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台灣健保未爆彈:醫院專科化與智慧醫療引入

+

A

-
2019-06-09 23:07:03

台灣健保制度造就了醫療服務低價的環境,”便宜又大碗”的醫療備受外國稱羨,然而,卻也讓”醫療成本”被嚴重低估,尤其醫院80%靠健保維持營運,僅20%倚靠自費,加上健保總額制度,導致一塊大餅人人均分,做越多未必拿越多,許多醫院只得要求醫師多看一點病人,卻同時壓垮醫師身心。

今年三月,勞動部將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同步適用”責任制”的議定工時,確保醫師有足夠的休息時間,醫院配合法治保障工時規范,卻也引发病患”看病缺醫”的疑慮。一邊是健保所限制的收入,一邊是勞動法令所現縮的醫護工時,制度壓力難获得緩解的情況下,台灣醫療宛如踩在未爆彈上。面臨多重壓力,醫院試圖積極轉型,盼透過醫療專科化、醫美觀光能夠解套,但真能如此順利?

此專題為系列文章,本文為第二篇
系列一:台灣健保醫療正踩未爆彈 醫師良心成最后一道網
系列二、拆解台灣健保未爆彈:醫院專科化與智慧醫療引入

台灣健保總額制度加上部分醫師納入勞基法,包含人力吃緊、院區腹地不敷使用,都讓醫療產業環境如履薄冰,台大癌醫中心院長鄭安理認為,要能改善這些問題,未來趨勢便得朝向”醫療專科化”邁進,盼透過區分疾病輕重程度,以及專業程度,讓醫療供給能更符合病人需求,無须每個病人都得擠在同一間醫院治療。

 “当總院到一個程度,就會发現它需要兒童專科跟癌症專科,再來就是評估原來的母院,有沒有什么特長。”鄭安理特别點名”眼科中心”將會是一個很重要的中心,因為人口老化后,眼睛都會出病變,但是我們的眼科,還是七、八十年前的眼科,維持原來的場域,新儀器持續進駐,導致動线混亂,病人看診時得跑來跑去。

難道無法全面更新嗎?”我舉個例,像我身上穿的這件西裝,若要修改不應該是穿著它修改,而是整件脫下來換上新的西裝。”,鄭安理以修改衣服做為比喻,現在台灣醫療碰上的問題,就是只能穿著西裝修改,因為醫院就只有這么大,醫療需求卻隨著科技進展不斷增加,既有的綜合醫院只能不斷購入新儀器,演變成”破洞補洞”,無法結構性的變革與轉型,導致醫院專科化勢在必行,台大腫瘤醫學部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的,当然,這也端看醫院的決心、財力等因素,因此目前除了台大,許多醫院都還無法复制這個經驗。

醫院收治病人未來可能朝專科化,才能將醫療資源不浪費。(圖源:台大癌醫中心)

另外是牙科中心也將會是一大趨勢,畢竟每個年齡層的牙齒都會出現不同的問題,”但有需要跟癌症病患一起擠在同個空間嗎?”鄭安理認為,牙醫是明顯可以完全獨立出來的項目,綜合醫院朝向專科醫院发展,對病人是最好的,而”台大癌醫中心”便是從這樣的概念衍生出來。
台大癌醫中心創立的宗旨為”建立一個以病人服務為中心,以发展研究為導向的令人感動的智慧醫院”,癌醫中心的任務不只是”治病”,更希望給予病患和家屬的”整體照顧”,”一位病人被診斷出癌症,遠大于被診斷出心脏病或高血壓的心理冲擊,這些心理的惶恐、挫折、憂慮,跟有沒有健保毫無关系,更不只是單純服藥的問題。”鄭安理說。

“醫院應該要做的更多,例如納入宗教、音樂、按摩、靜坐、瑜伽等元素,都可以是治療的一部分,這些東西当然不會在健保項目里面。”鄭安理表示,這就是癌醫中心的重要性,癌症病患不是離開醫院治療就結束,醫院也會協助聯系病患出院后與小區診所及癌症相关單位鏈接,甚至可以幫忙轉介給病友团體,給病人最大的安慰。此外,醫院的空間設計將不會讓人感到像是在”醫院”冷冰冰的場所当中,反而是充滿療愈的環境,這些周轉于癌症病人的服務,是一般的醫院很難做到的事情。

台大癌醫中心預計于今年74日正式營運,將可容納500床的規模,為了因應龐大且多方位的人力需求,估計將增加150位醫師陣容,鄭安理說,目前試營運期間已有60位醫師到位,第一年的重點會先放在台大醫院優勢的乳癌、肺癌、血癌治療上,其余的醫療团隊與項目,目標在營運3年內可以補足,讓服務更完整、到位。

除此之外,台大癌醫中心的一大特色就是引入”智慧醫療”,例如”配藥機制”就和一般的醫院有很大差異,癌醫中心引進了自動配藥系統(Automated Dispensing CabinetADC)。過去傳統醫院會在前一天配藥,并且放置到病房,隔天早上第一班的護理師,才能將要分配給病人,不過醫師通常在早上九點前來巡房,這時會需要依照病人狀況更改處方。更改處方對護理師來說是一項大工程,第一點是,原本的給配藥要退回,退藥數量就占了總用藥的20%,藥劑師也得隨處方重新動工,耗費人力,再加上退藥流程得先发再收回,非常繁复,無法避免會造成发錯藥的致命風險。

  台大癌醫中心未來將引進自動配藥系統,当醫師調整處方签時,可實時同步,審去退藥及重新配藥的繁复流程,也能同時減輕第一线醫護人員的壓力。(圖源:中央社)

但台大癌醫中心將成為全台首創引入自動配藥系統的醫院,醫師在病房更改藥單,處方签便會實時更新,護理師去拿藥時,就已經新的處方用藥,無须再等待藥劑師重新配藥,省下人力與時間,且減少了護理師與藥劑師的工作,分擔壓力,讓護理師能更將精力花在照顧病人上。

不過,醫院專科化真的沒有后遺症嗎?一方面雖然提升了醫療水平,但是過度專科化的照顧,也形成了昂貴及破碎的醫療照顧,忽略了疾病的整體,國立陽明大學醫院醫師鄭文勝認為,在此趨勢之下,一定只會獨厚都市市民,尤其是台北市,因為所有的醫學中心都几乎齊集于台北市,對偏鄉形成再次剝奪。

獨大專精的醫院,下一步往往進行壟斷和獨占,提升就醫困難度,鄭文勝舉例台灣八仙塵爆時有癌症醫院,挾重症之名跳脫總額,不必被給付點值打折,同時不用開放急診,全院都沒有免病房費的床位,回頭抨擊其他醫院沒有醫德,不夠精良,這樣的菁英化醫療,將偏鄉醫療排除在外,恐讓醫療也出現貧富差距。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楊雅琳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