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勞動保障有缺口 蔡英文醫療政見待兌現  

+

A

-
2018-12-03 07:50:40

讓受雇醫師適用《勞動基准法》(簡稱《勞基法》),以保障醫師勞動條件,確保病人安全,是蔡英文競選時的醫療政見之一。

台灣勞動部雖然于11月30日公告自2019年9月起,住院醫師將正式获《勞基法》保障。不過,目前適用的范圍,僅限于私立醫院及少部分公立“約用”的住院醫師(Resident),同屬受雇身分的主治醫師(Visiting Staff)、取得內科、外科、婦科、兒科執照的進修醫師(或稱研究醫師,Fellow),以及公立醫院“約聘”住院醫師仍是被排除在外。

据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估計,全台受雇醫師約有48,000人,此次能納入保障的人數只有4,000人,僅占受雇醫師的不到一成。

對此,工會監事陳秉暉表示,這恐怕連遲來的正義都稱不上,只能說是民間团體多年努力爭取下的“慘勝”。畢竟历年來有多位醫師因過勞而職災,甚至喪失性命,此次《勞基法》納入住院醫師的保障,只是最起碼的亡羊補牢。

2009年台灣曾发生一名外科醫師因過勞,在開刀房心肌梗塞昏倒,后因腦部缺氧過久導致失憶、智力退化如孩童(圖源:VCG)

受雇醫師納入《勞基法》的重要性在于,它能讓醫師降低過勞風險,并获有職災、工時等基本權益之保障,也能防止醫師被不合理,如訂有高額離職違約金的勞動契約捆綁。

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董事,政治大學勞工所教授劉梅君即指出,醫師作為受雇身份,納入《勞基法》保障是基本的勞動人權,不因職業有特殊性而可被排除。

在工時保障上,雖然為因應受雇醫師將納入《勞基法》,2017年8月衛生福利部已實施《住院醫師工時指引》,透過評鑒以管制醫師的工時,規范住院醫師每月的總工時上限為320小時,換算單周約80小時。

不過,現行主管評鑒的“醫院評鑒暨醫療品質策進會”未具勞動專業,所以難有實質保障的效益。適用《勞基法》后,在法令強制性及勞動主管機关的勞動檢查介入下,較能進一步強化對醫師工時的保障,并改善不公平的勞資关系。

蔡英文2016年的政見白皮出表示,會修正勞動法規,保障醫事人員勞動權益(圖源:中央社)

社會上對于受雇醫師是否應適用《勞基法》有一大疑慮是,醫師有了工時管制后,是否將導致醫療人力短缺,而影響病患就醫權利。

然而,醫師缺乏工時保障,恐怕才是醫療現場缺醫師的主因之一,例如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科及急診科,這五大科别目前就遭遇到因工時長,工作太過辛勞,而发生醫師出走其他科别,青年醫學生不願投入的現象。例如2017年台灣就一名能夠錄取台灣大學醫學系的高中生,因為不能接受醫師的過長工時,表示拒当大醫院的“血汗醫師”,故放棄醫學系,改選牙醫系就讀。

再者,2019年9月起,雖然部分住院醫師開始获得《勞基法》保障,但他們工時規范并非比照一般勞工為單周40小時,而是朝“責任制”框架納入,由勞資議定工時,最有可能結果,還是比照現行的《住院醫師工時指引》,以單周80小時為上限,換言之,若醫院若有遵守規定,并提早做出因應措施,不該因為適用《勞基法》而受到太大的人力冲擊。

面對台灣受雇醫師的過勞和勞動保障問題,蔡英文雖然向前跨出了突破性的一步,終于讓爭議許久的醫師是否適用《勞基法》問題有了進展,但距離其2016年醫療政見的兌現,要讓受雇醫師皆“受到與勞工等同的權益保障,取消排除《勞基法》適用,遏止畸形工時與雇主恣意役使”的目標,仍有好一段路要走。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炯廷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