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赴“雙城論坛” 柯文哲能否到達“彼岸”

+

A

-
柯文哲願率团赴上海參加“雙城論坛”,主動表達善意(圖源:中央社)

第十屆“上海─台北雙城論坛”已訂于74日、5日在上海市舉行,台北市長柯文哲已表態希望能親自率团前往,台灣陸委會正在審查中。不論柯文哲最終能否成行,主觀上,他已主動表達對北京的“善意”,這在当前台灣各界受到香港百万人上街抗議港府修《逃犯條例》影響使民意幽微變化,柯文哲的“善意”,毋寧是較“政治不正確”的,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凸顯了柯文哲的“理性”,他能否抵達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彼岸”,這次“雙城論坛”是重要觀察指標。

對從政5年的柯文哲來說,“2017年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的圓滿舉辦以及他在2018年初在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沙龍演說可說是他從政聲望最高的時候。然而,若柯文哲沒有在20176月在接受《新華網》領軍的大陸媒體訪問团聯合專訪時,說出“兩岸命運共同體”,他能否親自率团前往上海參加“雙城論坛”,進而讓北京決定“不抵制”台北世大運、“默許”柯文哲進入歐洲議會发表演說是值得懷疑的。

可以說,柯文哲政治生涯的高峰都與“北京的善意”有关,北京藉由柯文哲的例子證明,就算是“墨綠”,只要對兩岸的关系有“正確的認識”及“善意”,北京也會有所回報,柯文哲也由此證明“超越藍綠”是可行的,互蒙其利。

韓國瑜日前表示要在台灣施行“一國兩制”,除非“over my dead body ”(圖源:中央社)

不過,柯文哲以“兩岸一家親”及“五個互相”打開的局面,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時,先是為了說過“兩岸一家親”道歉(后來改正為為他說過這句話而感到不舒服的人道歉);以為會影響選情,選擇延后舉行雙城論坛;選戰最后階段面對民進黨候選人姚文智追問“兩岸一家親”及“台灣價值”時,卻選擇回避不語,被批評為“政治投機者”,最終他驚險連任、聲勢受挫不少,雖然201812月舉行第九屆“雙城論坛”重拾“兩岸一家親”說法,“投機”印象卻揮之不去。

這就說明了《中評社》6月初派員專訪柯文哲,為何與20176月《新華網》專訪的場景如此相似的原因,因為北京對柯文哲的信任已不复以往,不過,柯文哲在專訪中定義“兩岸关系不是外交关系,不是國際关系,而是一個有專屬定位的兩岸关系”,获得國台辦“表示贊賞”,終究為他爭取到與北京“重建信任”的機會。

不過,今時并非彼時,2017年雖然有巴拿馬與台灣斷交及李明哲事件,但因為台灣民眾的感受不深刻,而且柯文哲有承辦“台北世大運”必须向北京表達“善意”的正当理由。不過,因為百万港人上街造成的影響,讓蔡英文“辣台妹”的“辣度”升級,韓國瑜說出“over my dead boby”、郭台銘說了“各自表述,才有一中”的九二共識“新解”,柯文哲卻將血緣、情感要求的“兩岸一家親” “兩岸命運共同體”升格為政治性的“兩岸关系不是國際关系”,反“政治正確”其道而行,反而見到柯文哲的思慮之深及不逐風而行的戰略定力。

要知道,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及“統、獨是假議題”等兩岸論述,其實是游走“兩邊都不得罪”但“兩邊都不滿意”的灰色空間,能夠被接受是因為“北京的善意”,讓希望兩岸和平但意識型態不強的台灣人民願意相信柯文哲可以處理兩岸事務,不過,這樣的“民意”在被百万港人游行激化后,也成了“政治不正確”而產生“寒蟬效應”。

因此,若以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為柯文哲的“彼岸”,在爭取“最多人民支持”前提下,柯文哲反而做了與蔡英文、韓國瑜、郭台銘等人不同的選擇,選擇與北京“相向而行”,表面上雖然“政治不正確”,卻一定是柯文哲總結自己經驗,深思后的決定,并可能為柯文哲帶來扭轉局勢的機會。

因為,也許變成“寒蟬”的是沉默的大多數,柯文哲反而成為“理性”的代表;也許,在韓國瑜、郭台銘接連“走钟”(閩南語:指行為脫序,沒有在原先預想的軌道上)、大暴走之后,在历次民調皆至少有穩定25%民眾支持的柯文哲反而成為“最大公約數”。不過,前提仍是這次“雙城論坛”北京柯文哲展現的“善意”是否足夠,這將左右柯文哲是否會投入大選以及渴望兩岸和平的選民會否將眼光重新投向柯文哲身上。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司馬台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