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一言堂 民進黨在2020年大選的孤注一擲

+

A

-

民進黨有個“傲人”的傳統,就是当外部危機愈大時,其內聚团結的力量也會更強,甚至為了“鞏固領導中心”,原本百家爭鳴的黨內民主機制可以自願消音成為“一言堂”,只為求“黨”的生存。

現在的民進黨上下正在上演的就是這出“团結”戲碼,雖然在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大敗,但為了民進黨的繼續執政,不僅沒有檢討執政未获支持的原因,反而以很快的速度統一對外口徑,甚至還變本加厲,利用民進黨在立法院過半席次優勢恣意修法,除了“國安五法”之外,還包括《公民投票法》的修正、中選會主委及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同意權案,甚至還有蔡英文已宣示要限制“中共代理人”在台宣傳及活動的相关修法。

為了蔡英文的連任及延續執政,民進黨上下甘願成為“一言堂”(圖源:中央社)

實際上在這近一百日內,民進黨政府與民進黨主導的台灣立法院通力合作的成果及展現效率,只是假借“民主”的游戲規則,事先掃除蔡英文連任路上可能遭遇的障礙或增加解決問題的助力,不僅未經汇集民意的討論過程,甚至連利益回避、權力制衡、擴大民意參與、保障言論自由等“民主ABC”都犯上了,大大違反“民主、進步”價值。

然而,台面上的民進黨政治人物卻對此噤聲,又何其諷刺,反而有罪在身的陳水扁在臉書(facebook)发文感嘆民進黨立院黨团在“大法官同意權案”棄守,批評成為“一言堂”,使“民主走回頭路”。因為上一次民進黨成為“一言堂”,正是陳水扁執政末期強推《正常國家決議文》及鼓吹“制憲、正名”及“一邊一國”主張,只是当時民進黨猶有“十一寇”(之后擴大成十三寇、二十一寇)敢提出諍言,為了捍衛“民主價值”賠上自身政治前途也在所不辭。

“十一寇”因何而起?主要是因為陳水扁及扁家于2006年爆发貪腐案,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擔任總指揮发起“倒扁”運動,当時有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李文忠、林濁水、沈富雄、羅文嘉等11 人時常在媒體對扁家貪腐及民進黨的施政提出批判,扁的支持者不滿,認定“十一寇”在民進黨危急時還槍口對內,是為了沽名釣譽以利爭取立委連任,陳水扁的嫡系子弟兵羅文嘉甚至還被稱為“背骨囝仔”,也因此发起“手術刀行動”反輔選,結果“十一寇”多數未通過初選民調闗卡。

自此,民進黨內的言論趨于“一言堂”,甚至還在陳水扁及当時的黨主席游錫堃領導下通過聲言必须“制憲、正名”讓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正常國家決議文》。

2008年選舉的結果很清楚,民進黨政治人物為了“鞏固領導中心”內聚团結,自願消音成為“一言堂”,缺乏自我反省、檢討的結果,面對的就是台灣人民的背棄。

與陳水扁批評民進黨走“民主回頭路”同樣諷刺的是,当初帶領民進黨從2008年大敗中站起來的,正是形象清新、沒有派系包袱的蔡英文,是她帶領民進黨重新擁抱基層、擁抱社運,廣開言路重建民進黨“改革、進步”形象,才有民進黨在2014年九合一選舉的大勝,進而在2016年重返執政,如今反成為民進黨再次淪為“一言堂”的原因。

誠然,2008年沒有習近平宣布啟動兩岸統一進程,也沒有百万香港人民走上街頭提出“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警語,不過,昔時民進黨內尚有“十一寇”敢擲地有聲的為堅守的價值发聲,昔日被歸在“十一寇”名單內的羅文嘉、段宜康卻對民進黨以“國家安全”之名、圖政黨之私的恣意修法及同意中選會主委、大法官的任命的种种破壞“民主”的行為噤聲,成為隱形的“幫凶”,甚至段宜康還成為台灣監察委員干預司法的获益者,確實令人感嘆今非昔比。

或許,民進黨的政治人物不是不知道所為已背離民主價值,只是基于民進黨的傳統必须团結對外而有所委屈;或許,因為體認到無法在短時間即改變沉痾,為了延續執政只好孤注一擲“賭一把”,更暗自慶幸有強硬的習近平及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成為“最佳助選員”。

或許,台灣人民還是與2008年一樣,知道当民進黨成為“一言堂”時,即代表民進黨已喪失自我反省與檢討的能力,同樣會給予当頭棒喝。果真如此的話,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結束后,民進黨或能重新找回“十一寇”所代表的民主、多元價值。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舜協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