進轉型正義有過爭論,包括是否該咎責ANC在過去所犯下的違反人權問題薩。克思指出,ANC高層所牽涉的違反人權問題,关乎到道德問題,價值問題“包括為何我們要推翻当局,我們的信念和勇氣出自哪里”。

当時薩克思的立場是,決定將特赦,和解,真相的部分結合起來,進行“有條件的和解”,意即為了交換特赦,必须說出真相的模式。

薩克思進一步說明,南非的和解有三個組成部分,且彼此獨立。第一是南非聖公會大主教圖圖到各鄉鎮傾聽人們的故事,同時也會透過傳媒報道出來。薩克思舉例,透過該程序,在電視節目上曾安排受刑求者來面對当初刑求者,要求刑求者講述当初如何進行這些刑求的,讓社會知道了其實他們也是社會中的一員。

第二個部分則是特赦,需要有特别的法庭,讓他們說出真相,以決定是否該被特赦。薩克思說“如果我們把真相說出來,會发現過去這些情治機关,這些軍警所做出來的事,也是人做出來的,在当時的政治情況下,所做出殘忍不人道的事。說出來對于雙方都是有幫助的,無論是對加害者或是受害者,揭露真相不是為了處罰,而是諒解,并不要再发生同樣的事,透過這些程序去反思,讓這些人都可以在新的民主中,成為新的參與者“。

第三是賠償,薩克思認為這方面是做不夠的,除金錢補償的不夠,還有政府各部門間的討論不足,與社會的討論也不夠。薩克思認為不僅金錢賠償而已,還包括全國性計划地去討論。

南非實行轉型正義工作已過去二十多年,薩克思也坦言如今這些和解工程在南非社會卻面對了年輕世代的質疑,包括對白人太輕放寬容的批評,南非非裔年輕世代認為他們依然處于貧困的環境,會覺得“真相能給飯吃嗎?”

薩克思認為,真相和解不是為了改變南非,改變南非必须透過許多配套措施,真相和解是為了讓人們從過去的痛苦中,得到醫治,有動力繼續往前走,且真正的和解并不在于委員會的存在,而是憲法的人權保障。

對薩克思而言,至今南非還是有很多問題,如總統的貪腐問題,但他也看到政權輪替后帶來的制度性的回饋,如來自媒體,學者可進行批評的言論自由。薩克思表示,年輕人憤怒是好事,那表示仍對現實有不滿,而他對于台灣已經走出來感到欣慰,他認為台灣有很大強韌性,包括記者和知識界對社會的批評。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該有的態度

對于如何辯證出真相,薩克思指出,南非在真相與和解的過程中,采取的方式是透過人們各自經驗的陳述,在各种說法相互對立之間找到真相,經不同的陳述的互相對抗,對比,去发現背后的真實。

薩克思強調,南非把真相揭露后,給予特赦的經驗,不一定適合每個國家學習,因為有不同背景跟需求。薩克思稱他并不清楚台灣是否要走南非式的和解道路,不過他建議台灣無論如何,以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為例,采取的態度不會是“假中立”或對原則問題不采立場,依然要對過去的人,威權統治是有堅決的立場的,但是在黨派政治之間要保持中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杜晉軒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