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長照工作兩頭燒 台民团爭取“有薪照顧假”欲創三贏

+

A

-

在高齡化的趨勢下,有越來越多勞工恐怕將為了照顧失能、失智或身心障礙的長輩而無法兼顧工作,為了不讓勞工因家庭照顧而離職,造成穩定勞動力的流失,多個台灣民間团體于当地時間2019年5月16日召開記者會,呼吁有意角逐2020年台灣總統的候選人,執政后能立法讓勞工享有“長期照顧安排假”,該倡議目前已获得近百個包括性别、社福和勞工团體的連署支持,盼能透過“照顧假”的政策協助,共創勞工、雇主和國家三贏的局面。

社會高齡化下,越來越多勞工有看顧失能或失智長輩的需求,台灣包括性别、社福和勞工在內的民間团體共同向2020年的總統候選人喊話,呼吁推動“有薪照顧假”(多維記者:陳炯廷/攝)

倡議团體婦女新知基金會指,据台灣勞動部2016年推估,有231万勞動人口,約五分之一的勞工因家庭照顧的需求而影響工作,每年約有17.8万人為照顧失能、失智或身心障礙家人而需要“減少工時、請假或彈性調整”;約13.3万人會因為“照顧離職”,結果不只影響勞工的工作權,也是雇主和社會勞動力的損失。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律師莊喬汝表示,勞工在面臨家人有失能或失智問題時都會有一段混亂期,要考慮怎么協助長輩的長期照顧,但因為缺乏休假制度,實務上就會因為照顧而離職,雇主也要付出重新養成勞動力的成本,造成惡性发展,而“長期照顧安排假”的立法將可避免這樣的事情发生。

民間团體共同倡議的“長期照顧安排假”包括“30天有薪假”加上“150天無薪彈性請假”。婦女新知基金會表示,這30天的有薪休假,財源能夠由就業保險提高1%的費率支出,比照“育嬰留職停薪津貼”,提供勞工六成的薪資津貼。

由于如何安排失能、失智或身心障礙的家人后續的照顧是需要時間和金錢成本,這30天的有薪休假能夠讓勞工有時間尋求資源,協助長輩后續的照顧工作,比方聘用看護或交由機構照顧。同時,這也能兼顧“性别平等”,避免讓照顧的重擔在性别刻板分工和女性平均薪資較低下,直接淪為家庭中女性成員的責任。此外,150天的無薪彈性休假,是為了讓勞工能因應失能、失智家人的臨時意外狀況,填補移工休假時的照顧空窗期。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关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指出根据他們的調查发現,在職照顧者平均照顧的時間為8年,每周要投入逾20小時的在家照顧時間,其中40歲至55歲者占73 %,有44%為主管職,37%年資超過10年以上。這顯示在職照顧者要面對工作、照顧兩頭燒的困境,而他們不少都是企業中非常熟練和仰賴的勞動力,因此他們的離職,不只是勞工將損失經濟來源和年老退休金;雇主也會痛失熟練員工;整體社會的勞動力也會減少,而離職照顧者年老時可能會成為貧窮人口,亦增加政府負擔,造成三輸的局面。

曾經為照顧家人而離職的蔡先生就指出,身為獨子的他,13年前因父母洗腎,又失能、失智之故,在缺乏長期照顧資源且請假不易下,只好無奈離開職場。目前仍在職照顧家人的林小姐則表示,母親中風之初,由于必须時常請假帶母親去醫院,在請假時會難免會遇到主管刁難,他是在經濟考量和社福單位的協助下才撑過來,沒有因此離職。他們強調,假如有“長期照顧安排假”,將能改善他們在職場請假困難的處境。

“上班好怕接到電話”,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說,這是許多有失智家人的勞工每天上班的憂慮。這樣的苦不是老板能理解,家屬也難以期待老板有慈悲心讓他們請假,長期的壓力最后可能就會釀成家庭悲劇。湯麗玉指出,在高齡化的趨勢下,勞動力不得不負擔照顧責任,即便雇主不願意也要面對這個問題,否則家庭壓力也會影響工作表現,對雇主也不是好事。因此假如有“長期照顧安排假”,勞工才能較為放心的請假,確保勞工能穩定工作,又能從容照顧家人,對家庭、雇主和社會都好,這是個三贏的策略。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炯廷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