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對決蔡英文 庶民經濟與菁英教條之爭

+

A

-
  • 韓國瑜的“庶民”形象鮮明(多維記者:楊騰凱/攝)
  • 蔡英文捍衛的民主,有台灣學者批評只徒具形式(圖源:AP)

2020台灣總統大選國民黨黨內初選民調于当地時間715日出爐,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以 44.805%支持度勝出,將代表國民黨對決代表民進黨爭取連任的蔡英文,也注定2020年大選將是一場“庶民”對上“菁英”、“經濟民主”對上“民主教條”為主軸的選舉,牽動台灣社會,也影響兩岸未來走向。

國民黨終于結束有史以來最多人員參與及历時最長的黨內總統初選過程,經過初選民調的洗禮,韓國瑜總算取得競選2020年台灣總統的“正当性”,一如蔡英文,弭合初選時的黨內撕裂固然重要,但提出解決台灣人民問題的解方以贏得選舉卻更加重要。從2018年九合一大選結果及選后蔡英文、韓國瑜的作為,兩人“解決問題”的方向大相徑庭,台灣人民在2020年的選擇,決定的是台灣未來10年,甚至20年的興衰、起落。

政治民主的教條主義

蔡英文利用過境美國之便,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发表以“台灣民主奇跡”為題的演說,演說中提了32次民主、8次自由、6次專制獨裁,還以香港為例, 指陳“獨裁與民主無法共存”,并暗指民進黨主導通過的“國安五法”修法是為了因應“獨裁政府的威脅”的不得不然,甚至明白指出還有“經濟誘惑”也是台灣民主面對的挑戰。

蔡英文雖然以“捍衛民主”為名,然而,她未體認2018年九合一選舉“討厭民進黨”新民意是民進黨大敗主因,反而以民進黨席次過半的台灣立法院恣意修通過符合她意志的“國安五法”、《公民投票法》修法,以及顯有明顯黨派立場的“中選會主委”、“司法院大法官”同意權投票,更有甚者,還通過落日期限長達20年的《工厂輔導法》,形同讓占用農地的違章工厂就地合法,可以想見限制“中共代理人”在台灣活動相关法律也會循此方式依樣画葫蘆。

蔡英文競逐2020年大選的主軸已相当清晰,一面強調“中華民國主權”面對“獨裁威脅”,一面以徒具形式的“代議士民主”打造有利于民進黨的“制度”,成為台灣中研院院士吳玉山所稱的“中共威脅論成為合法化所有作為的借口”、“台灣民主制度只剩下表象”。

“左派”的全球回潮

当蔡英文在哥倫比亞大學演說空言歌頌“民主與經濟相輔相成”時,哥倫比亞大學全球思想中心聯合主席、社會學教授薩斯基雅.薩森(Saskia Sassen)早在2015年就提出警告,指目前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架構出結合個人、網絡、機器的复雜社會體系,“實際上讓愈來愈多人身為勞工與消費者已不再具有價值,而變得貧窮與被驅離”。

實際上,有愈來愈多學者開始反思追求經濟成長、讓資本自由極大化的“涓滴理論”(Trickle-down theory)是否是造成財富集中化、社會階級差距變大的元凶,曾力倡民主制度是人類制度終點的美國知名政治、經濟學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近來已經修正說法,承認“所得重新分配”是解決貧富差距問題的方法,并說美國发動伊拉克戰爭、撤銷金融管制,加上歐元的不当創造等“由菁英政策驅動的災難”,是全球“民粹”政治興起以及社會主義在全球回潮的原因。

薩森與福山對資本主義、民主制度的反思及指出的問題,台灣自然無法置身其外,這相当程度說明了何以韓國瑜用“发大財”及“死都不離開基層”等“庶民語言”就可以帶起“韓流”在九合一選舉時帶領國民黨取得大勝,也解釋了勞動黨、社民黨、綠黨等重視社會分配的小黨也得以在地方議會札根。

“韓流”帶給國民黨的啟示,使得“庶民經濟”成為國民黨參加初選諸位選將的“最大公約數”,除了韓國瑜以外,台灣首富郭台銘也極力宣傳自己是警察二代、黑手起家以洗刷“庶民形象”;家世、學历最好的朱立倫也要以“最懂庶民經濟的財經專家”自栩,深怕站在“庶民”的對立面。

質言之,蔡英文之所以僅能緊抱政治民主的教條,無非是她及民進黨先前營造的“改革、進步”以及“自認為很左派”的形象已在九合一選舉時被看破手腳,韓國瑜及國民黨則好不容易重新體認到創黨之初的“很左派”才是追求人民福祉的根本。

就算郭台銘可能裂黨而選之,外在還有台北市長柯文哲的伺機而動,但“庶民”、“人民福祉”也已是兩人的“競選主軸”,以此而言,2020年台灣大選的主軸已脫不了追求公平正義分配的“經濟民主”對上內含威權思考的“政治教條”,端看台灣人民會如何抉擇。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舜協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