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年被擋WHA門外 台國際參與真比陳水扁時代還糟嗎

+

A

-
2019-05-07 23:43:22

面對2019年5月20日即將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WHA),台灣因無法取得邀請函,于5月6日報名截止日已確定將連續第三年缺席大會,台灣外交部也因此向北京发出嚴正抗議與強烈譴責。而美國國務院美國國務院发言人對此表示,排除台灣參與全球衛生、安全、執法網絡,將造成危險的缺口,并重申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組織。美國前亞太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也在当地時間5月6日出席華府的活動時,坦言台灣在醫藥、科學、人權、政府治理,或是商業、科技等方面发揮應有角色,為區域與全球福祉作出貢獻,不僅符合美國與台灣人民利益,也符合區域與全球利益,其向北京喊話指出,基于相关集體利益,北京應該采取更具彈性立場。

尽管明知在兩岸关系陷入僵局的情況下,台灣在WHO或WHA等的參與都必然是不得其門而入,但台灣政治人物仍持續高聲呼吁,有如請鬼拿藥方(圖源:中央社)

實際上,不論是台灣的抗議,北京的阻擋或者美國的聲援台灣,若把相关言論放到19年前,陳水扁擔任台灣總統的八年期間,類似說法也是每年重复上演,几乎如同電影的反复放映一樣,台灣因為無法進入WHA而反复呼吁國際社會應該重視台灣,抗議北京的蠻橫干預,而美國也同樣從國會到行政單位,不斷发言聲援,強調願意支持台灣“適当且有意義”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甚至在陳水扁執政八年期間,全球,尤其是兩岸三地還曾面臨到SARS疫情的冲擊,在此嚴重威脅全球衛生情況的強烈變數下,台灣都不曾因為成功對抗SARS疫情而得以進入WHA。

然而到2008年馬英九上台后,因兩岸間的关系融冰,台灣終在2009年得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WHA由此可見,不論美國是否點名台灣未納入WHA討論會否成為全球防疫大漏洞,或者歐洲以及台灣友邦如何大聲疾呼台灣理應納入世界衛生組織的討論范疇,都不可能在兩岸关系陷入僵局的情況下,改變台灣與WHA的互動关系。說白了,台灣在WHA的參與或者不參與,醫療或是衛生從來都只是那層遮羞布,或者說是美化板,能否參加WHA指牽涉了兩岸,各种國際聲音永遠都只是政治人物借以利用向國內人民宣傳的啦啦隊呼聲,或者借以打擊敵人的同仇敵愾聲浪。

美國前駐中國大使芮效儉(Stapleton Roy)于56日指稱,北京当前強硬阻撓台灣進入WHA的做法,顯示其對統一步伐感到不耐。過去2030年中國大陸一直試圖促使台灣增強對統一的支持,卻苦于找不到方法。芮效儉強調,中方在“需要耐心的議題上過于急躁是危險的

然而平心而論,北京是否確實有“過于急躁
?還是台灣試著營造一個北京已“急躁的形象?實際上,在WHA的議題上,北京由始至終皆態度一致,基于聯合國已經承認北京所主張的“一個中國原則,所有聯合國相关組織,包括WHOWHA都采取一樣的方針,即台灣在相关國際組織的法定地位,必须與中國態度聯動。也因此才會有当兩岸关系改善,台灣便能取得WHA的觀察員身份,但兩岸关系陷入冰點下,台灣在WHA甚至是其他國際組織,便只能望門興嘆。

對于台灣來說,不可否認其間的相對剝奪感會較為強烈。畢竟曾經能夠以觀察員身份進入WHA會場,但如今如此直白地被剝除資格,連邀請函都無法取得,台灣因此大聲疾呼可以理解。但在此情況下,反觀台灣的“國際友人們,其相关反應,實際上并沒有因為台灣曾經是觀察員的身份,如今無法進入WHA而更顯得義憤填膺,包括美國、日本、英國與歐盟在內等國家,雖然同樣表態支持台灣參與WHA,但除了口惠外實際動作卻相對缺乏。畢竟在陳水扁時代,甚至是再早前的李登輝時代,美國還曾透過國會通過法案,并經總統签署法案,公開表態支持台灣參與WHO,或是國務院公開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與WHA,如今只能動動嘴皮子,喊出台灣沒有受邀加入WHA會在國際防疫帶來漏洞。兩相比較,到底台灣的國際參與以及面臨的阻力和助力,現在與過去相比孰優孰劣,几乎一目了然。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萬敏婉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