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強相爭 台灣應以軟實力尋出路

+

A

-

國際兩件大事正在影響台灣經貿,一是201812月底《跨太平洋伙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完成签署并通過;其二是中美貿易戰的爆发,而台灣的產業供應鏈恰與中美緊密結合,該如何迎戰台灣智庫舉辦2019年國際經貿機會與挑戰研討會,對此探討回應

台灣目前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工作如何台灣經濟部貿局多邊貿易組長劉志宏提到國際各國彼此多签署多邊協議,只有台灣沒在签,自由貿易協定(FTA小組的成立便是想做些突破,讓台灣在夾縫中求生存。

劉志宏回顧過往經驗,当時
世界貿易組織(WTO談判成功,因此普遍不覺得FTA重要,而在1994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成立后,美國區域經濟開始整合,這對亞洲國家造成冲擊。因此亞洲各國開始進行FTA談判,2002年日本與新加坡FTA签定后,各國FTA如雨后春筍般出現。

台灣前几大貿易伙伴如中國
大陸、香港、日本等在FTA相当積極。但FTA是否為万靈丹?劉志宏以日本與新加坡的FTA為例,因為新加坡本身產業結構,低关稅對新加坡出口率影響不明顯。

那為何還需要
FTA劉志宏表示当然不否認對于經貿有些許好處,重要的是FTA對政治上的成績是大加分。但签FTA本身對出口成長不是票房保證,端看各國產業結構。

劉志宏特别提醒要注意產品里的服務,服務業過往被高度低估。目前台灣資通訊產品之中,服務成分較高。因此,台灣必须加強服務業,FTA主要談关稅減讓,對于服務的限制比較小,服務業會多些加值成分。

劉志宏也表示FTA談判最困難之處在于游說其他國家克服障礙,必须用低調方式進行溝通。但他也表示台灣目前已做好准備跟各國磨合。

謝金河認為中美兩強斗爭將使2020年台灣選舉不平靜(圖源:中央社)

台灣《財訊董事長謝金河則分析中美貿易戰對台灣的影響,他認為貿易戰未來必走到科技戰,科技將成為下一個話語權的搶奪目標。美國也是意識到5G发展落后,所以開始打擊華為。

謝金河并以台灣時政評論者范疇提出的美對中四爪戰略作討論,認為中美之間會在四個層面引发戰端:关稅貿易戰、經濟行為規范、科技戰、亞洲全局秩序戰。其中亞洲全秩序戰特别值得台灣注意,中美爭端下的台灣牌會常被使用,他認為到2020台灣總統大選前,台灣的天空會有許多力量在角力

謝金河更大膽推測中美貿易戰后,美國也不無可能退出WTO、聯合國,屆時國際秩序將會有大變化。在這狀態下,台灣應該如何自保做准備謝金河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的話為例,他說張忠謀認為台灣無法做品牌,跟台灣人的性格有关,台灣不會侵略别人,偏向與人為善,大家將東西交給台灣生產會放心,放心便是無法替代的台灣價值。

他強調類似台積電的企業是台灣產業发展值得思考的模式與榜樣。而在中美貿易戰中,台灣這項特質會被看到,對于產業有利,特别是科技敏感的產業。

台灣政府部門、企業與民間智庫就國際經貿議題進行討論,圖左起為台灣經濟部國貿局組長劉志宏、旭榮集团執行董事黃冠華、中經院WTO及RTA執行長李淳、中國輸出入銀行襄理邵志盛(多維記者:黃雅慧/攝)

台灣旭榮集团執行董事黃旭華則以二不二要”,分享企業面臨全球經濟變化的心法他認為業界不希望選邊站,不要零和思維,而是要加入貿易組織與分工戰略。他并建議台灣可以扮演資金調度中心、資訊科技(IT中心與人才培植及調度中心,尤其IT是台灣的超級優勢,台灣IT人才性價比也高。发揮台灣軟實力,才能讓世界看到台灣。

至于台灣在沒有FTA協助下,中小企業如何在全球化經濟求生存?劉志宏認為FTA不是未來的答案,台灣的國際政治實力不強,國貿局最近在做的是加值貿易的統計并建立服務業的規范,加速貿易連結度。

企業界如黃旭華認為全球化下的企業靠補助難以生存,他建議台灣政府端提供信息、IT科專計划連結即可,其他都要靠企業自己

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南方共同市場(RTA中心主任李淳則表示,台灣政府的角色可以更積極,如核災食品公投結果對台灣加入CPTPP確實產生不利影響,政府應該告訴大家公投后會產生的后果,包括會如何影響外交关系等,否則台灣在國際經貿空間困難下把路越走越小很可惜。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黃雅慧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